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主席選舉與張亞中現象:國民黨棄守政黨轉型的契機?

國民黨主席改選於9月4日舉辦電視辯論會,左至右依序為候選人江啟臣、張亞中、朱立倫、卓伯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主席改選於9月4日舉辦電視辯論會,左至右依序為候選人江啟臣、張亞中、朱立倫、卓伯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政黨轉型有幾個重要的關鍵,多數原因來自政經秩序的劇烈變化,或政黨間的惡性鬥爭導致政治失靈,造成其核心價值與政治理念逐漸無法滿足選民需要,若遭遇政治實踐或選舉的重挫,政黨的生命週期將會江河日下,也可能使政黨政治瀕臨裂解甚至走向衰亡。具體來說,2008年的民進黨、以及2016與2020年的國民黨都因遭逢大選挫敗,而隨即面臨政黨轉型的問題,因為選票的流失已經衝擊群眾基礎。

另一方面,政黨重組往往來自於政黨轉型,或是新興政黨的出現。前者則是黨內出現具有遠見的政治家,帶領政黨進行價值重建或是政策的調整,因而重新獲得選民認同所致;後者則是因為新興政黨提出新的政見回應特定群體與選民的需要,在新的政治舞台中取得適當位置。換言之,政黨轉型與新興政黨的崛起會對政黨政治注入新的活水與動力。

從民進黨主席選舉到韓國瑜旋風的慘敗

若以球隊重建的角度思考,2008年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猶為關鍵,這個有意識的理性選擇與初始條件,卻反而對政黨轉型與台灣政治發展帶來某種「路徑依賴」的後果。

如外界所知,蔡英文加入主席選舉,乃因黨內屬於理念型的辜寬敏與蔡同榮先一步表態參選,兩位大老固然有其參選主張,但民進黨黨內菁英皆認為他們強烈的個人特質,以及在兩岸政策的主張,難以獲得多數選民的支持。其中,民進黨必須從中南部的農業縣市、勞動階層的群眾基礎進行轉型,進一步爭取都會區中間選民、婦女選票、青年世代、社會菁英的認同。

事實證明,蔡英文擔任主席雖然面臨轉型的陣痛,也在2010年與2012年兩場選戰中敗陣,但民進黨在政治論述中融入了更多全球視野、台灣意識與政策理性。在與全球接軌且結合社會脈動下,也讓這個政黨建立了新的政治典範,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與2014年九合一大選中得到反饋,也為2016年重返執政創造條件。

即便民進黨面臨韓國瑜旋風,加上2018年地方選舉遭遇重挫,多數人認為這是藍營基層對民進黨推動改革的反噬,也可視為民粹領袖對菁英政治的逆襲。面對政治危機,執政黨除了進行人事改組與調整政治溝通模式外,最關鍵的仍是堅持近年來密切進行的政黨轉型與論述典範的基礎。這個路線在國際與兩岸關係出現重大變局時,自然得到實質的意義。

由此看來,對民進黨而言是對手膛炸,自己則撿到槍,實然則是內外情勢變化下的反應,特別是美中經貿大戰正值白熱化之際,習近平提出五點講話高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時,民進黨謹慎地在既有路線下審時度勢回應變局,國民黨卻見獵心喜提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韓國瑜踏入香港中聯辦時,台灣輿論的社會氛圍就已經發生變化,更遑論高雄市長當選沒多久,就違背政治承諾帶職參選總統。

最後結局並不陌生,國民黨在2020年慘敗,幾乎把前年選舉的紅利連本帶利地一次吐了回去,韓國瑜當時爬得有多高,後來就跌得有多深。

2020年1月11日總統選舉之夜,韓國瑜與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向群眾表達感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20年1月11日總統選舉之夜,韓國瑜與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向群眾表達感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黨主席選舉之後,國民黨的下一步?

按照經驗法則,國民黨在大選重挫下理應啟動政黨轉型或球隊重建的工程,這也是去年江啟臣在主席補選中被寄與厚望的原因。然而,江擔任主席一年多以來絲毫沒有推動實際改革,針對韓國瑜的敗選責任、兩岸論述的內容、黨內買辦與地方派系、政治人才甄拔等議題聞風不動,因此被外界揶揄「沒改革國民黨之前,已經被國民黨改變」。在監督執政黨的策略上,這個最大在野黨只能採取堅壁清野、為反而反的角色,並沒有什麼建設性與具體的作為。

諷刺的是,在觀察主席選舉政策發表會中的言論,以及張亞中所引發的討論度,這個政黨似乎一心只想擁抱基本教義派卻不願進行政黨轉型。這個策略在國民黨特殊的政治文化與組織下,能夠贏得基本盤的認同,但是與社會脫鉤的結果,將在戰略上失去中間選民、知識份子與青年世代的支持,因為候選人的議題設定完全偏離台灣主流民意,更在國際關係、全球生產供應鏈與地緣政治的座標方位中完全迷了路。

張亞中現象並不意外,張個人的從政資歷、黨內影響力與基層實力完全不敵另外三人,之所以擁有截然不對稱的討論度與聲量,完全是他個人旗幟鮮明的兩岸路線。當綠營選擇蔡英文進行政黨重建,以壓倒性票數當選主席,然如今國民黨卻背道而馳讓張亞中擁有舞台,這個黨的未來前途可想而知。

這個策略在國民黨特殊的政治文化與組織下,能夠贏得基本盤的認同,但是與社會脫鉤的結果,將在戰略上失去中間選民、知識份子與青年世代的支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這個策略在國民黨特殊的政治文化與組織下,能夠贏得基本盤的認同,但是與社會脫鉤的結果,將在戰略上失去中間選民、知識份子與青年世代的支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