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透過「兩手策略」,挑戰罷韓群眾的底線

在罷韓投票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高雄市長韓國瑜及其市府團隊,直接示範了行政失職的壞榜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罷韓投票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高雄市長韓國瑜及其市府團隊,直接示範了行政失職的壞榜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依法行政是民主國家政府治理的基本內涵,在這個基礎上,行政機關大抵有兩種失職的狀況,一個是該作為而不作為的「行政怠惰」,另一個則是不該作為而任意作為的「行政濫權」。在罷韓投票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高雄市長韓國瑜及其市府團隊,直接示範了行政失職的壞榜樣。

韓國瑜在祭出韓粉「以監票取代投票」的主張後,其背後的政治算計已經昭然若揭,就是在「非友即敵」的二元對立邏輯下,初步造成區別對待、和戰兩手與軟硬兼施的操作基礎。這種複製中共統戰的策略,其實就是挑戰人性的恐懼與軟弱面。

製造「高雄因罷韓陷入混亂」的局面

直言之,在韓國瑜提出這種「另類蓋牌」的宣誓後,其民政局長隨即發出「訓令」,揚言要挺韓者感受到投票壓力;韓粉也自發組成監票義勇軍,宣稱投票日到各投開票所進行「監督」,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也表明會到現場關切。

在市民開始擔心公開投票將出現「點名做記號」的情緒時,高雄當下正一股瀰漫不尋常的氛圍:高雄當地各類耳語謠言與黑函到處橫行,韓國瑜與市府團隊指稱賭盤與賄選氾濫,社會秩序「似乎受到影響」;網路上盛傳去投票就會掉入中選會設計好的「電腦做票模式」,但立刻被驗證這是則假新聞;財政局長扮演起言官的角色,列出反罷韓教戰守則後「紙本不知為何外洩」;許多市民都收到一份自稱三民主義老師撰寫的夾報黑函,影射前朝貪污發大財,與近日出現的「阿舅要回來」的標語同樣醒目。

韓陣營的策略不難理解,就是要製造高雄因為罷韓已經陷入混亂的局面,各類的違法亂紀的現象將使得社會處於失控的臨界點。深入觀察,這種倒果為因的操作,本質上與當年美麗島事件如出一轍。差別在於彼時將群眾事件扣上暴力聚眾的帽子,以作為動手鎮壓的口實;當下的肅殺氣氛,則是將社會失控的責任歸咎在罷韓團體身上,除了造成罷韓民眾的心理恐懼壓力,同時製造罷韓成功後「少數否決、欠缺正當性」的藉口。

標準浮動的「行政效率」

韓國瑜從不用真正的直球對決模式回應罷免危機,除了不願意參加說明會,在答辯書上鬼扯心經、複製貼上樣板政見說明外,更透過國民黨議會的席次優勢,遂行各種杯葛推延或護航的質詢,這些作為居然成了新聞局自我貼金的「市長一切從公,光明磊落」的聲明內容。

此外,面對市府放出賭盤賄選的黑消息,市警局與市調處的消極作為與「罷韓團體三人聚集違法」的動作形成鮮明的對比,對於夾報黑函視若無睹的行徑實在匪夷所思。這些拙劣演出儼然是教育局限縮投開票所的翻版,當時給的理由叫做「有家長反應疫情影響孩子健康」,想當然爾不會公布這些家長的身分。

面對到處懸掛的「阿舅回來」布條,也未見環保署與工務局採取拆除罷韓看板雷厲風行的手段,這種「行政效率」的標準很浮動,關鍵取決是否對韓陣營有利與否。至於財政局給市長的諍言,實在看不出這與高雄市的財政規劃執行有何關聯,反正都到最後關頭了,其他局處都已經為了政治正確直接破壞「行政中立」規範,這種離譜行為也就見怪不怪。

韓國瑜一手有條件的道歉,並且坦承迪士尼做不到,一副給我機會將會改過的誠意,索性連「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都出口;另一手放任市府與韓粉操作監票的運作,製造罷韓民眾集體恐懼心理,這種兩手策略就是挑戰人性底線。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