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對台軍售爭議:我遭美國敲竹槓?性能提升的AGM-88F反輻射飛彈

美國空軍F-16發射AGM-88反輻射飛彈。 圖/美國國防部
美國空軍F-16發射AGM-88反輻射飛彈。 圖/美國國防部

日前因對美國政府就台灣「鳳展二號」戰機性能提升案合約公告的延伸解讀,引發了美方是否會售予我AGM-88E型反輻射飛彈的紛議。其實,美國防部只是宣告發包給洛馬公司,為我空軍F-16戰機升級案執行包括使用AGM-88反輻射飛彈等能力所需之軟體暨整合工程而已,並未涉及這些裝備的供售細節,更未提及(事實上也從未批准對台釋出的)AGM-88E。

美國究竟會提供哪型AGM-88給我們呢?

AGM-88B簡介

川普政府2017年6月宣布軍售台灣AGM-88 「高速反輻射飛彈」(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HARM),雙方隨後簽訂了發價書 (政府間軍售協議),但實際的執行合約 (由美軍與廠商簽訂) 直到2019年5月才發包。

原始宣佈售台的是AGM-88B型飛彈,然由於該彈型在1990年代中期便已停產,售予台灣的這批飛彈必然是從美軍庫存中抽調的,據判最可能為AGM-88B Block III硬體構型。

跟之前其他子型相比,Block III具有1990年代初期技術水準的尋標器、導引電腦及軟體,並改善了飛行中修改目標設定與「預先提示」模式 (Pre-Briefed Mode,PB)以利發揮該彈有效射程。不過,AGM-88B Block III仍沿用了舊型WDU-21/B彈頭(25,000塊較小的鋼質破片,而非Block IIIC以後WDU-37B彈頭是破壞力較強的鎢合金破片)。AGM-88B Block III在1991年的第一次波灣戰爭中被廣泛使用,對伊拉克雷達目標發射超過2,000枚,實戰經驗豐碩。

川普政府2017年6月宣布軍售台灣AGM-88 「高速反輻射飛彈」但實際的執行合約直到2019年5月才發包。 圖/維基共享
川普政府2017年6月宣布軍售台灣AGM-88 「高速反輻射飛彈」但實際的執行合約直到2019年5月才發包。 圖/維基共享

老美敲竹槓?中古彈性能提升

由於役齡20餘年的中古彈顯然已不適合現在的作戰需要,可靠性亦堪虞,故美方的軍售方案包括先將舊彈整修,以確保基本功能完整且在律定壽限內性能可靠,並由原廠進行性能提升。所執行的升級主要在導引控制段,故稱之為「控制段改裝」(HARM Control Section Modification,HCSM)。

HCSM是在原導引控制段加裝GPS衛星導航系統與整數位化慣性測量單元(Inertial Measurement Unit,IMU),並配合新的數位化飛控電腦,以將衛星導航及慣性測量儀所提供的地理定位與(被動反輻射)尋標器所測得之訊號位置融合,藉此隨時精準確認飛彈與目標之相對位置。這對於有效克服雷達關機或干擾等敵方反制手段會極有助益。

HCSM的主要的改良包括:

  • 對抗反反輻射飛彈戰術(關機、誘餌干擾等)。
  • 對抗新型防空飛彈系統。
  • 可劃定禁制區(zone of exclusion)以減少附帶損害(collateral damage)。

AGM-88B系列停產近30年,許多電子零件不僅早已過時且無從獲得,故HCSM也會順便更換導引控制段內的老舊零組件以解決消失性商源問題。而前文所述各項導引控制系統的更換與提升勢須配合軟體更新,從而改善功能與操作便利性。據信這些軟體帶來的性能提升包括增進尋標器靈敏度、強化對「隨機目標」(Target of Opportunity)的攻擊能力、「對干擾源歸向」(home on jam)、「對GPS干擾器攻擊」以及提高飛彈操作安全性等。

至於我們何時才能獲得這批反輻射飛彈,目前尚無確切日期。但美軍在2018年3月22日的招標預先公告中曾提供了部分指標性訊息。該合約旨在整修約1,000枚AGM-88B飛彈,並對等更換舊型飛彈控制段,全案預計花費五個年度完成:

  • 第一年度:整修194枚HARM實彈與23枚CATM訓練彈、修改242組HSCM控制段。
  • 第二年度:整修180枚HARM實彈與20枚CATM訓練彈、修改414組HSCM控制段。
  • 第三年度:整修180枚HARM實彈與20枚CATM訓練彈、修改379組HSCM控制段。
  • 第四年度:整修180枚HARM實彈與20枚CATM訓練彈、修改314組HSCM控制段。
  • 第五年度:整修170枚HARM實彈與13枚CATM訓練彈、修改284組HSCM控制段。

全案價值約5億1080萬美元。這批翻修與提升的AGM-88B彈除爲美國空軍更新其庫存彈外,也將提供外國軍售案所需之飛彈。軍售部分價值3億5549萬美元,對象包括巴林(52枚AGM-88B/C實彈、4枚訓練彈)、卡達(100枚AGM-88實彈、40枚訓練彈)和台灣(50枚AGM-88B實彈、10枚訓練彈)。

由於軍售部分的合約價值約佔總合約價的七成,但軍售飛彈數量比重卻遠低於1,000枚的翻修總量,或許又會有人質疑這是否代表老美藉機敲竹槓?當然,對外軍售比自用貴一點是天經地義的事,但這次會出現此差異的主要原因,顯係由於軍售案的飛彈是從美空軍庫存中撥交給廠商,經翻修提升後再出售給外國,而這些軍售用飛彈的成本將會直接沖抵廠商爲美軍對等更換(REIK)「控制段改裝」的費用,故美軍部分的合約值才因而較低。

根據美國空軍招標公告,該案的期程要求為合約簽署後18個月內開始交運AGM-88B彈的翻修、10到11個月內開始交運HCSM組件,全案預計2027年完成。這意味著,第一批要2022年度才開始交運——也就是說,我們最快可能獲得AGM-88的時間,也是2022年底以後了。

最後,雖然2017年的軍售通告顯示售台的反輻射飛彈型號爲AGM-88B,但經此HCSM提升後,根據美軍規範,該彈的正式型號應改稱「AGM-88F」。是以,我們且靜候AGM-88F反輻射飛彈,在未來數年內開始進入空軍戰鬥序列!

雖然2017年的軍售通告顯示售台的反輻射飛彈型號爲AGM-88B,但經此HCSM提升後,根據美軍規範,該彈的正式型號應改稱「AGM-88F」。 圖/美國空軍
雖然2017年的軍售通告顯示售台的反輻射飛彈型號爲AGM-88B,但經此HCSM提升後,根據美軍規範,該彈的正式型號應改稱「AGM-88F」。 圖/美國空軍

有AGM-88,但沒有HTS怎麽辦?

由於美國迄今仍未出售專門搭配AGM-88使用的定標系統(HARM Targeting System,HTS)匣艙,有人擔心會令該彈大打折扣。

HTS係用於測量遠處訊號發射源之方位及距離,以利AGM-88藉由「預先提示」 (Pre-Briefed Mode,PB)模式以對遠距離目標發揮最大攻擊效能。我們沒有HTS並不表示AGM-88就會淪為廢物,只是無法在空中「靠自己」找到臨時出現的遠方目標,因此初期階段AGM-88彈恐要限於較短程的自衛或隨機目標攻擊。但其實美國也不是對所有擁有HARM飛彈的國家都釋出此能力,例如南韓和巴西都並未隨飛彈獲得HTS。

更何況,既然台灣已確定獲得具有GPS導航功能的AGM-88F彈型,將可用來對在發射前無法單靠飛彈尋標器精確鎖定位距的遠程目標有效攻擊。這是因為AGM-88F具有在空中(在戰機上)重新程式設定的功能,即便沒有HTS,若我軍F-16戰機在任務飛行中能獲得外來目標資訊,原則上仍可將資料輸入飛彈以進行遠程(PB模式)攻擊。

回顧四年前美國對我軍售AGM-88飛彈的作法,不難看出箇中政策之細膩處。當時美方僅出售少量1990年代便已停產的AGM-88B型彈,且藉暫不釋出HTS莢艙限制了台灣充分發揮該彈攻擊潛力,既符合《台灣關係法》只提供「防禦性」武器的精神,也讓北京當局保持了一定的顔面。

然而,出售AGM-88確是美台軍事合作的政策性突破,且美方時隔兩年再低調釋出HCSM的性能提升,將售台的反輻射飛彈技術從1990年代一舉穿越到2020年代!而HTS莢艙日後亦可視需要另行提供,讓我完整掌握壓制共軍防空(SEAD)之能力。

HTS係用於測量遠處訊號發射源之方位及距離,以利AGM-88藉由「預先提示」 模式以對遠距離目標發揮最大攻擊效能。 圖/美國空軍
HTS係用於測量遠處訊號發射源之方位及距離,以利AGM-88藉由「預先提示」 模式以對遠距離目標發揮最大攻擊效能。 圖/美國空軍

反輻射武器的重要性

AGM-88F不僅能壓制對岸共軍的雷達與防空射控系統等,為我深入敵後的反制作戰開路,亦可用於打擊共軍艦載雷達,破壞水面艦艇之防空作戰能力。

這對於反登陸作戰的泊地攻擊階段極有意義,尤其因爲負責保障登陸部隊換乘兩棲突擊載具海域空防安全的「守門」(goal keeping)艦隻,必須維持高功率雷達全程開機以監控空域,故易於以電偵發現其定位並以反輻射武器反制或搭配其他手段飽和襲擊。1982年福克蘭戰爭「聖卡洛斯峽灣之役」(Battle of San Carlos Water)就證明了泊地攻防攸關著現代反登陸作戰的成敗。該場戰役中皇家海軍被擊沉的三艘軍艦都是護航兵力(一艘驅逐艦、兩艘巡防艦),顯示阿根廷軍機優先攻擊英軍「守門」兵力的策略,蓋一旦泊地防空主力喪失戰力,(通常僅具近程自衛能力的)兩棲輸具就較容易被個別擊破。

就共軍主戰兵力而言,在可見未來最可能擔此「守門」重任者應仍以052C、052D或055型飛彈驅逐艦爲首選。而其裝備之相位陣列雷達(346/346A型)操作頻率(C與S波段,約2-8 GHz)均在AGM-88F尋標器涵蓋範圍(2-20 GHz)內。

是以,國軍宜考慮優先擴大反輻射武器的籌穫、部署與戰術運用。不僅應繼續籌建AGM-88飛彈或中科院參考以色列Harpy(意為「鷹身女妖」,但一般音譯為「哈比」)研製的「劍翔」反輻射無人機之戰力規模,更須積極研究發展此類武器的衍生應用和創新戰法。

而高速、攔擊較困難之反輻射飛彈的擴建與多樣化、如何跟C4ISTAR(指管通資情監偵目獲)體系之配合以構建具高時效性之擊殺鏈、如何搭配其他攻擊手段飽和突防等,都應優先籌辦。同時,亦可研究在戰時如何使用長程反輻射武器反制共軍預警機或電子干擾系統(例如,經常擾台的運-8遠干機)等高價值載臺。

圖為我國軍空軍四五五聯隊F-16戰機聯隊,2001年在空軍嘉義水上基地舉行成軍典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為我國軍空軍四五五聯隊F-16戰機聯隊,2001年在空軍嘉義水上基地舉行成軍典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借鏡以色列

以色列的一些作法就值得我們參考。譬如說,1973年贖罪日戰爭後,以色列就積極發展將若干型號的空射式反輻射飛彈(AGM-45、AGM-78等)改以地面機動載具發射,甚至加裝火箭助推發動機來大幅提升飛彈地面發射時之有效射程,以增加戰術彈性。1982年貝卡山谷之役時,以軍就成功使用這些陸射型反輻射飛彈,配合空軍的防空壓制作戰,有效打擊敘利亞的防空飛彈系統雷達,終至大獲全勝。

爾後,以色列除廣泛使用了Harpy等反輻射無人攻擊機外,還研發部署了比Harpy航速高出數倍的「妖姬式」(Delilah)具反輻射導引選項之巡航飛彈,更進一步豐富了其反制敵方雷達等主動電磁發射源之戰力。

以色列綜合戰機空中發射與車載地面地面發射型反輻射武器的作法(現在還在水面艦艇上裝備了可能具有反輻射功能的無人攻擊機),很值得我們借鑒。考慮到台灣的機場跑道可能在戰時遭共軍遠程火力攻擊而癱瘓,發射載臺的多元化與存活性尤其重要。

1973年贖罪日戰爭後,以色列就積極發展將若干型號的空射式反輻射飛彈(AGM-45、AGM-78等)改以地面機動載具發射。 圖/維基共享
1973年贖罪日戰爭後,以色列就積極發展將若干型號的空射式反輻射飛彈(AGM-45、AGM-78等)改以地面機動載具發射。 圖/維基共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