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要國民黨倒之前,你得先瞭解何謂「政治生態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57年,毛澤東確定麻雀是害鳥,因為它吃稻穀。毛主席一句話,全民響應,全國5、6億人同時發動,大人小孩拿著臉盆敲打,讓麻雀不敢落地而累死。幾週之內,全中國的麻雀多數死光,農民歡天喜地,吃稻穀的害鳥沒了。接下來幾年,中國四處爆發蝗蟲災害,吃掉了更多的穀物,因為,麻雀和蝗蟲之間必須保持一定的生態制衡。毛主席不懂生態制衡學。

二十年前,廣東地區開始發達,廣東人好吃蛇,尤其喜歡蛇貓共燴,稱之為「龍虎鬥」。餐館內供不應求,一時之間,農民開始到處抓蛇捕貓,結果是廣東境內老鼠大量繁殖,人民受不了鼠患,於是廣東省頒佈了一條臨時令:從今以後若干時間內,餐館內點蛇點貓者,必須同時點一道鼠肉。中國人的生態知識進步了。

故事結束了。要問的問題是:除淨了國民黨,台灣會怎樣?如果國民黨摘下招牌,從此「樹倒猢猻散」,台灣會如何?

人為使得物種急速滅絕,不管出發點是善意還是仇恨,帶來的多半是更大的災難。生態結構的改變,需要一點時間,需要一點知識,需要一點耐心;自然界如此,經濟如此,政治也如此。

▎從生態學看國民黨

主張「趕盡殺絕」的人,必須先知道「趕盡殺絕」的後果,這裏就需要一點生態學的常識。蔣介石不懂政治生態學,一心只想把共產黨趕盡殺絕,因此他失去了中國大陸;相較之下,蔣經國比較懂得政治生態學,因此他至今還被很多人懷念。

今天台灣相當一部分人,已經陷入了「趕盡殺絕」的迷思,具體表現出來的就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然而,在生態學的常識之下,應該同時問出的問題是:

  1. 國民黨倒了,台灣就會好嗎?
  2. 國民黨這個台灣政治生態食物鏈的頂端角色,突然不見了之後,食物鏈中的其他角色會不會遞補上去?
  3. 國民黨徹底垮台後,那麼多的「政治必剩客」要到哪裡謀生?會不會和生態圈中的其他角色交配,而產生一種台灣人還沒見過的新物種?這新物種會長什麼樣?

至於「支那人滾回中國去」、「皇民說」這種追殺祖宗八代的態度,若在生態圈中散播開來,套句名言,其後果「就不敢往下想」了。

▎若真想明志 先剃光頭

國民黨馬上要換一個黨主席,許多黨員寄以厚望。但是,那真的不是一名黨主席的事,而是整個國民黨在台灣政治生態圈內角色的事;生態角色不改,國民黨不會不倒。為了台灣的前途,希望國民黨倒得慢一點,讓生態圈得以過渡;甚至,讓國民黨能夠徹底重新定位它在台灣生態圈中的角色,成為推動新生態的積極角色。

接下來就是難聽的話了。若真想重新定位生態角色,第一步就是「停止做殯儀館的化妝師,承認死的已經死了,自己重新做活人」。(延伸閱讀:如果我是「國」「民」黨)。

許多人在人生挫敗之後,決心重生,因而剃光頭以明志。剃光頭,是個昭告天下的動作,「昨日之我已死,今後之我重生」。以國民黨今日之名聲及包袱,唯有「剃光頭」才有可能在台灣的政治生態圈中重新取得競爭的角色。何謂「剃光頭」?要者有三,分述如下。

其一、清理黨產

這點,已有諸多論述,此處不贅。此處唯一要點出的是,早年國民黨還在中國的時候,每多出一名黨員,就是多出一名分食者,而共產黨每多出一名黨員,就是多出一名貢獻者。原因無它,國民黨有龐大黨產,而共產黨無黨產。黨產,乃是國民黨內的萬惡之源。剷除源頭,勢必哀鴻遍野、敵人四伏,但若無此決心,國民黨必倒,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已經私吞黨產者,必須明白,此時不支持清理黨產,將會禍延子孫,到時「趕盡殺絕」者,不一定是台灣人民,在另一種政治境況之下,搞不好是中美共同追殺;這是善意良言,你懂得的。

其二、修改黨徽 向麥當勞學習

台灣還有40%-50%的人,無法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在這不認同之下,自然很難認同「中華民國」的國號。

符號的認同,人類的大事也;符號認同,可以興邦,也可喪邦。歷史上,更動政治符號,幾乎就意味著流血。幸好,現代人在符號變更這門學問上,開發出了新的一套技能,它就叫做「品牌重新定位」(re-branding)。舉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麥當勞(MacDonald’s)2006年將其沿用了數十年的貼著店名的 M ,修改為更圓融、不貼店名的M,而MacDonald’s 的名字還是MacDonald’s。為什麼它要改變M 這個招牌店徽呢?新的就一定比舊的好看嗎?那可不一定。

麥當勞改店徽,為的是通過一次無人可以忽略的視覺經驗,告訴全世界:我不一樣了,新一代經營者要重新出發了,你等著看! 店名不用改,麥當勞叔叔也不用改,改一個顯著符號就可以了。

國民黨大,還是中華民國大?今天台灣還處在國民黨就是中華民國的黨國時代嗎? 國民黨如果真的為了中華民國,就應該主動收起傲慢,大聲的對世界說:國民黨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政黨,國民黨不是中華民國。

同意嗎?那麼,為什麼中華民國國旗上,畫著那麼大的一個國民黨黨徽?憑什麼民進黨、台聯黨、綠黨還有無數的其他政黨,要舉手向國民黨的黨徽敬禮?

答案只能有一個:要不中華民國改國旗,要不國民黨改黨徽。你說, 應該改哪個?國民黨大,還是中華民國大?

國民黨改黨徽,不過是它政黨內部的事,主席及中常委有見識、有魄力就行,一天就解決了,不必修改任何法律,也不會傷及任何其他人的感情。然而,就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可以讓台灣大部分的人,從此不帶保留的向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敬禮。青壯國民黨員也可在新黨徽下重做活人。

變更黨徽何等大事?倘若因此而失去了黨員認同,那還得了?不著急,麥當勞叔叔已經替你想好了,只需要把十二個菱角圓潤化就可以了,大小比例不變,顏色不變,保證所有黨員一見都認得。

其三、推動修改國歌「一個字」

通過修改黨徽,解除了國旗的認同障礙後,就可以處理國歌問題了。這個好辦,不需要修憲,在立法院推動就可以了。國歌,也只需要動一個字,把「吾黨所宗」的「黨」字改成「人」或「民」就行了。

國旗、國歌的認同障礙消除後,其他議題該吵的還可繼續吵,但是台灣社會,尤其是年輕一代,就有了共奔前程的基礎了。

以上三者,就是國民黨不得不做的「剃光頭」動作。剃了光頭之後,國民黨或有重生機會。

▎民進黨也應該剪短髮

如果國民黨真剃光頭,民進黨應該也有所回應;即使不剃一次光頭,至少也得剪個短髮,以彰明其黨號中的「進步」二字。。

國旗、國歌的認同問題,當然只是台灣立足世界的困難的一部份,此外還有你我都知的大問題,那就是「國號」的問題。再一次的,「品牌重新定位」(re-branding)這套博大精深的學問,也可用於尷尬的國號問題上。

台灣一向說中國在國際上打壓台灣。其實,彼岸對「中華民國」這個品牌並不那麼排斥,他們絕對排斥的是這個品牌的英文版本,Republic of China。這還得了,世界上只有一個China,台灣怎能叫China?其實解決這問題很容易,中華民國的英文稱呼可以重新命名為漢語拼音的 ZhongHuaMinGuo 。「中華電信」的中華二字,不是老早就由China改名為羅馬拼音的ChungHwa 了嗎?

憲法中並未規定英文國號,只要心理上破除了對符號的迷障,「ZhongHuaMinGuo」與「Republic of China」有什麼不一樣?護照封面印著漢字的「中華民國」,相對應的則是 「ZhongHuaMinGuo」,底下印著大大的「Taiwan」;中國看漢字,台灣看英文,漢語拼音留給國際看,大家迷迷糊糊、大家開心,有何不好?

在此安排下,綠感情及藍感情者,都各自向中間靠了一步,而在中國看來,這樣總比台灣參加國際場合時,喜歡在名片上偷偷加註「R.O.C」要來的好得多。

這項品牌重新定位的工作,必須由民進黨來推動,國民黨來半推半就的配合。其實「中國國民黨」沒有任何反對的基礎,因為在它自己的官方網站英文版上,它老早就只稱呼自己為(羅馬拼音的)KuoMinTang 或者簡化為KMT,而不見「China」的前綴;國民黨在台灣的公開場合發言時,也已經不加「中國」這前綴。過去有此智慧,今天總不會比過去笨吧?

至於北京方面的反應呢?昨晚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北京竟然不排斥這個安排,嘴裏說不同意,心裡暗讚台灣的務實。看到了一個剃光頭的國民黨,一個剪短髮的民進黨,所有周邊國家心裡也都會放下一塊石頭。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句口號請繼續喊、大聲喊、用力喊、上街喊,一直喊到國民黨「剃光頭」為止。國民黨看起來無用,但在某種特定的政治生態圈內,正因無用,乃有大用,只要你懂一點生態學。一個發奮剃光頭的國民黨,對台灣的妙用無窮。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