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全球區域威脅遽增,英日睽違百年再度同盟? | 張宇韶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因應全球區域威脅遽增,英日睽違百年再度同盟?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近日訪問英國與英國首相強生會面(左),兩國達成歷史性防衛協議。 圖/歐新社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近日訪問英國與英國首相強生會面(左),兩國達成歷史性防衛協議。 圖/歐新社

俄烏戰事之外,英國與日本的部署

在俄烏戰事進入新階段時,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近日訪問英國,兩國達成歷史性防衛協議。岸田還提到如果民主國家不能對抗獨裁國家,恐怕「烏克蘭被入侵」會在東亞重演,其政治寓意深遠且具有指涉性。

這是岸田文雄任內第一次出訪英國,兩國達成了歷史性的《相互准入協定》(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簡稱RAA),協定允許日本和英國部隊共同部署,在印太地區進行訓練和聯合演習,雙方的超前部署用意戰略意圖十分明確,就是抑制中國在區域的軍事擴張。

英國政府表示,這是日本與歐洲國家達成的第一份此類協議。首相強生認為「這是英國和日本之間關係加深的又一象徵」。

當被問及台灣關係時,岸田文雄暗指要防備中共武力攻台,強調「我們必須與盟友和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絕不容忍在印太地區,特別是東亞地區出現單方面以武力改變現狀的企圖」。他補充說,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駭人聽聞的侵略,顯然違反了《國際法》,他們用武力侵犯了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2022年5月12日在東京首相官邸宣布與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和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發表聯合聲明。 圖/美聯社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2022年5月12日在東京首相官邸宣布與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和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發表聯合聲明。 圖/美聯社

回到百年前的英日同盟:同為防範俄羅斯擴張

當下2022年的國際政治與英日關係的發展,和120年前的世界體系有很大的雷同之處,俄國依舊是意圖改變現狀的「修正主義國家」,英國基於自身利益與權力平衡的考量,於1902年簽訂「英日同盟」,宗旨為英國和日本兩國為了維護其各自在大清與韓國的利益而結成的互助同盟。該盟約規定,英國同意當日本在遠東與另外兩個國家開戰的話,便多以支持。

明眼人都清楚這個雙邊同盟關係是防範俄羅斯在太平洋的擴張,英國擔憂尼古拉二世在東北地區與朝鮮半島的行動會影響自己在中國的利益,日本則與俄羅斯有新仇舊恨,遠因是甲午戰爭後俄德法三國干涉還遼,讓煮熟的鴨子飛了;近因李鴻章大玩「以夷制夷」權力平衡的遊戲,中俄簽訂密約後讓沙皇把手伸向朝鮮,使得日本倍感威脅。

攤開19世紀下半時期歐洲的權力地圖觀察,俄國成為另一個積極擴張的強權,尋求出海口與不凍港本來就是這個歐陸大國的基本國策。此外,莫斯科向來又以「第三個羅馬」自居,自詡自己是拜占庭帝國與東正教的繼承人,在海洋擴張與宗教正當性的號召下,劍指走向沒落的鄂圖曼土耳其,試圖打開黑海通往地中海的通道、取得巴爾幹半島控制權遂成俄土戰爭爆發的背景。

俄國南進政策受阻後,開始將目光指向太平洋,通過外交恫嚇的方式從清帝國掠奪大量土地,並在傳統的波羅的海與黑海艦隊外逐步發展太平洋艦隊,西伯利亞與東清鐵路鐵路的修建,更讓俄國的勢力實施深入濱海省、中國東北與朝鮮半島,遼東的旅順港似乎成為另一個喀琅施塔得(Kronstadt)或塞瓦斯托波利斯(Sevastopol)。俄國在太平洋的擴張必然引發英國的關注。

1905年9月5日,日俄兩國簽定《樸茨茅斯和約》。 圖/維基共享
1905年9月5日,日俄兩國簽定《樸茨茅斯和約》。 圖/維基共享

法紹達危機(Fashoda Incident)與布爾戰爭(Boer Wars)兩場國際事件後,英國赫然發現自己似乎已經與世界為敵。再加上在十九世紀末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及義大利王國組成的「三國同盟」,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和俄羅斯帝國組成的「法俄同盟」兩大陣營後,大英帝國更感到自己在國際上是受到孤立的。因此,英國在1902年以後便決定放棄其孤立政策,開始尋求盟友。在嘗試與德國結盟失敗後,英國遂與日本結盟。

英日同盟在日俄戰爭中產生了巨大的作用,除了扮演日本戰爭融資的功能,倫敦封鎖蘇伊士運河導致羅傑斯特文斯基指揮的波羅的海艦隊只能繞道好望角,經過漫長的兩萬九千公里的征途後,被東鄉平八郎的聯合艦隊在日本海海戰中擊敗,直接影響戰爭的結果。

抵抗威權國家,民主陣營紛結盟

值得關注的是,120年後中國與俄羅斯分別在歐洲與亞洲進行擴張,並對周邊國家的主權與和平造成挑戰。烏克蘭戰事近因起於基輔感受到莫斯科的威脅,戰事擴大後東歐與北歐近鄰也面對同樣的問題,這是北約成員向心力趨嗆對俄羅斯步調一致的原因,也是驅動芬蘭與瑞典加入的關鍵因素。

另一方面,中俄兩國存有「新型態戰略夥伴關係,又共同主導「上海合作組織」,雖然在戰事中北京一直維持曖昧態度,但是兩國都被視為改變現有國際體系的國家。120年前英日是基於各自的國家利益結盟,然而當下雙方則是維繫民主價值、地緣政治與全球供應鏈的的安全穩定,雙方在印太戰略中,各自擁有AUKUS戰略夥伴關係(澳洲、英國、美國)與四方安全對話的多邊機制,深化英日的雙邊關係甚至建構「英日同盟2.0」應是符合雙方國家利益的選擇。

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丁(左)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路透社
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丁(左)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