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嚇人的佛門之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證嚴法師在慈濟委員培訓的說明中說:「慈在我們的臉上,在我們的口頭上,在我們的動作上,在我們的行為上,這都看得到的,所以這是一個在身上,在身體的行動必定要有這個慈,用慈來修身,所以我們說柔和忍辱衣,柔和就是慈,忍辱就是悲,慈心是讓人人歡喜,柔柔和和來對待人,悲就是同體大悲,不忍心眾生的苦難。」

釋昭慧在臉書公開痛責柯文哲,因為用語與一般人對佛門人物的觀感有很大的出入,因此不但媒體大肆報導,網友們也紛紛表達看法,就其討論的慈濟內湖開發案一事,我想就靜待台北市政府的官方處理,在此文中暫不加入混戰,不過值得評論的,其實是釋昭慧的言行。各位沒看錯,本文開宗明義,是一篇對人不對事的評論。當「人」本身成為關鍵,評論還對事不對人,豈不就是模糊焦點了?

釋昭慧說柯文哲提了兩次慈濟,是對慈濟「無量功德」視若無睹,她將冷眼看柯文哲第三次針對慈濟的發言,靜待「善惡必報」的天理。老實說,我看到這段說詞也頗為震驚,從小學佛的我,一直都認為「善惡必報」是鼓勵人多做善事、少做惡事的說詞,如今怎麼被拿來當成詛咒別人不要跟自己作對的用語了?

而且慈濟何來功德之有?所有的善行義舉,不都是信眾與志工所積累的嗎?怎麼會變成慈濟這個組織將所有的功德攬到自己身上來了呢?的確,慈濟有能力「感召」成千上萬的信眾真的不簡單,但釋昭慧難道認為「團體」或「創辦人」能夠收割這眾人努力所得的成果?

為什麼要清楚區分「團體」與「跟隨者」?因為沒有「跟隨者」的奉獻,「團體」不會有力量可以做事,但問題是「團體」所做的事情,真的符合「跟隨者」的意願嗎?例如信眾真的想做資源回收為環保盡一份力,但是慈濟卻想解編保護區,這之間便存在著衝突。如果慈濟是一個用「高層」的意志在「號令」跟隨者的團體,但是當「團體」被質疑的時候,是「高層」出來說明緣由嗎?還是反而躲起來由旁人拿著「跟隨者」的功德善行來模糊焦點、不容他人質疑?

釋昭慧不僅對「不同的意見」認定為是「惡」,詛咒著對方「每個人所發射出的邪惡能量,每一言,每一念,都只是在懲罰著自己;那些毒素,業已增加他們致癌、中風、內分泌、心血管與消化系統的疾病風險……」,甚至還企圖用他人的「無量功德」來消滅對自己不當言行的質疑。我看不到釋昭慧的慈悲,只看到釋昭慧的口業。

釋昭慧說了:「證嚴法師將整個慈濟內湖園區,規畫作為製作賑災毛毯的環保園區。」這印證了慈濟所作所為皆為「高層」意志,且企圖挾信眾以令政府,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為何環保園區非得解編保護區來蓋?

釋昭慧更說:「這些悲天憫人的理念與開發何干?」彷彿只要存在善意就不該被質疑、不能被阻擋。他日有財團說他蓋工廠是在創造就業機會,有建商說他蓋豪宅是在打造人民安身立命的家園,同樣是悲天憫人的理念,也與開發無關?還是有沒有關,釋昭慧一個人說了算?

更有意思的是,釋昭慧並非慈濟的成員,但卻十足成為了發言人的角色。受大眾質疑許久的慈濟財務不透明一事,釋昭慧這次也提出了說明,但理由卻是:慈濟志工眾多,人事費不到3%,怕公布之後會讓社會發現其他NGO人事支出太高,所以財務的不透明是善意。

這不就是所謂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嗎?慈濟有龐大的志工群,很厲害;慈濟每年有近百億的捐款收入,很強大。但是釋昭慧有沒有想過,慈濟不到3%的人事費,是不是一種對人力資源市場價值的不尊重?釋昭慧有沒有想過,在這麼大規模的捐款收入裡面,不到3%也是兩億以上的人事費用支出了?

慈濟因為經濟規模所造成的人事費所佔比例低,相對來說,其他將近四百個小型慈善機構進行聯合勸募一整年的總收入,竟然只跟慈濟的人事費用差不多而已,卻被慈濟說人事支出太高,情何以堪?慈濟聘一個人可以處理兩件事情,小慈善機構處理一件事情也還是得聘一個人,人事支出高,是他們的錯還是他們的痛?而慈濟毫不在乎自己吸納了台灣大部分的慈善資源,導致其他慈善機構陷入窘境,這當中是力求成長壯大的自私,還是成事不必在我的善意?

真正的善意,是認同並扶持在慈善路上一起努力的人。真正的善意,是在做環保志業的同時也能被環保人士所認同,你有聽過慈濟在內湖開發案獲得什麼環保人士或團體的支持嗎?而如今,別說善意,釋昭慧是直接把一個個的環保人士都當成覬覦內湖土地開發價值的財團打手啊!至於慈濟財務的透明化,恐怕從來就沒這個打算了。

如此進展下去,我看柯文哲根本不用如釋昭慧所說的去羞辱伊斯蘭國,台灣某個程度上都快要出現佛教界的伊斯蘭國了。

證嚴法師說:「我們學菩薩道,學菩薩道要成佛,你眾生緣不成就,你就不能成佛,所以我們要跟人人結好緣,你就要克制自己,不管克制你的脾氣,克制你的欲念……」

 

▼ 延伸閱讀:廖本全談慈濟內湖案:「保護區本來就應該用於保護」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