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原來這就叫夕陽產業(一個紙媒逃兵的告白)

photo credit:stocksnap
photo credit:stocksnap

關於夕陽產業的定義,有個笑話是這樣說的:在不同公司上班的主管A和主管B,有天相約吃晚餐,A對B說:「我們公司徵人徵了好久都找不到,你有沒有認識不錯的年輕人可以推薦給我?」主管B回答:「你開玩笑吧!要是有好人選,早就叫他來我公司上班了,還等著介紹給你咧。」

半年之後,遲遲找不到人補缺額的主管A自己也撐不下去,離職了。主管B終於發現,以前只在書裡看過的那四個字,現在有了清楚的定義──所謂夕陽產業,就是沒人要來上班的產業。

開頭說這是個笑話,但卻也是發生在我交友圈內的殘酷事實(幽默果然是人類面對殘酷的武器啊)。我是個工作7年、離職3年的雜誌編輯,在業界算不上資深,還是個紙本產業的逃兵,寫這篇文章也許對不起還在崗位上奮鬥的同事,但還是想寫出一個普通小角色所觀察到的產業現象,試著找出路。

紙本轉型網路,工作者的殘酷挑戰

前幾天跟在報社工作的記者朋友吃飯,他剛看完醫生,說是眼壓過高容易頭痛,以他近乎弱視的視力,再下去要小心失明。醫生說這症狀就是需要多休息,不過以他每天工時12小時發稿兩次的常態來看,休息是滿奢侈的藥方。

再更久之前,跟雜誌社的朋友吃飯,他說公司最近努力網路轉型,維持以往寫的紙本稿件之外,還要提供新的網站內容、順便經營社群。紙本內容要求正確有權威,網路要的是活潑、動態最好還要跟網友喇賽,朋友說他正在練習精神分裂,努力在違反過去前輩教導的紙本作業原則,這樣的適應過程讓他痛苦,不過為了生存還有什麼辦法呢?

好一個「網路轉型」,在過去的紙本產業裡,可能只需要把文章寫好、修好的能力,現在我的同事們正在學攝影、搞懂圖文整合和infographic資訊化圖表,以後可能要自己拍片自己剪接(都說影音才是主流了嘛)。於此同時,採訪受訪者的能力、和網友喇賽的功力都要持續精進,否則網路浪潮不知不覺就會把褲子沖走,退潮之後很尷尬的。

市場被侵蝕,產品卻愈推愈多

閱讀市場正在被網路侵蝕,想進這行業上班的年輕人愈來愈少,不過雜誌或書籍出版的數量卻還在上升。不要跟我說這很奇怪,公司需要營業額啊!以前市場比較好,一年出12本可以賺錢,現在沒人看紙本,一年得要出14本、16本、18本才能維持一樣的營業額。

一樣的營業額,代表公司只能發出一樣的薪水,同事人數一樣不會增加,但推出的產品卻要愈來愈多,也就是說,嘿,增加的只有你的工作量囉(啊,你問薪水?我沒聽到你說話)。

我的另一個朋友,剛到新公司報到兩個禮拜,另一個部門的大哥就問他幾時離職,因為這裡平均每個新人只待半年,做滿一年半大概就是主管了,兩年內同事整整換了四輪(不過嘛,找得到人來上班已經比主管A的情況好很多了我覺得)。喔對忘了說,這家公司還是業界中以高薪著稱的呢。

在台灣提到爆肝,大家想到的都是科技產業工程師,紙本媒體這產業,工作條件好不到哪裡去,還要被笑是文組只會小確幸,對拚經濟沒貢獻呢。不久前在PTT看到名為「喜歡文科就註定沒前途嗎?」的討論串,身為文科魯蛇一族,還真無法提出什麼有效的辯駁,只能看著螢幕、空虛寂寞覺得冷。回想當初實在不應該當什麼雜誌編輯,跟帥過頭去炒地皮多有競爭力啊!

從限制中誕生的創意最可貴

我當初是因為爆肝到歸組害了了,身體撐不下去需要休息,所以做了紙本產業的逃兵。逃了三年,才驚覺這個產業竟然無法吸引我回去上班,想來應該是它競爭力有問題,讓人看不到未來,才沒人要去上班吧。

這麼說,不是在批評紙本媒體的經營者,產業裡多的是比我厲害的人,他們也比誰都努力經營。面對這種創新的兩難──只能靠紙本營利,卻要同時找尋未知的網路商業模式,公司愈把舊模式顧好,就愈沒時間發展新方向,可是不試著找尋新方向,最後也是死路一條──如果我是經營者,面對相同條件根本沒自信做得更好。此時我慶幸自己是工作者,可以輕易當逃兵轉往網路世界,奮力學習新技巧求生存(以免退潮之後發現沒穿褲子)。

說穿了,紙本和網路都是內容,只是形式不同,兩者最後會融合成什麼樣子,也不是我能預測。若要說我有什麼觀察,可能就是廣告大師楊潔美(James Webb Young)的那句名言「創意來自於限制」吧!反正紙本都如此「夕陽」了,繼續拚效率和成本絕對沒搞頭,不靠創意哪活得下去、不用新規則來思考怎麼有未來呢?

還留在這個產業裡的人,最後總會出現願意縮小經營規模,用創意和膽識突圍的戰將吧。我知道自己無法成為他們,但非常渴望能與他們並肩作戰,畢竟說起喜歡創意、想把內容做好這件事,總有人願意付出新鮮的肝。

可能要到真絕望,才見得到希望

許多有創意的新媒體,已經成為我每天固定收看的頻道,無論他們是否找到商業模式,都已經改變了我的閱讀行為,像是獨立評論泛科學娛樂重擊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當然還有這個鳴人堂。在紙本領域,也有厲害的出版經營者能克服「多推產品撐營業額」的困境,縮限出版數量同時提升品質與銷量,打響品牌。

每次看到這些厲害的人們,總覺得在這個夕陽產業中,還有人願意像三年B組金八先生那樣,帶領大家往夕陽奔跑,給我無限的希望。最後容我用My Little Airport的〈土瓜灣情歌〉做結尾:「所有事都不夠虛幻,因現實未到最爛,要到絕望才見希望在人間。」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