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國民黨改革,先從揚棄不合時宜的「九二共識」開始

國民黨中常會15日檢討2020敗選原因,國民黨青年黨員被警方阻隔,不得其門而入。...
國民黨中常會15日檢討2020敗選原因,國民黨青年黨員被警方阻隔,不得其門而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20大選結果揭曉數日後,面臨慘敗的國民黨青年世代與落選候選人再度提出改革呼聲,除了要求吳敦義主席與不分區立委吳斯懷去職外,同時也倡議路線辯論與下架九二共識等主張。

相較於苛責選民、怪罪民進黨、韓國瑜團隊或媒體名嘴來說,改革者似乎意識到除非進行「震盪療法」式的結構改造,否則國民黨已經陷入昏迷窘境。然而,這些人真的理解國民黨病因所在嗎?

「九二共識」內涵已被習五點置換

欠缺核心價值是國民黨如今面臨土崩瓦解的關鍵問題,其中又以兩岸論述中的「九二共識」尤為嚴重。

長久以來,藍營高層與支持者一直深信九二共識是處理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卻忽略九二共識的定義與解釋權從來不在自己手中。2005年以前,北京始終否認藍營「一中各表」的片面解釋,始終以「各表一中」作為定調的基礎。

在中共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後,為了舒緩國際社會對其意圖改變現狀的疑慮,同時為了國共第三次合作建立「反台獨統一戰線」的政治需要,遂才讓國民黨存有各表的空間,並作為胡錦濤推動「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統戰方針基礎。

習近平掌權後,不僅揚棄胡錦濤昔日對台方針,取而代之的則是「寄希望於中國夢」與對台侵略性的作為。為了在2021年中共創黨百年追求自身歷史地位,使其在2020年中共二十大順理成章延長總書記任期,習近平已經啟動兩岸統一的時程,並試圖消滅中華民國的內外法理地位。

而此,即為去年(2019)習五點講話的前提,也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提出的背景。在這個政治工程中,中華民國的主權逐漸被淘空,國民黨口中「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語境,直接被國台辦所宣稱的「一個中國原則下的『九二共識』」所置換。面對這個客觀事實,藍營上下卻未曾認真對待。

習五點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直接剷平過去九二共識的內容。 圖/美聯社
習五點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直接剷平過去九二共識的內容。 圖/美聯社

國民黨問題不在黨名「中國」

其實在洪秀柱提出具有「一中同表」性質的和平政綱主張,同時以主席之姿在國共論壇上宣稱九二共識就是「存一中原則之同,求一中意涵之異」時,各自表述就已經全盤塌陷崩解,中共藉機收回定義權早有脈絡可循。

只是,其後國民黨高會見劉結一聽其多次強調「一中原則下的『九二共識』」的說法麻木不仁,面對習五點對九二共識定義的主控、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倡議、政治協商統一模式、不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等內容更無動於衷。在在突顯了國民黨過於輕忽中共在政治鬥爭上的兩面操作,同時也放大了自己的政治實力。

更為關鍵的是,當國際輿論與台灣民心因為北京意圖改變國際體系、區域權力格局以及台海現狀時,國民黨竟然逆風提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正當韓國瑜訪問香港進入中聯辦時,全黨無人存有批判之聲;面對中國近年來對台所採取的銳實力攻勢與三戰作為(法律戰、心理戰、輿論戰)又裝聾作啞;當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陷入立場上左支右絀的困境自在意料之中。

縱然如此,當台灣社會與青年世代因這場大選陷入「亡國感」氛圍之際,國民黨毫無作為甚至指控民進黨操作亡國感與香港議題,對於政治情勢的誤判,早早埋下敗選伏筆。

隨著選舉進入白熱化階段,韓國瑜未曾在兩岸議題中有清晰的論述,以為只要高舉九二共識的大旗,空喊「國家安全、人民有錢」就可以複製「高雄發大財」模式含混過關,豈不知早已被選民看透其「親近北京,鎖入中國」的心態。更在王立強案爭議中與北京的立場一致,在《反滲透法》修法攻防中,留給外界為反而反的印象,國民黨在這場以「中國因素」為主軸的大選下,迎來慘敗結局不難理解。

問題不在於黨名是否拿掉「中國」兩字,而是在「以台灣為中心」已經完成典範轉移時,國民黨依舊抱殘守缺,擁抱「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觀與歷史觀,同時將「九二共識」作為政治圖騰,必然無法說服中間選民與青年世代。

國民黨的問題,在於「以台灣為中心」已經完成典範轉移時,國民黨依舊擁抱「以中國為中...
國民黨的問題,在於「以台灣為中心」已經完成典範轉移時,國民黨依舊擁抱「以中國為中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