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羅世宏/中國大陸互聯網觀察——臉書的重返中國夢可能成真嗎?

為了重返中國市場,臉書將配合中國政策進行一場浮士德的交易? 圖/美聯社
為了重返中國市場,臉書將配合中國政策進行一場浮士德的交易? 圖/美聯社

臉書(Facebook)來說,雖然營收年年不斷攀升,但距離臉書總裁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宣示的「連結全世界」這一宏遠目標來說,長期無法進入中國這麼一個全球最大的網路人口市場,或許是個無法言說的痛。無怪乎,臉書過去幾年來毫不掩飾它想重返中國的強烈企圖心。對此,BBC媒體分析員Kerry Allen日前為文指出,臉書想要重返中國,「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在我看來,臉書雖然自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以後即遭中國封鎖至今,但臉書重返中國一事並非絕無成功可能,關鍵在於它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將會付出多大代價。

臉書為了進中國,不惜「自我審查」?

日前,《紐約時報》根據三位臉書現任和離職員工爆料而做的報導指出,為了重返中國大陸市場,臉書大約從去年開始即秘密研發一套審查工具,目的是要讓部分臉書貼文不顯示在某些地區如中國大陸用戶的動態牆上。臉書這麼做的目的,顯然是為了滿足中國大陸當局對網路審查的要求,想方設法化解中國當局對於臉書可能被用於顏色革命的疑慮。

根據《紐約時報》的這則報導,雖然臉書歷來配合各國(例如土耳其、巴基斯坦和俄羅斯)政府的要求刪除特定內容,例如光是在2015年7月至12月間,臉書配合大約20個國家政府要求而移除的內容即多達5萬5千條。不過,這些內容都是在事後被刪除,而臉書這次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而研發的審查工具則更加惡劣,有能力在第一時間做到讓「敏感」內容根本就發不出,或是無法顯示在大陸臉書用戶的動態牆上。

同一報導也指出,為了重返中國市場,未來臉書的中國分公司甚至可能讓中國本地合作方持有過半股權。臉書的如意算盤似乎是想將審查和刪除內容的責任,委由嫻熟中國網路管理潛規則的本地合作方承擔,並由較受到中國官方信任的後者負責與官方打交道。

對臉書宣示「連結全世界」這一宏遠目標來說,長期無法進入中國這麼一個全球最大的網路...
對臉書宣示「連結全世界」這一宏遠目標來說,長期無法進入中國這麼一個全球最大的網路人口市場,或許是個無法言說的痛。 圖/美聯社

如果臉書成為中國當局的盟友……

我認為臉書並不是完全沒有獲准重返中國的可能,為什麼呢?

第一個理由已如前述,只要臉書在技術上和審查機制上充分配合中國當局的要求,不只是被動應官方要求刪除「敏感」內容,而是將中國官方的審查標準內化成為臉書中國公司運行機制的核心,並非不可能被中國當局當成「朋友」。

其次,中國大陸的《網絡安全法》即將於2017年6月生效實施,其中的新規定包括:

網路服務運營業者必須在中國境內儲存用戶資料和通訊傳播內容的電子紀錄,隨時接受官方的安全評估,並且有義務配合官方偵察「犯罪」。

若然,屆時獲得「恩准」而重返中國的臉書,不僅不會成為中國顏色革命星火的柴薪,反而可能成為中國大陸官方維穩的救火隊,甚至被馴化而成為中國大陸官方監控社會不穩定因子和特定人群的耳目。

第三,也是最令人憂心的一點是,一旦臉書在屈從中國官方意志的情況下進入中國,未來不只是使用臉書的中國公民有被監控的安全疑慮,所有與中國公民通過臉書聯繫互動的境外人士和團體也可能同樣受到中國官方的嚴密監控。對中國當局而言,臉書在中國當局設定的條件下重返大陸,不只是增強了它對境內中國公民的控制,也等於是延伸擴大了它對所謂「境外反華勢力」的監控能力。

對上述三點理由,有人可能會說臉書和祖克柏不可能這麼做。但這種對臉書和祖克柏的盲目信心是缺乏基礎的。畢竟,祖克柏過去數年來頻頻向中國示好,走的路線幾乎是當年跨國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的翻版,而且還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祖克柏迎娶華裔女子,勤練中文,抓住各種機會取悅大陸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以及中共中央宣傳部門和網路管理部門總管如劉雲山和魯煒等人,極盡諂媚之能事。

例如,2014年12月,祖克柏在臉書總部招待當時有「中國網路沙皇」稱號的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時,曾刻意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秀出《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英文版一書;祖克柏也曾在2015年9月25日與習近平會面時,當面請求習近平為他即將出生的愛女取中文名字;2016年3月18日,祖克柏在霧霾滿天的天安門廣場毛澤東巨幅畫像前慢跑,並親自在臉書發文:「回到北京真是太好了」!

祖克柏近年頻頻與中國示好,積極表現與進入中國市場的企圖。 圖/取自Mark Zu...
祖克柏近年頻頻與中國示好,積極表現與進入中國市場的企圖。 圖/取自Mark Zuckerberg臉書

浮士德式的利益交換

資本與權力一家親,全球資本與中國大陸專制政權之間,本來就有很多共同利益的可能空間存在。祖克柏這麼努力想敲開中國龐大市場的大門,又極力賣乖想讓中國大陸當局把他當成「自己人」,中國大陸當局最終或許不無為他開個小門的可能;當然,這必須是在中國當局設下的各種條件底下,順便用臉書的例子為它正在大力宣揚的「網路主權」概念背書。

然而,為了進入中國大陸市場而頻頻向中國當局「磕頭」,最終就算能夠在中國當局設定的條件下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祖克柏和臉書所能成就的不過是一場浮士德式的交易。

臉書重返中國的美夢成真之日,可能也是全球臉書用戶另一場惡夢的開始;當然,不必等到那一天來臨,臉書的全球用戶也會紛紛離它而去,改投其他更安全的社群媒體的懷抱。因此,希望勤學中文的祖克柏能夠明白「貪於小利以失大利」的中國道理,以免到了這場中國夢的夢醒時分才感到後悔莫及。(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臉書重返中國的美夢成真之日,或許也是全球臉書用戶另一場惡夢的開始;當然,臉書也必...
臉書重返中國的美夢成真之日,或許也是全球臉書用戶另一場惡夢的開始;當然,臉書也必須明白將付出喪失全球用戶的可能代價。 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