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自己才是毀壞形象與支持度的元兇

國民黨2020總統參選人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2020總統參選人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瑜的確是台灣政壇千年難見的練武奇才,去年憑著幾句荒誕不經的口號與群眾魅力一舉掀起千堆雪,挾著韓流的旋風以摧枯拉朽姿態,不僅塌陷了民進黨的執政基礎,同時徹底顛覆了國民黨菁英政治的傳統。

其關鍵在於,他用獨特的人格特質成功集結了「討厭民進黨」的社會力量,所謂「發大財/庶民經濟」的訴求,或「苦民所苦/莫望世間苦人多」的形象也獲得底層民眾的認同。

別輕看台灣公民社會自我療癒能力

韓國瑜現象的崛起成為台灣政治研究的顯學,同時也讓藍營迎來了另類的救世主;一時之間,輿論與藍營支持者似乎忘了國民黨論述蒼白、世代斷層與政策貧乏上的本質困境。

換言之,韓國瑜突如其來的旋風掩蓋了國民黨的結構問題,也讓這個政治明星放大了自身的存在價值。正當藍營上下沉浸在「一人救全黨」,或韓國瑜標榜的「最大簡單化」的情緒氛圍時,卻已經悄悄埋下了全盤皆輸的隱憂。

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以來,由於欠缺足夠的政治能力與耐心,因此始終只能在「創造議題」與「受害者」這類廉價的情緒勒索操作中維持支持度,導致高雄市政的品質,只能維持在「韓粉高潮,媒體有聲量」的格局,無形間侷限了自己的戰略縱深。關鍵在於,由於韓國瑜、地方派系與韓粉之間,出現某種複雜的利益共生關係,這種關係存在高度的投機與危險性,遂構成韓國瑜做出了「帶職參選」的政治判斷。

對於韓國瑜而言,去年的選戰經驗讓他輕看了台灣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自我療癒的能力,也讓他低估民進黨進行「球隊重建」的再生能力,更看不見國民黨傳統菁英的反作用力。他認為,只要複製地方大選群眾動員與媒體操作的效果,棄守高雄進行某種裹脅韓粉、流寇式的長征應該就足以成就自己問鼎中央的條件。

而對韓粉來說,自己的教主已經升級成為闖王或天王級的人物,既然已決定兩萬五千里長征,那就一起走向紅軍彼時的延安或是太平天國的小天堂(天京),豈能要求這些韓粉存在絲毫理性的思緒。

對於地方派系與本土派而言,他們長期受制於國民黨中央的打壓,在司法與利益分配的顧慮下,始終只能在外省菁英劃定的「國家統合主義/扈從模式」的遊戲規則中,扮演類似「加盟店」的角色。現在韓國瑜不僅要造民進黨的反,也要革國民黨的命,這也提供他們入夥的情緒與物質誘因。畢竟「接管黨中央與入主『國家機器』」,的確是難以抗拒的誘惑。

韓國瑜如何挽回信任危機?

直言之,韓國瑜、地方派系與韓粉之間構成了革命造反的絕佳組合,野心勃勃的草莽民粹人物、內聚力與動員能力極強的群眾,以及願意毀家紓難的小資產階級,這簡直是當代太平天國的絕佳翻版,也使得流寇長征成為事實。

諷刺的是,面對韓國瑜的政治野望與革國民黨命的居心,國民黨中央不僅欠缺與之抗衡的反省能力,吳敦義一路以來基於私心打造一個四不像的初選版本,便宜行事與量身打造的遊戲規則,不僅為郭台銘與王金平兩人「走自己路」埋下伏筆,也為柯文哲透過「台灣民眾黨」的進場創造條件。國民黨理性支持者已經重新思考,是否願意一起投入這場教訓自家卻成就韓國瑜集團的征戰,因為局面似乎已經瀕臨失控邊緣。

深入觀察,韓國瑜雖然以懸殊的比例打敗郭台銘與其他競爭者,明眼人都看出這是一場「韓天電視台同步造神,韓粉比賽接電話」的畸形產物。

眼下由於高雄市政荒腔走板,韓本人失言不斷且深陷道德爭議,輿論市場開始出現「自我實現預言」或「無量下跌」的跡象——亦即,韓國瑜不論說什麼都可能是錯的,漫天謊言徹底失去民眾的信任。當媒體已經再討論「不換不會贏,換了鐵定輸」或「不換等死,換了找死」的議題時,韓國瑜已經陷入當時近似連勝文或洪秀柱的困境。

平心而論,韓國瑜其實還有機會挽回道德與信任危機,只要他在高雄市政展現「清楚的頭腦、健康的身心、專業的幕僚、紮實的市政」的決心,自然就有出現結構性的翻轉效應。這也是國民黨目前提出的補救措施。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