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為鞏固黨國利益,國民黨必然昔日反共今日親共

為什麼國民黨過去反共,但是現在這些反共基因卻消失殆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為什麼國民黨過去反共,但是現在這些反共基因卻消失殆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自己在學校教了20年的中國問題與兩岸關係研究,面對近期區域與台海情勢的變化,許多學生常問我一個多數人關心的問題:為什麼國民黨過去如此激烈反共,甚至不惜用沒收憲政與白色恐佈的方式達到目的,但是現在這些反共基因卻消失殆盡?

我始終認為一個複雜的問題,自然有其結構性的因果關係,只從單一簡化的面向說明,恐陷入「決定論」的謬誤。

國共「一個中國」的虛妄法統

就制度面來說,任何威權政體眼中的權力基礎,從來都不是憲法所賦予人民的基本人權,而是延續黨國體制的法統與相隨而來的意識形態。國民黨撤退來台,自詡台灣是自由中國的復興基地,其本質就是一種政治神話,國共雙方一直都把兩岸關係視為「內戰的延續」,因此一個要解放台灣,另一個要動員戡亂,雙方皆認為自己在道德、階級屬性與群眾基礎上具有高度與正當性,你死我活的鬥爭只為了爭奪「一個中國」的虛妄法統與統治權。

諷刺的是,這種零和的二元階級論,也成為國共雙方鎮壓內部異議份子的鬥爭工具。對中共而言,所謂政治上的黑五類,就包含了與國民黨官僚買辦體系關係匪淺的「地富反壞右」,這些被扣上階級敵人大帽的人,在反右鬥爭與文革中將被鬥得死去活來,即便那些在國共內戰中倒戈變節投降的國軍將領,或是所謂社會賢達在中共建政後成為八大民主黨派的樣板人物下場也是如此。

國民黨昔日也運用同樣的邏輯鎮壓所有異議勢力,王昇當年炮製的「三合一敵人」就是最好的典範。他宣稱「黨外、台獨、中共」是威脅政權的來源,但本質上是以反共為名,實行白色恐怖統治並戕害各項基本人權。

此外,在越南淪亡後,王昇更搞了一個烏龍的「南海血書」的假故事,在「今天不做反共鬥士,明天就要成為海上難民」的恫嚇下,更強化了剝奪人民言論自由與人身安全的藉口,也延續了動員戡亂下,沒收憲政與一黨獨大的基礎。

國民黨反對民進黨政府開放萊豬進口,在立法院潑豬內腸表達不滿。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反對民進黨政府開放萊豬進口,在立法院潑豬內腸表達不滿。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冷戰舊典範與公民社會的對撞

再就政治價值觀察,國民黨雖然口中高舉三民主義的旗幟,但是在許多深藍政客與支持者心中,中國民族主義的血統與黨國獨佔壟斷的經濟地位,遠甚於民主的普世價值;換言之,這種以中國為中心的民族論,以及由上而下資源分配的統合主義架構,才是他們心中的追求政經典範,內心全然欠缺民主憲政與公民社會的價值,所謂的民權主義只是擺設的樣板,猶如自己過去設下的「軍政、訓政、憲政」的門檻。

國民黨這種迷失可從緬懷蔣經國時期「那個美好年代」的集體意志找到答案。因為在那個宣稱反共的年代,國民黨壟斷所有政經分配的權力,在國家資本主義的運作下,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經濟成長迅速,社會秩序單一且同質化,因為沒有反對黨與太陽花,所以多數人不敢挑戰黨國的統治神話。

然而掉了幾次政權後,國民黨始終無法接受台灣政經典範已經發生本質性的變化:公民國族主義的興起已經取代了狹隘的血緣民族論,新的國家認同已經從「以中國民族為中心」的軸線朝向「以台灣憲政中心」的方向移動;多元開放的社會取代了保守的父權集體文化,對人與差異性的尊重已成為新的人權意識;經濟成長同時更重視可持續的發展、更兼顧公平正義的原則。當這個黨沿用冷戰時期的舊典範面對新的社會現象時,自然出現抗拒且適應不良的問題。

「三合一敵人」重新上市

有趣的是,藍營不去真正做迫切的典範轉移,而是選擇兩種投機的路徑迴避這些棘手的問題。第一條路,就是經由韓國瑜的民粹浪潮,試圖復辟回到「那個美好的年代」;這個實驗其來有自,因為洪秀柱多年來就是這個主張,只是她個人欠缺群眾魅力與形象包裝。

第二條路就是索性將崇拜蔣經國或習近平的情緒投射到習近平身上,在這群人心中無視中共極權政權的邪惡本質,所謂中國夢意識型態、權貴資本主義的運作、對社會的維穩監控以及對異議人士的監控簡直像極了兩蔣的統治。

更關鍵的是,習近平越是對蔡英文政府文攻武嚇並冠上各類莫名「台獨」大帽時,這些人立刻隨之起舞把矛頭指向民進黨,一下揚言國家不安全,不然就是台灣挑釁兩岸和平,因為在北京的喊話中,這些人彷彿又聽到了彼此「三合一敵人」的節奏,血液中的黨國元素立刻就被催化成口中不知所云的囈語。

而另個眾所皆知的事實,就是這個黨多數的中常委與中央委員在中國擁有龐大的政商利益,附和中共言行當然可以確保自己買辦的特權,否則何以解釋那些帶中國疫苗或台商防疫泡泡風向人的動機呢?

藍營不去做迫切的典範轉移,而是選擇經由韓國瑜的民粹浪潮,試圖回到「那個美好的年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藍營不去做迫切的典範轉移,而是選擇經由韓國瑜的民粹浪潮,試圖回到「那個美好的年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