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國為何撤出阿富汗?一種地緣政治的觀點

「美國為何撤出阿富汗」?這是近日國際關係與外交史專家關注的焦點,輿論焦點大多置於彼時反恐戰爭的政治需要、塔利班在戰火衝突中的角色與前政府的治理失敗等議題上。 圖/法新社
「美國為何撤出阿富汗」?這是近日國際關係與外交史專家關注的焦點,輿論焦點大多置於彼時反恐戰爭的政治需要、塔利班在戰火衝突中的角色與前政府的治理失敗等議題上。 圖/法新社

「美國為何撤出阿富汗」?這是近日國際關係與外交史專家關注的焦點,輿論焦點大多置於彼時反恐戰爭的政治需要、塔利班在戰火衝突中的角色與前政府的治理失敗等議題上。這些解釋的確勾勒出影響事態發展的變數,也都能夠重建歷史的「時間序列」,但是若忽略地緣政治的觀點,則就失去了「地理空間」意義。

地緣政治的歷史變遷和政經意義

平心而論,地緣政治的內涵並非一成不變,而是隨著大國政治的博弈、全球生產供應鏈的轉移、區域的權力關係等因素發生變化。以整體歷史發展脈絡觀察,希臘羅馬時期的世界重心是在地中海,等到航海時代與工業革命來臨,大西洋則是新的中心點,兩次世界大戰與冷戰的到來也構成美國「重歐輕亞」政策的內涵。直到蘇聯瓦解與中國崛起,才開啟了新的印太時代。

若從區域的地緣政治關係思考,那些位居戰略樞紐或權力板塊交界處的區域,註定成為歷史爆發戰火的是非之地。比利時與波蘭位居德法、德俄兩強之間,其地理位置成為雙方入侵捷徑或戰略上的旋轉門,兩次世界大戰遂讓比利時與波蘭淪為戰場。

朝鮮半島處於陸權與海權大勢力交會地帶,對島國來說,朝鮮半島猶如一把利刃刺向自己心臟。每當大陸勢力崛起時,半島必然成為對外權力擴張的灘頭堡;對陸權國家而言,則是海上勢力興起進出侵略的最佳陸橋與跳板。

長賜號先前擱淺在蘇伊士運河航道上,影響全球經濟與產業發展,但也喚起人們思考此條運河對於昔日「帝國生命線」的重要價值。它不僅牽動了英國在全球政經角色的興衰,無形之間牽動了日俄與以阿兩場戰爭的結果。

運河的重要性也讓世人重新檢視地緣政治對經濟事務的影響,不論是兩伊戰爭中的荷姆茲海峽,因為是連接波斯灣和印度洋的海峽,亦是唯一進入波斯灣的水道,戰爭爆發直接衝擊全球油價的穩定,雖然同樣的故事一直在中東地區上演,五次以阿戰爭以及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都具備同樣邏輯。

此外,緬甸的情勢則說明了中國的「麻六甲困境」。為了避免被對手掐住這個經濟動脈,所以北京積極發展其他能源運輸的替代方案,在克拉運河胎死腹中的狀況下,印度洋各國所組合而來的珍珠串成為必要的外交作為,這也是中國扶持緬甸軍政府,同時維繫與巴基斯坦政府的關係,因為中巴經濟走廊具有戰略價值外,連巴制印還有影響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則是附加的政治價值。

圖為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到訪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 圖/美聯社
圖為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到訪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 圖/美聯社

從阿富汗政權更迭看地緣政治

在此背景下,地緣政治的重要性左右了一些國家的歷史,自然影響了大國政治的外交政策的性質。深入思考,阿富汗在歷史舞台上也曾有其戰略樞紐的意義,亞歷山大東征波斯之所以入侵,因為開伯爾山口是中亞進入印度的要衝,成吉思汗討花剌子模進軍撤馬爾罕時,阿富汗是必經之地。

再把目光放到近代史,19世紀英俄兩國在中亞進行「大博弈」時,不論是莫斯科南下印度洋或是倫敦想北上中亞,阿富汗成為兩強勢力交會之處;蘇聯在1970年代末期入侵扶持傀儡政權,延續尋求出海口的傳統政策外,建構對中國的戰略包圍網亦是重要的考量。除了陳兵漫長的中蘇邊界、駐軍外蒙古以及與越南締結軍事同盟租借金蘭灣外,蘇聯在阿富汗的軍事基地直接左右中國在新疆的戰略物資,特別是羅布泊的核子設施,雖然莫斯科為此付出龐大的代價。

美國基於反恐戰爭的需要,一心想要剷除塔利班政權所庇護的蓋達組織及其首腦賓拉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華府不惜聯合北方聯盟的軍閥對抗以普什圖人為主的塔利班政權。

美國選擇撤離阿富汗,全球地緣政治的轉變是重要的考量。一來中亞地區始終是中國與俄國所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的勢力範圍,兩個基於「反激進、反恐怖、反分裂」的政治利益以及石油商機,必須記取車臣與疆獨對其政權構成的威脅。另一方面,中國在印太地區的擴張,特別是在台海與南海意圖改變現狀的作為,不僅衝擊公海自由航行權的國際建制,兩岸關係的穩定更直接影響到地緣政治與全球供應鏈的內涵。

美國基於反恐戰爭的需要,一心想要剷除塔利班政權所庇護的蓋達組織及其首腦賓拉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華府不惜聯合北方聯盟的軍閥對抗以普什圖人為主的塔利班政權。 圖/美聯社
美國基於反恐戰爭的需要,一心想要剷除塔利班政權所庇護的蓋達組織及其首腦賓拉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華府不惜聯合北方聯盟的軍閥對抗以普什圖人為主的塔利班政權。 圖/美聯社

地緣政治對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

台灣位於太平洋第一島鏈的關鍵位置,由於台灣海峽連結東海與南海的交通要衝,因此是大陸與海洋勢力交錯之處,有其重要的戰略樞紐角色。雖然解放軍早有穿越第一島鏈的能力,但是只要台灣在區域扮演「不沉航母」的角色,就能牽制中共東海與南海兩大艦隊的作用,避免這兩大海域成為中國內海,導致島鏈之間出現權力真空的破口。這正是遏制中國成為海洋國家在地緣政治上的價值。

至於台灣在全球晶片供應鏈的核心價值更是不言而喻,否則西方媒體不會以荷姆茲海峽或蘇伊士運河類比台灣的戰略意義,華府自然也看在眼裡,這也蘇利文與拜登回應此一議題的政治背景。

由此看來,筆者必須不客氣地說,大抵只有對地緣政治欠缺理解的政客,才會喊出「今日阿富汗,明天台灣」的空洞口號。

圖為阿富汗民眾聚集在美軍C-17 重型運輸機四周。 圖/美聯社
圖為阿富汗民眾聚集在美軍C-17 重型運輸機四周。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