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柯文哲該學習的一堂課:領導態度,決定一場戰役的成敗

圖為柯文哲視察快篩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柯文哲視察快篩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切入今天評論主題前,先說一個典型領導統御失敗的故事,時空背景是在百年前的義大利戰場。

一戰的戰敗故事

1915年6月,為了牽制德國與奧匈帝國的攻勢,義大利軍隊選擇阿爾卑斯山脈東麓到亞得里亞海之間的伊松左河流域發動攻作戰。直白說,義大利軍方選擇在這個地區發動進攻問題不小,因為這塊沖積平原早已經變成寸步難行的沼澤地帶,於是義軍陷入了一個先天的惡性循環:不攻占山脈,就不能渡過河流,而不渡過河流,山脈就不能攻占。然而,奧地利軍隊正在山脈上以逸待勞面對義軍的攻勢。

義大利統帥是路易吉.卡多爾納(Luigi Cadorna)將軍,他是個專橫獨斷的老貴族,其指揮風格呆板僵化,為人更是傲慢凌下,之前不顧參謀幕僚的反對選擇了錯誤的戰場,其後策動的盲目攻擊戰術更讓義軍動彈不得且損失慘重。

戰史專家普遍認為,卡多爾納顯然忽視了兩個互補的戰略因素:在決定性的地點投入最大限度兵力;在非決定性的地點保留最低限度必要的軍事手段。遺忘了「兵力集中」與「資源合理分配」這兩個基本原則,徒浪費了義大利相對奧匈帝國擁有的資源與軍力絕對優勢。

最糟糕的是,這位將軍信奉一句義大利古老的格言:「上級總是對的,越是錯時越是對。」他容不得部下的的絲毫質疑和反對,因為他認為這些建議都是對他個人領導權威的挑戰,這對出身軍事世家且畢業都靈軍事學院的貴族來說是種侮辱。在戰略設計空洞、戰術執行僵固與領導風格傲慢傲慢的三合一錯誤下,義軍的下場可想而知。

這個一戰失敗的故事看來並不陌生,因為故事的現場,當下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指揮的防疫政策,特別是北農所爆發的群聚感染危機。

一戰時失敗的戰役,反映了現今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防疫政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戰時失敗的戰役,反映了現今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防疫政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柯文哲的優越感反難領導防疫

面對疫情趨緩的客觀情勢,全台民眾莫不期待解除三級警戒恢復如常生活,但問題的關鍵顯然在於「雙北不會好,全台不能好」,輿論焦點必然集中在首善之都。

平心而論,台北市的條件遠勝彼時伊松左河的義軍,不僅擁有全台最豐沛的醫療資源外,公務員素質與市民的公民意識絕對首屈一指;更何況,走過一年的防疫經驗,再加上王必勝在部桃與苗栗危機中所建立的「疫調、隔離、篩檢、分流」標準作業流程,都足以成為北市防疫遵循的原則,為何柯文哲仍讓北市一再陷入防疫危機中?

很顯然的,柯市長始終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甚至「政治化」才是最大的問題。這在先前北市堅持建立自己的疫苗預約系統就可看出端倪,捨造冊與戶政系統不用,只為突顯自己「與眾不同」或「聰明過人」反成災難,也顯見柯文哲完全沒從一年前的口罩販賣機爭議中得到教訓。

同樣狀況也一再發生,明明可以學習台中、高雄模式,透過身分證尾數在市場進行人流管理,卻偏要採行監視器模式,遲至6月初才宣布分流;明明就可以進入疫調匡列,卻宣稱意義不大,等發現問題時再來創造「同心圓掃描」、「熱區圍堵戰」或「冷區殲滅戰」等新名詞;明明就可以第一時間仿效基隆模式進行精準篩檢或休市將風險降到最低,卻對外放話表示確診者戶籍不在台北。

柯文哲唯我獨尊的領導風格也是關鍵所在,這種優越感導致他目空一切,如前述「上級總是對的,越是錯時越是對」的心態油然而生。

一個記者與柯文哲台大醫學院學生都分享過他們的近身觀察,前者說民眾黨與市府幕僚每天最關心的,並不是政策規劃或議題攻防,而是「如何討好柯文哲」;醫生許富舜則曾在節目上表示柯完全不看疫情指揮中心的記者會,導致他不了解中央防疫政策原有規劃與最新調整。這種以自己為中心,拒絕聽取其他意見的領導風格,必然造成盲人摸象的結果。

任何決策都必須尊重專業,然而防疫專業猶需中央與地方及幕僚作業的通力合作,犯了錯可以修正與調整,資源不夠可以和中央反應,而不是仰賴決策者個人政治判斷、輿論議題操作、發言人放話或是同溫層的洗版動員。偏偏這些問題,就是柯文哲防疫犯致命錯誤的地方。

「很顯然的,柯市長始終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甚至『政治化』才是最大的問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很顯然的,柯市長始終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甚至『政治化』才是最大的問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