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國民黨對於公投結果的解釋,最終讓自己掉入「內卷化」的陷阱

12月18日舉行四大公投,最終結果無一通過。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坦承公投案失敗,是他個人努力不夠,作為黨主席,他必須承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2月18日舉行四大公投,最終結果無一通過。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坦承公投案失敗,是他個人努力不夠,作為黨主席,他必須承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進入本文前,首先要定義一下「內卷化」(involution)的概念。「內卷化」出自於美國人類學家柯利弗德.格爾茨(Clifford Geertz)《農業的內卷化:印尼生態變遷的過程》一書中的重要觀點。作者認為爪哇島的農業始終是勞動密集型,並未產生技術或者政治的變革現象,導致農業產生停滯且缺乏效率。

中國學者黃宗智在1985年將格爾茨的「內卷化」理論引入中國農村研究,大致也描述了中國傳統農業生產的限制與瓶頸。這些研究成果使得「內卷化」這個詞被引申到不同的領域,意指只要沒有技術創新的突破,就會出現一種長期自我消耗和無效率的結果;直白說就是一種「沒有效率下增長」的生產模式。講完概念定義後,再讓我們回到本文的主題。

四項公投結果與國民黨路線的挫敗

四項公投結果出來,國際主流媒體包括法新社、彭博、路透、華爾街時報、讀賣、產經、朝日、每日、日經等都肯定並指出這是台灣民意支持執政黨的四項政策、台灣民意渴望走向世界、台灣有望加入CPTPP、移開台美經貿的障礙,路透社甚至直接點名這是國民黨的重大挫敗,中國因素在公投其中揮之不去。

儘管本次投票率未過半,但四個公投結果仍是台灣民意的表現,且也為國際媒體所認同,偏偏只有國民黨,尤其是戰鬥藍以及泛藍媒體自嗨說「國民黨沒有輸,民進黨沒有贏」,筆者不了解朱立倫、國民黨智庫以及趙少康的論述邏輯,但幾個月前泛藍陣營宣稱「四個同意」遙遙領先的四項公投,何以最後會有這樣的結果?說好的「教訓民進黨、對蘇內閣的信任投票」哪一個達到目標了?

四大公投開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四大公投開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每次敗選之後:認真檢討反省才是上道

一個政黨的偉大不是只有看風向打順風球,而是看你在逆風的時候做些什麼,或者如何進行球隊重建,如果國民黨選擇什麼事都不做,然後「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這個叫做不懂得反省。

筆者從事政治工作以來,歷經了民進黨2008、2012年兩次總統大選、以及2005、2018年兩次地方選區的重挫。以2005年地方選舉為例,敗選後時任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請辭,擔負起政治責任。選輸除了自我反省外,最重要的是感謝參與投票的民眾。1998年陳水扁競選連任市長失利時,曾說:「對進步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這句話猶言在耳,但是類似的語境就是沒從國民黨人口中聽過。

相反地,國民黨的卸責作法就是不檢討自己的過錯,一味地怪對手有多邪惡,空喊自己有多可憐。這一套操作雖然會讓深藍同溫層越來越厚,但卻也把所有中間選民、知識份子與青年世代往外推。國民黨被這群人綁架至此還甘之如飴。

一個政黨的內部改革總是有陣痛期與後遺症。以民進黨為例,2008年蔡英文接任黨主席後,替民進黨進行一系列的政黨轉型。想當然耳,這並非簡單的事——從某些深綠人士迄今的態度得到解釋——這群人總是嫌蔡英文不屬於或沒有參與那個革命的年代,我們知道部分前輩對台灣民主化的犧牲奉獻,但是台灣民主的發展與道路永遠都需要更多人的加入與努力,如果不能告別過去又如何面對未來?如果沒有轉型、論述的調整、與時俱進面對台灣社會的新脈動,又如何面對詭譎多變的國際與兩岸情勢,並同時爭取中間選民、婦女選票與青年世代的認同?

民進黨在2005年縣市長選舉挫敗,時任黨主席的蘇貞昌(左)宣布辭黨主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在2005年縣市長選舉挫敗,時任黨主席的蘇貞昌(左)宣布辭黨主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黨何去何從?青年世代能撐起一片天嗎?

改革的動力始終來自於具備理想性格的青年世代,如此才能喚起社會的支持與其他有志者的投入,這是一條漫長重建的工程,因為核心價值可能面臨割捨,論述典範需要轉移,組織必須打掉重練,群眾基礎與黨員必須新陳代謝。

然而現在許多國民黨政治人物一心只想抄捷徑或是複製韓國瑜的選舉套路,天真以為只要擁抱深藍韓粉就能再度「教訓」民進黨,自以為只要戴上這枚權力魔戒,初選就能輕騎過關。反正立委問政在台上丟個內臟,搞個氣炸鍋或全副武裝等毫無專業性的行為就有聲量,或成為深藍英雄以及統派偶像。

可悲的是,國民黨的青年世代似乎不願在專業上下功夫,例如,在論述上強化自身的論證內容,各個想模仿羅智強或陳以信,或變成弱版的黃士修,以為有戰鬥藍的媒體光環,喊喊中華民國亡國、堅持九二共識、教訓民進黨就能重返執政;只要學韓國瑜、朱立倫馬英九或顏寬恒呼天搶地指控「國家機器打壓」、「公投已死」、「不自由的民主」、「媒體鋪天蓋地打壓」就能獲得認同;只要搞個數位諸葛亮,搞個營隊、開個網路直播、P幾張梗圖或裝模作樣跳個街舞大賽,年輕人就會願意支持,這些年輕的不分區、青年領袖、戰鬥藍會不會把政治想得太簡單?也把台灣人的政治智慧看得太廉價膚淺?

面對這樣批判,我知道有些藍營朋友或許不服氣,甚至認為自己明明做了不少事;然而回到本文一開頭提到的「內卷化」概念——泛指「沒有效率的增長」,一個無法面對自己失敗的政黨,不願坦然面對台灣的最新民意,再怎麼努力終究是瞎忙一場。

改革的動力始終來自於具備理想性格的青年世代,如此才能喚起社會的支持與其他有志者的投入。圖為四大公投投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改革的動力始終來自於具備理想性格的青年世代,如此才能喚起社會的支持與其他有志者的投入。圖為四大公投投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