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的石油夢,是群眾催眠意識與北京戰略意圖下的產物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九月下旬,高雄市長韓國瑜赴議會報告109年度總預算籌編狀況,面對民進黨市議員高閔琳質疑「太平島挖石油」未編入預算,韓國瑜惱羞成怒反問「挖石油是誰講的?」並質疑「有白紙黑字出來」?否認自己曾經提過挖石油政見。

由於此般否認挖石油的發言太不負責任,網民與媒體紛紛挖出去年以來,韓國瑜不斷主張的「挖石油發大財」言論,韓國瑜的臉再度被打腫一次。

事後大家終於驚醒,去年的韓流效應猶如一場錯亂的群眾現象,驗證了民粹政治人物往往運用「最大簡單化」的話術,透過仇恨動員群眾的階級意識,然後不負責任創造各種無法驗證的夢想,好讓自己成為「苦難的救世主」。

莫忘世間苦人多的奪權話術

去年韓國瑜將高雄自我否定為「又老又窮」,將高雄困境的結構與歷史性問題,化約為「民進黨二十年執政」,於是「發大財」成為治百病的解方,太平島挖石油也是這種邏輯脈絡下的產物。韓國瑜頓時成為「莫忘世間苦人多」的解放圖騰,粉墨登場的角色猶如彼時的張角、洪秀全甚至毛澤東。

這套群眾動員的套路並不陌生,中國的流寇起義或是宗教動員的革命多有這種「天啟式」的末日預言,不論是「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或「義和神拳扶清滅洋」多有這類性質,然而將群眾動員運用極致的,自然是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理論。

以大躍進為例,毛澤東將中國當下經濟落後的問題,歸咎於黨內的官僚資本主義的信仰者,他偏執認為「計畫經濟派」成為黨內的新階級,不僅失去了革命的理念,同時意圖剝奪自己的政治權力。

因此,毛澤東便在八大之後全盤否定「一五計畫」對中國現代化的初步貢獻,將中國經濟落後與又老又窮因素,歸咎為菁英權貴的權力壟斷。即便資本家早在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中已經透過產權的清算使其失去階級屬性,但為了動員群眾的階級仇恨,只能炮製另一個該被鬥爭打倒的新對象。同時搭配「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人有多大的膽,地有大多的產」這類的訴求,為大躍進創造政治與社會條件,而其所造成的浩劫災難,就不再多加贅述。

除了奪權的策略外,韓國瑜太平島挖石油的說法,另有尚未揭露的政治馬賽克;亦即將高雄的未來規劃與中國的區域戰略巧妙連結,這就是去年競選過程中,韓國瑜所提出的「南南合作」的通關密語,也是上任後研議籌設南海資源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的背景。

9月下旬,高雄市長韓國瑜赴議會報告109年度總預算籌編狀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9月下旬,高雄市長韓國瑜赴議會報告109年度總預算籌編狀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挖石油的前提,是哪個政府的允許?

深入觀察,近年來中國的南海戰略是建立在其所主張「南海行為準則」架構而來,同時以「一帶一路/海上絲路」作為政策執行的方針。北京雖然宣稱「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然而卻積極在南海島礁進行填海造陸的工程,這可從近期在美濟礁、楚碧礁、永暑礁擴建的機場碼頭與軍事設施得到驗證,證實了北京意圖改變區域權力平衡的企圖。

此外,所謂的「合作模式」乃在中國主導的前提下為之,因此排除區域國家的介入成為中共南海政策的前提。

越南希望引進西方資本協助在西沙群島進行石油探勘開採,卻因為違反中國意志屢遭北京政治與軍事的打壓,這樣的作為不過是對台政策的延伸而已。需強調的是,中共向來主張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台灣才能擁有和平與經貿上的利多,而九二共識的內容,也早於今年初的習五點談話中,被「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所取代。

而到底太平島海域有沒有石油可挖呢?去年11月中油公司發表聲明指出,民國70年時曾前往太平島探勘,未發有有油氣,並指出因太平島距離台灣遙遠、且為深水區,而近年來各國主權爭議加劇,尚未有實質之探勘活動。

這樣的聲明,韓國瑜會不知道嗎?客觀事實說明過去太平島的探勘並未發現油氣,但仍高舉挖石油的訴求,除了是選舉動員的花招外,更存有不能說的政治秘密:就是透過台灣的妥協與讓步,使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得到更多法理與經濟利益上的背書。

別忘了,中華民國彼時的十一段線是構成當下北京振振有詞的前提,韓國瑜在事後強調挖石油的前提是「政府允許、周邊國家同意下才會推動」,不禁要問,究竟是「那個政府的允許」?答案顯然不難理解。

去年11月中油公司發表聲明指出,民國70年時曾前往太平島探勘,未發現有油氣。圖為...
去年11月中油公司發表聲明指出,民國70年時曾前往太平島探勘,未發現有油氣。圖為太平島地圖。 圖/取自總統府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