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靠北蘇睏」涉貶抑女性:數位諸葛亮揭國民黨結構性問題

國民黨海選數位行銷科技長,決選結果由Dcard創辦人簡勤佑出線。 圖/取自中國國民黨
國民黨海選數位行銷科技長,決選結果由Dcard創辦人簡勤佑出線。 圖/取自中國國民黨

國民黨海選而來的數位行銷科技長「數位諸葛亮」在消失多日後,成立了臉書專頁「靠北蘇睏」,意在讓民眾以匿名投稿的方式,針對紓困政策表達意見。然而該粉專5月7日晚間上傳一則宣稱是「民眾」投稿的圖文,引發輿論撻伐,爭議關鍵在於該則投稿的圖片透過物化與貶抑女性的方式,企圖凸顯民進黨政府紓困政策的「荒謬」。

其後,經營團隊於凌晨發文致歉,並表示該圖「凸顯出性工作者原本就處於弱勢環境的問題」。然而事實上,該圖片不但未具體呈現出性工作者的困境與難題,反而再次強化了社會對於女性和性工作者的歧視與刻板印象,將女性身體與處境作為性嘲弄的對象,絲毫未見該團隊聲稱的「凸顯弱勢環境問題」。

這種操作的斧鑿不難理解,一方面是希望藉民意不滿來升高社會對立,試圖在「順時中」的社會氛圍中替國民黨找到議題的突破口;另一方面則透過見縫插針的輿情操作,替深陷罷免危機的韓國瑜製造「圍魏救趙」的轉移效果。

然而,這種廉價低俗的網路操作,不僅沒有達到上述目標,在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守路人操作之下,也凸顯了團隊未審慎規劃社群操作的相關規範,就倉促進行數位行銷,除了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也讓國民黨低迷的民調與處於風暴的韓國瑜雪上加霜。

網路操作就能爭取青年認同?

平心而論,國民黨顯然犯了「認識上」的致命錯誤,認為敗選與低迷的支持度,是因為欠缺網路擴散或側翼掩護,因此難以喚起青年世代與中間選民的認同。換言之,國民黨認為只要找來熟悉網軍操作的高手,就可以拯救黨的信任危機,同時打造新的品牌形象。

諷刺的是,國民黨根本搞錯而且看不透自己病入膏肓的問題,才會在重要的議題攻防或政策討論中處於極度被動、處處挨打的局面。

其最大的敗筆就是核心價值與政治論述,陳腐八股的意識形態與兩岸路線,早已遠離社會價值與政經脈動。特別是台灣進入公民社會後,對於本土意識、性別認知、性別平權、公平正義等議題有了新的定義。

然而,面對台灣社會集體意識的轉型以及政治秩序的典範轉移,國民黨卻仍然沿襲冷戰威權時期的舊價值觀回應,韓國瑜甚至一心想要復辟回到黨國時期的美好年代;即便他曾經透過民粹動員的方式,以空洞的口號與階級鬥爭贏得選舉,但是這種迴光反照的方式只是延誤了國民黨本來就該進行的「論述革命」。

數位行銷實為飲鴆止渴

更慘的是,在國民黨保守與好面子的政治文化下,掌權者迄今無人膽敢面對2020年敗選的真正原因,寧可將責任歸咎於「民進黨擅長文宣操作」、「年輕人都關注新媒體與直播」等技術問題,也不願意檢討自己核心價值匱乏、路線遠離社會大眾,以及韓國瑜拖垮選情等根本問題。在這種形式主義下,才會創造這位「數位諸葛亮」粉墨登場的機會,其後才有近日透過物化女性達到打擊紓困的「代表作」。

這位操盤手全然低估了青年世代的議題鑑別度,以為透過戲謔或低俗的反諷,就能召喚激起社會輿論的「網路倒閣效應」。這種虛無主義或無厘頭的政治光譜已經被柯粉佔據填滿,國民黨硬要去瓜分這塊市場非但沒有舞台,而且把自己的空間給做小了。就輿論操作來說,這就是慢性自殺的模式,違背往中間移動爭取選票最大化的基本邏輯。

深入觀察,國民黨高層以為只要讓羅智強接掌革實院院長,拉個喝過洋墨水的博士當不分區,將發言人顏值提高、年齡降低,活化網路行銷手法追求聲量最大化,就已經初步完成球隊重建或世代交替的改革工程。這種徒有工具理性但徹底拋棄價值理性的作為,其實就是飲鴆止渴的權宜之計。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