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許鈺羚/私校轉型退場,別再用少子化當藉口

去年被各教育團體批為「爛案出清」的「高等教育轉型規劃」又捲土從來,究竟這項經歷政...
去年被各教育團體批為「爛案出清」的「高等教育轉型規劃」又捲土從來,究竟這項經歷政黨輪替仍不顧反對聲浪力推的「轉型」是何種高等教育想像?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教育部上週舉辦了《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公聽會。這場「公聽會」僅公告於教育部「高教創新轉型Plus」網站與少數私立院校網頁上,眾多與退場相關的學生及教師都沒有收到相關資訊。而審視草案內容,竟與去年被各教育團體批為「爛案出清」的《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草案有大範圍重疊。究竟這項經歷政黨輪替仍不顧反對聲浪力推的「轉型」是何種高等教育想像?

高教問題不能全怪給少子女化

早在2014年,教育部就已設立「高教創新轉型計畫辦公室」,開宗明義以少子女化為由,推行內容不明的「創新轉型方案」,並罕見以跨部會的架構來處理此「問題」。但在此之前,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就已針對少子女化提出了相應的論述。

早在少子化衝擊到來前,許多學校就以此為由,裁減並惡化教師勞動條件來獲利;教育部更藉由生師比灌水的計算方式,美化公共經費挹注不足的問題。上述原因導致的高教品質惡化,卻全然被推卸給「少子女化」。

其實在少子女化下,同樣的教育資源分配給更少的學生,每個學生所能分得的其實會更多,教育品質理應獲得改善,但私校與教育部卻持續將公共挹注的不足,透過「漲價」或「財務困難」抵賴給學費,儼然是把學費當成利潤、學生當成買家,教育則成了商品。

根據高教工會的調查報告,私校與教育部持續將公共挹注的不足,透過「漲價」或「財務困...
根據高教工會的調查報告,私校與教育部持續將公共挹注的不足,透過「漲價」或「財務困難」抵賴給學費,把導致高教品質惡化的原因推卸給「少子女化」。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大學真的在「創新」、「轉型」及「退場」?

若教育政策是以人力資源需求而非賺取學費為目的,則少子女化既不是高等教育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更不是惡劣教育品質的原因與藉口。少子女化問題既已遭許多論述反駁,那麼這些致力於解決這個假問題的「創新」、「轉型」及「退場」究竟要解決什麼事情?

教育部從2013年就開始推行《私立大專校院轉型發展方案》,到2014年則有「高教創新轉型計畫辦公室」以及《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草案,2017年更重推《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即便是教育部想像中的「少子女化」問題,這些方案也真的能夠解決嗎?

檢視《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內容,22條內容中就有將近18條與《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重疊,許多字句甚至毫無更動。其中除「退場、轉型」的名詞定義、設置「退場基金」與「專案輔導學校」標準為新增內容外,其餘相較於2014年的《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僅有些微調整,實在難以看出教育部對去年飽受抨擊的「爛案出清」條例有任何反省與回應。

教育部從2013年開始推行《私立大專校院轉型發展方案》,2014年則有「高教創新...
教育部從2013年開始推行《私立大專校院轉型發展方案》,2014年則有「高教創新轉型計畫辦公室」以及《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草案,但似乎都未能解決高教轉型問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換湯不換藥 繼續掩蓋高教現況

若要說有任何改善之處,比對《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以下簡稱退場條例)與《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以下簡稱創轉條例)內容後發現,《退場條例》雖刪除了部分明顯圖利辦學不當私校的條款,卻仍鼓勵私校的轉型、改辦,並將「專案輔導學校」與「改辦」認定標準與明列出來。

然而參照已退場的永達技術學院高鳳數位內容學院之輔導失敗案例,讓教育部「專案輔導」根本等同於直接退場,只是若不照《私校法》第25條讓教育部接管、積極介入董事會組成,則很難產生輔導作用,包括《退場條例》關於董事會的第9、10、12、13條,都不及《私校法》第25條與景文科技大學的適用前例來得積極。

有更甚者,《退場條例》第15條保留了退場改辦土地可迅行變更的法規鬆綁,第7條更明定教師要連續減薪或欠薪3個月以上才達「專案輔導學校的標準」,公聽會中許多教師紛紛表達無法接受,卻有校董聲稱這樣的給薪標準「過於嚴苛」,教師應該「共體時艱」。

綜上所述,《退場條例》雖然新增了一些細部執行上的認定標準,加上第10條有名無實的「公益董事」與「公益監察人」,第8條信託規範的「假財產凍結」,然而透過第3條的用詞定義、第20條退場基金的新增,可看出教育部大抵政策就是以早被指出是假議題的「少子女化」為藉口,讓私校校董減少大學、開辦大學企業來掩蓋惡劣的高教現況,而非就社會、教師與學生的權益面,從根本來解決高教資源匱乏問題。

無論是以往條例沒過就先用行政命令偷跑的「高教創新轉型計畫」、現在借屍還魂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或是未來推出任何換湯不換藥的方案及法規,如果教育部與私校校董仍要以「少子女化」這個已被反駁多時的舊議題來作為校董圖利、教部卸責的高教論述,則無論條例名稱要改成什麼、內容修得多細,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都不會被解決。此時教育部該做的,並非在公聽會上說的「盡可能滿足各方的需求」,而是看清高等教育的問題出在哪裡,並且朝學生、老師與社會的需求邁進。(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作者為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成員)

教育部該做的,並非在公聽會上說的「盡可能滿足各方的需求」,而是看清高等教育的問題...
教育部該做的,並非在公聽會上說的「盡可能滿足各方的需求」,而是看清高等教育的問題出在哪裡,並且朝學生、老師與社會的需求邁進。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