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柏惟罷免案背後:顏家的政治算計與國民黨的無所適從

圖為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陳柏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為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陳柏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為了罷免台中立委陳柏惟,國民黨與顏寬恒已經陷入無所不用其極的狀態,原因不難理解,雖然參與者們各懷鬼胎,卻都有輸不得與輸不起的壓力。

焦頭爛額的國民黨們與顏家的尷尬定位

對於朱立倫來說,他顯然還沒從黨主席選舉造成的「腦震盪」中回魂,張亞中現象不僅讓他驚魂未定,也讓他欠缺安全感。在擁抱深藍或是接受韓粉的心理因素影響之下,拉高藍綠對決的政治效應可視為朱的權力安定劑——在立法院持續焦土作戰,或是在地方推動罷免,似乎成了這位黨主席「首戰即終戰」的起手式。針對這次罷免案,朱立倫先前已經下令動員令,而他也多次與嫡系人馬到台中掃街,如果這次罷免案沒過關無疑是挨了另一記當頭棒喝。

不過,顏寬恒的角色比較尷尬,本來這場戰爭可能只是韓粉的情緒出口,因為這群人始終無法從韓國瑜敗選的創傷中走出來,因此他們四處尋找可以拿來做為出氣筒的罷免對象。然而在這個洩憤的過程中,他們很難將民進黨籍的民意代表作為目標,不論是高雄市議員高閔琳、陳致中乃至於北市立委吳思瑤都出現這種困境,於是他們只能選擇從小黨下手,筆者認為,這也是罷免陳柏惟最沒有正當性的原因之一。

對於顏家而言,選舉勝敗其實無足輕重,以他們在地雄厚的基層實力,下次選舉捲土重來即可更何況明年顏莉敏也要連任議員,連番征戰、勞師動眾,不免兵疲馬困。最關鍵的是,直接「洗頭」下去恐會陷入兩難的困境,不論罷免成敗得失都有難以預料的後遺症;直接參與會被外界視為是2020總統及立委選舉的延長賽,倘若罷免成功自己投入補選更是落人話柄,萬一選輸則人財兩失。

本來不屬於顏寬恒的賽局,最後在國民黨目前戰鬥藍的氛圍下只好披上戰袍由於有輸不得的壓力,顏家只好提早以選戰規格進行組織動員。正當各種負面選舉的的新聞開始發酵時,罷免案除了被視為朱立倫挾大黨欺負小黨的戰場外,更成了地方派系霸凌個人的指標,更何況其中還夾雜了中國因素——當官媒開始下指導棋同時啟動網路介選模式時,社會輿論與台中二選區的民意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這就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之間的關係,凡事操作過頭可能適得其反,最後甚至被民意反噬。

圖為朱立倫與顏寬恒過去為打選戰合影的宣傳照。 圖/取自朱立倫臉書
圖為朱立倫與顏寬恒過去為打選戰合影的宣傳照。 圖/取自朱立倫臉書

觀察陳柏惟罷免案的幾個指標

這次罷免案最值得觀察的指標有幾個,當他選擇以「苦行」的方式在選區中進行另類對話時,這個策略已經奏效,當地的鄉親似乎更樂意出來表態支持陳柏惟,台中第二選區的選民開始思考這場罷免的性質,及其對自己家園未來發展的意義;許多意見領袖、社會公知與青年世代也願意出來表態力挺陳柏惟,並批評國民黨與顏家的政治操作,因為他們意識到這個仇恨動員已經影響台灣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的內涵,中國因素更是揮之不去的惡夢,這得拜韓國瑜之賜,2018年地方選舉讓許多人都記憶猶新。

遺憾的是,國民黨上下似乎沒有嗅出社會氛圍的轉變,包括朱立倫持續失言、立法委員不斷失控;負面文宣與謠言鋪天依舊滿天飛,以及樁腳與組織系統的大動作,讓輿論不斷延燒,更讓民眾看清何謂派系勢力,這場罷免案似乎開始變調,事情已經起了變化,否則顏寬恒不會在最後關頭以「地主」的觀點,聲稱要把「外人」趕走,捍衛「我們」的土地。

深入觀察,顏寬恒在臉書發文宣稱「這裡是我們的故鄉,我們要創造我們的歷史,找回我們的榮耀,光復我們的故鄉!」他認為「整個執政黨舉全國之力對我們指指點點,來我們的家鄉如入無人之境,這些人一輩子沒住過我們的故鄉,卻想要當我們的主人」。

小結

顏寬恒看似荒謬的語境反而暴露了封建土豪的心態,原來在他們心中「外人」是沒有權力或沒有能力染指「我家」的地盤。然而,顏寬恒不知道的是,當國民黨一堆政治人物與韓粉到台中助陣時,已經不是顏家自己認知的「保家護土」的戰爭,而是充斥權力算計與個人恩怨的鬥爭

此外,這種說法,更讓黨國體制以及派系政治的本質無所遁形,直接挑起了許多人的歷史記憶——國民黨1949年以外來政權的姿態來台統治時,以在地人的利益自許,而地方派系只是黨國「扈從政治」下的產物,他們透過政治效忠換取在地的許多特許事業,再經由派系家族各自分配利益。由此可知,顏寬恒的說詞只是這種政經關係的縮影,「主人」只是他的潛意識作祟。

不客氣說,顏寬恒的反應就和朱立倫任命曾捲入殺警案的蕭景田擔任彰化縣黨部主委這般理所當然,蕭景田個人的政治脈絡與背景與顏家大同小異。在朱立倫的眼裡,或許覺得沒什麼,但這無疑是災難性的政治判斷。

最後,顏寬恒這種說法也讓外界看出焦慮感,那種失去權力就失去利益的恐懼,無形之間透露出這場罷免已經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圖右為蕭景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右為蕭景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