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捐二手書?別讓他們的世界有「時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女兒念的公立小學剛公布圖書館的新進書單,為了向孩子們推薦新書,同時也舉辦鼓勵閱讀的書單集點活動。我將採購書單細細一看,裡面包含幾組科學與歷史的套書,其他的繪本書籍幾乎都是最新出版的一時之選。

我忽然想起網路上「長期」募集二手書的單位或是偏鄉學校們,不知道他們手中的書單又是甚麼樣子?

偷偷觀察台北市幾個地方的捐書箱有段時間了,要嘛就會空著好一陣子,零零落落的幾本書躺在裡面,要嘛就是突然在一兩天內,捐書量多到滿出來,這種情況有很大機率是同一個人所捐。除了實體的收書處,網路上也不乏有長期募二手書送到偏鄉的活動,不論是哪一種,一定都會標註不收參考書教科書、過期雜誌、宗教心靈書籍、兒童練習本貼紙簿、論文集……等等。再往捐書箱裡多瞧幾眼,拿自己和孩子的口味測試一下,我們可能會有興趣的不到三本,再經過破舊汙損的篩選後,真的像樣能捐出的也少之又少。

事實的真相是:大部分被捐出的不是「捨不得丟的好書」,而是「不知道該不該丟掉的書」、「自己不喜歡的舊書」甚至是應該回收的類書籍。

當台北的父母忙著購入的是「波隆那得獎繪本」、某某某教授的推薦書單甚至是整套聽出英文力的讀本時,孩子們欣賞到的是精挑細選極具美感藝術價值的作品;而偏鄉地區或是受贈單位的孩子們,透過二手書看到的,則是過時且毫無生氣的平行世界。

而這個事實影響的,不只是表面上的硬體差距而已。

國外推廣教育非營利組織Room to Read,主要任務是降低文盲比例、鼓勵女孩上學,在亞洲與非洲以驚人速度募款建立圖書館與其各項軟體建設,因此隨之而來的任務也包括募集二手書、尋找適當管理員並輔導建立借閱制度。在最初幾年的服務行動之後,他們很快發現「二手書」完全無法滿足孩子的閱讀需求,尤其各年齡適閱讀物並不相同,募集來的語文種類更讓孩子望之卻步,基本上連完整的閱讀系統都無法連結建立起來,這些書籍形同「擺設」,對孩子一點幫助也沒有。

Room to Read為了落實最初降低文盲比例與鼓勵閱讀的目的,一不做二不休的開始跨足「出版」,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邀請當地的作家,以母語特別為孩子撰寫「適讀」的繪本與各類教材,開始逐漸有機會接觸與自己生活相關的內容,引導更多孩子開始學習、培養閱讀的興趣和能力。

查查網路上「如何增進閱讀力」的文章,專家學者無不各獻其策:最好從與孩子「生活相關」的事物開始,或是觀察孩子喜愛的書籍類型下手;難易需適中,否則會引發挫折感;鼓勵家長讀給孩子聽,培養共讀習慣並「試」出孩子的閱讀胃口……;這些技巧都依賴大量且多樣化的教材輔助,孩子們的發展並不會因為貧富城鄉而有差距,那麼我們捐出去的二手書,真能符合孩子們實際的需求嗎?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說:「有得看就應該感恩」這種話吧。

二手書類型與品質優劣的影響,更凸顯出因經濟能力而帶來的「社會時差」。部分偏鄉學校也許得到企業或學校社團的協助,具有建置網路設備的資源,孩子們可透過網路得到與城市同步的即時資訊,但若他們對於某些話題或主題進一步感興趣,卻很有可能無法從學校或鄉鎮圖書館裡借閱到其他書籍延伸閱讀,完全喪失對現實社會的即時感與參與感,長期累積下來的知識落差與疏離感,恐怕是台灣社會未來整體發展的一大隱憂。

還記得過去某些知名品牌的公益活動中,不乏為了一圓偏鄉孩子的願望,蒐集每個孩子的願望以求個別滿足他們的夢想:要衣服球鞋的詢問款式尺寸、要玩具的確認項目型號、要文具的也會包裝精美……,那麼為什麼偏鄉孩子就只能讀別人淘汰的(或割愛的)二手書呢?他們應該也要有機會聞聞新書獨特的油墨氣味、摸摸新書光滑發亮的封面,翻開書本是一種享受、一種不同於現實生活經驗的記憶才對。

請受贈單位擬定書單讓大家認列吧,不論是認購新書或是捐贈二手書,至少都是符合教育現場的需求,有系統的建置閱讀教材,甚至是有主題式的規劃蒐集,都能讓書籍的流通更有意義,也更有機會發揮實際效用。

再瘋狂一點的想法,何不讓各圖書館的部分館藏輪流出借交換?或者運用統計資料,將熱門借閱的書單互相參考,或許還能引發孩子們彼此了解的興趣,進一步借閱過去從未涉獵的書籍?

總而言之,透過目前的捐書機制,我們忽略了偏鄉孩子一樣有識別文本的能力、一樣有辨認好書的品味。同樣的主題,一本好書能讓孩子產生興趣,也能讓孩子感到乏味無趣。別讓捐二手書成為滿足自己「環保惡行」的活動,想替偏鄉弱勢孩子的教育盡一份心力,我們可以有更尊重、更負責任的做法。

後記:目前「讀冊」網站上的捐書,是透過消費者購物回饋金機制累積經費,再透過編輯挑選新書後轉贈,相較之下算是比較好的做法。未來更期待二手書媒合的概念,可以應用到捐書活動裡,讓偏鄉孩子接受到的是知識的重量,而不是施捨的善意而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