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楊惠君/那些印度的冠軍女兒

我希望印度未來有一天,是一個可以讓人民不會再害怕的地方,不論婦女或小孩都能得到該有的保障。

印度國寶級的藝人阿米爾罕(Aamir Khan),再度以《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召示了他的「印度良心」。

這部取材印度女子角力運動員真實故事的電影,創造驚人票房,也讓印度嚴重失衡的女權現況又一次被高度關注。而無論在影壇或體壇上,印度女性承載來自國族、宗教緊箍咒般的宿命與壓力,始終是個黑暗的深淵;婚嫁,幾乎在每一個真實或影片裡的主角都是關鍵情節。

以後,我們的女兒能選擇她想要的男人

印度第一位國際級超級巨星的女子運動員,可以算是女子網球的米爾扎(Sania Mirza)。2003年以溫布頓青少年女雙冠軍出道時,驚豔女子網壇,長相絕美、身材曼妙,打法殺氣十足,球質又沉又重,很有前球后莎莉絲(Monica Seles)的味道,在以李娜為首的中國金花冒出頭前,先一步受到世人的目光,當時不僅是印度希望、也被視為亞洲希望。無論顏值和球風,都讓人享受。

《我》片裡的女子角力姊妹吉塔(Geeta Phogat)、芭碧塔(Babita Phogat)由田裡簡陋的沙地當練習場,米爾扎一樣從貧脊地裡土法煉鋼起步,6歲開始打網球,她的家鄉沒有泥地球場、也沒有硬地球場,就在牛糞堆成的場地上面練習,「這不是玩笑。那是我們僅有的球場。」她曾嚴肅地對世人如此說。

吉塔和芭碧塔走入角力賽場飽受嘲弄、排拒,米爾扎還更多了「生命威脅」, 2005年破天荒成為印度首度闖入美網女單16強的女子選手後,只因為她與一般女網選手一樣,穿著無袖、短裙上場比賽,即遭伊斯蘭領袖以「宗教諭令」(fatwa)發出威脅,批評其衣著「不合體統」、褻凟伊斯蘭教,恐嚇不讓她上場比賽。在之後她的比賽,入場維安升至最高等級。

但這個印度女孩的勇氣無比驚人,就在她成為全印度人的「甜心偶像」之際,竟與自己青梅竹解除婚約,選擇與印度宿敵巴基斯坦籍的板球隊長馬里克(Shoaib Malik)結婚,這回又遭印度教派不滿,甚至有印度人民當街焚燒她的肖像。而馬里克則被巴基斯坦以「紀律不佳」禁賽一年。

「以後,不是男人來選擇女兒,我們的女兒可以去選擇她要嫁的男人。」《我》片裡那個因為自己未竟角力國手夢而全力栽培女兒的瘋狂老爸瑪哈維亞 (Mahavir Singh Phogat)這麼說,確實如此。婚姻自主,是女權最根本的指標;妳沒有辦法強大到壓制全體社會、就只能被社會徹底壓倒在地,人生就是一場角力賽。

「5分(角力以分數勝的最高得分)很難,但不是不可能!」《我》片裡最引燃血液的一句台詞。說的不僅是比賽裡儘管微乎其微也不能放棄勝利的態度,更是,與自身看似渺茫的宿命搏擊時,不能放棄的任何一絲希望之光。

印度第一位國際級超級巨星的女子運動員,可以算是女子網球的米爾扎(Sania Mi...
印度第一位國際級超級巨星的女子運動員,可以算是女子網球的米爾扎(Sania Mirza)。2003年以溫布頓青少年女雙冠軍出道時,驚豔女子網壇。 圖/美聯社

就在米爾扎為全印度人的「甜心偶像」之際,選擇與印度宿敵巴基斯坦籍的板球隊長馬里克...
就在米爾扎為全印度人的「甜心偶像」之際,選擇與印度宿敵巴基斯坦籍的板球隊長馬里克(Shoaib Malik)結婚,這回又遭印度教派不滿,甚至有印度人民當街焚燒她的肖像。 圖/美聯社

讓印度光彩的女兒們

近年因為受傷,放棄女單轉攻女雙的米爾扎,2015年到2016年,與瑞士公主辛吉絲(Martina Hingis)搭擋創下36連勝、連奪8冠的紀錄,並登上了女雙世界冠軍的位置。她是聯合國南亞地區的婦女親善大使,也是去年《時代》雜誌(Times)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中入圍的唯一網球選手,扭轉印度女性不平等的命運,是這些冠軍女孩極力挑戰的那個「5分」,米爾扎肩上的擔子再多了一個「改善印巴兩國的關係」。

2016年,是印度女孩在運動場上大放光芒的一年,除了網球大滿貫場上的米爾扎,里約奧運上,《我》片裡真實主角吉塔的小同鄉馬利克(Sakshi Malik)在角力項目為印度拿到敲開零獎牌的一面銅牌,吉塔姊妹與馬利克即出身於印度最保守的哈里亞納邦(Haryana),這裡既是印度角力冠軍之鄉、又是男女性別失衡最嚴重的地方,男孩與女孩的比偏達1000:879,直到吉塔家族和馬利克出現後,哈里亞納的角力冠軍才開始有了女生。

羽球場上讓台灣人心碎的辛度(P. V. Sindhu),16強擊敗了我們的戴資穎後,更是大驚奇地為印度人摘下了一面銀牌。這位備戰奧運前,每天得凌晨4點就摸黑出發到離家20公里外處接受訓練、身高有179公分的長腿姊姊,如今「一天」的廣告代言費高達600萬台幣,寫下印度最驚人的「辛度瑞拉」傳奇。

當馬利克在角力場上摘下奧運銅牌後,同胞男子板球明星施瓦格(Virender Sehwag)在Twitter寫下:「如果你不殺掉一個女孩,會有什麼發生……,幫我們挽回尊嚴的是我們的女孩。」

如此言論,引發共鳴、但也引發爭論。因為「女性並不該是因為取得成就才值得擁有生存權的。」而印度政府這兩年極力高喊「救救女童,教育女童!」馬利克的媽媽則希望,就單純「讓女童玩吧!」

米爾扎於2015年到2016年,與瑞士公主辛吉絲(Martina Hingis)...
米爾扎於2015年到2016年,與瑞士公主辛吉絲(Martina Hingis)搭擋創下36連勝、連奪8冠的紀錄,並登上了女雙世界冠軍的位置。右為米爾扎。

2016年里約奧運,《我》片裡真實主角吉塔的小同鄉馬利克(Sakshi Mali...
2016年里約奧運,《我》片裡真實主角吉塔的小同鄉馬利克(Sakshi Malik)在角力項目為印度拿到敲開零獎牌的一面銅牌。 圖/美聯社

讓冠軍逆轉勝

但現實還是很嚴峻,世界不是平的、運動發展的立足點更不是。就在才落幕不久的世界棒球經典賽(WBC)冠軍之戰中,美國隊以8比0完封波多黎各,美國隊外野手瓊斯(Adam Jones認為,波多黎各比賽還沒開打就決定在首都聖胡安舉行封王遊行、還印製了冠軍T恤,激到了美國隊,因為「不爽」才全力取勝。

波多黎各隊長莫里納(Yadier Molina)賽後悲憤要求瓊斯道歉,因為他並不了解這一場比賽對波多黎各的意義,對棒球大國美國來說,贏得一次經典賽或許不算什麼,但波多黎各打入WBC決賽,全國人民凝聚一心,因為和隊員們一起染上金髮,波國染髮劑賣到缺貨,大家都守著電視看球賽,甚至犯罪率也降低。

《我》片裡,教練老爸對她的女兒說,「銀牌,會獲得矚目,但很快大家就忘了;冠軍,冠軍會完全翻天覆地。」

金牌、冠軍的份量,有些國家很輕、有些國家很重。印度,還是一個女性足足比男性少了快4千萬的國家,殺女胎、童婚等一直存在,女孩們需要一次「5分」、一個「冠軍」才足以逆轉勝,冠軍能帶來的改變如此之重、也正是她們上場最沉重的激勵與負累。(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圖/車庫娛樂提供
圖/車庫娛樂提供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