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打的是場仇恨與恐懼動員的游擊戰

面對民調落後的窘境,韓國瑜很難在短時間內脫胎換骨,蛻變成為一位熟悉國政的政治菁英...
面對民調落後的窘境,韓國瑜很難在短時間內脫胎換骨,蛻變成為一位熟悉國政的政治菁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面對民調落後的窘境,韓國瑜很難在短時間內脫胎換骨,蛻變成為一位熟悉國政、或精通政府運作的政治菁英。

在此困境下,仇恨與恐懼動員,遂成為扳回劣勢的捷徑,箇中關鍵就是複製去年高雄選戰的模式,透過操作階級鬥爭,以累積群眾的政治動能。

自我否定與最大簡單化,催化選民仇恨情緒

群眾仇恨的情緒,需要經由民粹政治人物用自我否定的語言,以及最大簡單化的邏輯加以催化,「高雄又老又窮」或是「民進黨白白胖胖」都是標準語法,經由韓國瑜刻意煽動後,選民的相對剝奪感就油然而生。

此外,為了讓這股社會矛盾達至臨界值,恐懼意識則是廉價的觸媒,這也是韓國瑜陣營不斷宣稱民進黨繼續執政,將會出現各項政治災難的原因。例如:中華民國將滅亡,兩岸關係火山爆發、價值信仰面臨解體、家庭功能無以為繼等說法,都是喚起藍營群眾恐懼總和的套路。

直白說,雖然這些論述充滿各種不負責任的謊言,但是誠如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所說:「夾雜部分真相的謊言,比直接說謊的效果更好。」韓國瑜請假以來的議題操作,就是期待韓粉外的藍營選民,能被仇恨與恐懼的氛圍給整合。

諷刺的是,這些人不敢承認自己是昔日黨國體制下既得利益者的身份(高階軍公教或地方派系成員),因此創造了「庶民起義」這種中性名詞以稀釋自己「真權貴」的本質,如此方能將不支持韓國瑜的選民都扣上「權貴/階級敵人」帽子,同時也能讓被剝削者期待解放者與救世主的降臨。如再配合特定媒體宣傳造神,一場政治旋風似乎正在醞釀。

韓圍點打援,讓對手疲於奔命

這樣的政治操作本是毛澤東過去在國共內戰與建政後打倒政敵的手法,卻被韓國瑜仿效作為解構國民黨建制菁英與對民進黨奪權的手段,損及的不只是政黨政治的內涵,更對台灣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的核心價值造成傷害。

深入觀察,毛澤東向來強調「戰略上藐視對手,戰術上尊重敵人」,韓國瑜的議題操作短時間內似乎掌握了媒體話語權與節奏感,即便胡扯瞎說的垃圾政策居多,但在壯大自己的媒體聲量時,也同時弱化對手正面闡述政策的空間,等民進黨進行反制時,韓國瑜已經創造下一個虛假的議題。這就是典型的圍點打援的游擊策略,其效果就是讓對手疲於奔命。

韓國瑜顯然對於毛澤東的「人民戰爭」與「流寇游擊戰術」頗有心得,其關鍵就在掌握「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巧妙所在。

韓國瑜深知,若受制高雄市議會的質詢將自食輿論圍剿的惡果,請假出征便是個人戰略轉進的戰略部署,遍地開花的「平民之旅」只是另類的兩萬五千里長征,明明是類似洪秀全、張獻忠之類的流寇造反,卻冠以具有現代感的「庶民起義」,骨子裡只是拼揍而來的各類既得利益,沒有核心價值,只有最廉價的利益分配與權力復辟。

戰略攻勢,戰術守勢

面對這種四處流竄的民粹政治,民進黨應可借鏡波爾戰爭或五次圍剿時的反制作為,英國與國軍不約而同採取步步進逼的碉堡戰略限縮游擊戰的空間範疇,這也是清朝剿滅捻亂的方針:只要消耗對手的機動力,並透過部分出擊的戰術打亂節奏與流竄方向,即可贏回戰場的主導權;多數軍事專家稱之為「戰略攻勢,戰術守勢」的分進合擊反應策略。

言下之意,民進黨應該以各項執政政績與未來可行的政策願景作為逐步逼近的碉堡議題,有感政績與可期待的遠景政策,即可阻斷韓國瑜議題擴張的能量。選戰本來就有理性與感性兩層面,固守理性的堅固城牆顯得保守且不合時宜,府院黨團顯然已有所準備並開始進行反擊。

最後,針對韓國瑜提出的各即興唬爛口號或垃圾議題時,應該在其國政顧問團或發言人系統來不及反應補救之際,透過新媒體進行快速打擊的輿論閃擊戰,必然可收其破綻百出與自我矛盾的雙重效果。重點在於,這個快速反應角色過去向來由競選總部與中央黨部擔當,現在如何進行有效功能整合,則是迫在眉梢。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