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高雄的烈燄照亮了什麼?──複雜城市的系統風險,與救災體系的結構缺陷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昨天李長榮化工拿出氣爆震斷的八吋管照片,對照他們完好的四吋管,藉以撇清肇事責任。然而邏輯上,被氣爆震斷的管線,不見得是外洩導致氣爆的管線,這則媒體前振振有詞的反駁,無法成立。

但這則新聞卻實實在在反映出,這場慘劇的一個重要因素:前鎮區地下石化管線的複雜,造成洩漏源辨識困難,延宕處理時機。

我相信,若不是這場爆炸案,很多人──包括許多高雄居民,都從來沒有意識到,在他們身邊車水馬龍的路面底下,除了家戶要用的天然氣管,還穿梭著其他高危險性的石化原料管。

更糟的是,這些管線旁邊就是巨大的排水涵管,都市建設正常不過(大雄小叮噹經常睡覺玩耍)的涵管。但當石化原料洩漏,灌入地下涵管,卻將這些平實的水泥空管,轉變成足以撕裂大地的未爆彈,只等那致命星火。

昨天我不停自問,若當晚救災重來一次,到底能做什麼?

帶著「後見之明」,現在知道,當許多人孔蓋都冒出石化白煙,代表下水道可能早已充斥易燃氣體,隨時有機會爆炸。此時首要之務,應是切斷該區所有石化管線,包括中油、中石化、李長榮、欣雄與欣高瓦斯的管。此舉其實收不回已溢出的石化原料,無法避免災難,但至少能先止血,也避免爆炸時災難的擴大。

其次、應立即就下水道圖資評估危險區域、疏散淨空附近道路。留守現場警消,也應撤往路邊,避免站在道路中央涵管上方。最後,若能確保不會造成火花,或可嘗試把下水道的石化氣體抽出排空。若技術可行,或可引至附近安全空地燃燒。

很遺憾歷史無法這樣展開。

救災體系的結構缺陷

但回歸現實,我很難苛責當晚現場警消失職。

首先,這是台灣首例都會區石化管外洩導致的氣爆案,相對於每年爆發上萬起大大小小瓦斯氣爆案,很難責怪消防局一開始把本案當成「瓦斯外洩」處理。以當時對意外本質的假設,他們確實已依標準程序要求欣高瓦斯關閉管線,灑水霧稀釋濃度。

其次,本案現場判斷,關鍵在地下管線的配置資訊,消防局也於第一時間聯繫工務局瞭解。但局處間的橫向聯繫,業已拖慢情況判讀;且如隔日報載,高雄市在過去十年才建置詳細地下管線資料,出事管線尚未涵蓋。

再者,高雄消防局並不具備石化原料外洩的鑑定能力,以及處理裝備。當天也陸續找來中油、欣高等業者到場協助判斷,並電請環保署南區毒災隊支援辨識。只是到場各家業者均推說不是自家管線,而環保局毒災隊街道通知後於10:20到場,並於11:55驗出是丙烯,只是為時已晚。

最後,氣爆前的現場指揮中心,似乎也無足夠層級權限,能在「確認」外洩管線前,指揮各廠承擔可能的停機損失,直接切斷所有可疑管線。

簡言之,現場防災人員不是怠惰,而是其行動受到既有知識/程序、可取得的關鍵資訊、設備能力,以及權限位階的限制。以上,這都是救災體系的結構缺陷。

都市的系統風險

回歸這場重大災難,我認為,本質是「城市複雜化後,衍伸出的某種系統風險」。就其成因,源於工業用石化管(可燃物)、防洪涵管(空間與助燃物),與核心都會區(受害者)三種元素的空間交疊。三種元素都是現代社會的尋常存在,只是在這場災變之前,似乎沒有人意識,這三者在空間上的鄰近創造出的風險,更欠缺相關法規,規範彼此間的安全距離。

有分析將究責矛頭指向管線維修怠惰,或特定廠商的隱匿卸責,這都是因果鏈中的一環。但像城市這樣的複雜系統,本來就不能假設每個成員完美盡責,而是能讓個別錯誤造成的問題侷限一隅,不致於進一步加成擴大。

這場慘劇,留給我們一系列需要重新評估的問題:

一、 工程建設上,得重新檢討工業用石化管線埋設的安全基準。除了抗震、抗蝕,應加強在有洩漏跡象時,偵測並關閉迴路之機制。更重要的,是檢討如何避免涵管或類似的地下空間成為氣體炸彈?如果找不到解方,是否應從嚴規範石化管線與類似地下空間的安全距離?

二、在都市規劃層級,也應反省都會住宅或商業區的路基,是否宜於工業用石化管線的舖設?反過來說,對既有管線舖設地帶,是否也應規範分區使用方式?以上相關資訊也應朝向公眾開放。例如,應建置一組涵蓋全國地下管線的地理資訊資料庫,讓民眾對附近馬路下藏著什麼,能一目了然。

三、防災體系上,面對與石化業共存的現實,高雄市府應力求強化石化災難的救災準備。這包括對國際相關案例的研究、標準程序的重設計,關鍵資訊的取得渠道(如前述地下管線資料庫),以及自身檢驗能力的提升(不需要再協調等待環保局)。我們甚至可以考慮,要求各廠商先將「有公共安全之虞」的管線監測讀數,即時回報給防災中心,建立常規電腦監看與警示機制。

二十七死,兩百八十四傷,讓人心痛的代價,讓我們看到複雜城市隱藏的系統風險,也看到暨有防災體系的結構缺陷。我們無法讓系統完美,但不放棄讓其趨近。不讓同樣的悲劇重演,是我們面對罹難者逝去的生命,應扛起的責任。


致謝:本文構思期間,受益於與許多網友的討論,特別是 Go Lin 與政大社會系的鄭力軒老師,在此致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