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余秀芷/你的片刻,他的人生:「障礙者一日體驗」是否會成反向教育?

「障礙者一日體驗」在校園或在各機關單位都十分常見,但這種方式真的能幫助大眾理解障...
「障礙者一日體驗」在校園或在各機關單位都十分常見,但這種方式真的能幫助大眾理解障礙者的生活處境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校園演講,老師帶我進入校門,走往一旁的斜坡進穿堂,接著我眼前的畫面,讓我以為進入一個障礙王國。

校內正進行「障礙者一日體驗」活動。體驗上肢受傷的同學,手上的繃帶半滑落、隨風飄蕩;矇上眼睛的同學,依著擔任協助者的同學往前走;戴上耳塞、口罩的同學,在老師的解說下才明白是體驗聽障者;輪椅在走廊上奔馳,十分熱鬧。這類的體驗活動在校園或在各機關單位都十分常見,但我對這方式一直存有疑慮。

障礙者的狀態多樣貌,即使脊髓神經受傷部位相同,身體功能也會有不同的狀態,但在大家眼裡,坐在輪椅上的人似乎都是一樣的,都應該是可以站起來走個幾步的,以至於常被路人指責我過度依賴輪椅。

以脊髓損傷者來說,身體持續24小時日夜共存著幽靈痛,常有因疼痛難以入眠的狀況;坐在輪椅上工作,內心卻不斷數著時間,擔憂臀部肌肉受壓過久會出現褥瘡,一旦出現傷口就怕感染,飽受敗血症威脅;沒有無障礙廁所下的憋尿,會造成尿路感染;沒有助理員的協助,無法進行日常生活事項,還有那看得到卻難以使用的大眾運輸工具,限縮了出門的自由;景點、餐廳前的階梯,以安全與關心之名拒絕障礙者參與的活動……。

這些環境有意無意的歧視,對於障礙者內心的傷害,需要多少勇氣去面對?這一再妥協的生活,究竟還能算是活著嗎?

殘酷的是,這些都無法透過一日體驗活動,就可以透徹明白,甚至一不注意,成了反向教育。

環境有意無意的歧視、一再妥協的生活,這些都無法透過一日體驗活動,就可以透徹明白,...
環境有意無意的歧視、一再妥協的生活,這些都無法透過一日體驗活動,就可以透徹明白,甚至一不注意,成了反向教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坐上輪椅,對這個社會的貢獻就變少了?

曾有部落客拍攝一支「體驗障礙者生活」的影片。在影片的上集,他帶大家以電動輪椅的角度去走例行的生活路線,卻發現辦公室的門檻讓輪椅無法通過、買午餐遇到騎樓不平、餐廳進不去,甚至連回家都因為階梯而需要助理背他上樓。透過影片,可以看到許多硬體設施上的障礙,讓不是障礙者的部落客,也成了障礙者。

可惜在影片下集,部落客僅以自身的角度陳述體驗感想,缺了障礙者真實生活經驗的分享,讓影片傳遞的訊息變得扭曲。輪椅到不了的地方,他認為這個景點進不去沒關係,有更多的地方可以看。他感性的自白:坐在輪椅上,沿路需要幫忙,一直跟很多人說謝謝,坐上輪椅感覺自己的貢獻變少了,但相信一定有貢獻的方法;關於體驗感想,則是要更重視自己的健康,更努力的運動。

老化是自然的生命過程,並不是一個悲傷、負面的狀態,障礙,也不該是個人的問題,部落客坐上輪椅後處處受阻,但離開輪椅瞬間脫離阻礙,不也充分顯示了是環境障礙了人。

體驗障礙生活僅是片刻感受生活的不便,卻難感受長期在處處受阻的環境中,內心真正的渴望。「這裡不能去,就去別的地方。」是以健全者角度出發的思考,「障礙者有社會參與權,改善無障礙設施才是迫切需要。」這才是障礙者的聲音。

「坐上輪椅感覺貢獻變少」的觀點,讓障礙身份被貼上標籤、被弱化。我一直以為,生命存在的價值是無法由別人來評論、也無法比較的,每個生命本身就具有價值與貢獻。更實際的去想,每日生活使用的導尿管與醫療用品,光這些用具的消費,障礙者應該也撐起了生產醫療用品的相關公司與家庭吧!

障礙者以生活的經驗,去監督、改善,甚至協助打造環境的無障礙空間,為走向高齡化的社會、迎接新生兒做準備;甚至讓部落客得以用身障議題與生命經驗,拍攝了一支高點閱率的商業合作影片,障礙者的貢獻也挺大的不是?

貢獻並不是單向的,是一種循環,不單是物質的提供,也可以是對環境的影響。

「坐上輪椅感覺貢獻變少」的觀點,讓障礙身份被貼上標籤、被弱化。 圖/聯合報系資料...
「坐上輪椅感覺貢獻變少」的觀點,讓障礙身份被貼上標籤、被弱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起看見這環境的不健全

這次的演講後,我刻意留下來聆聽孩子對於體驗障礙者一日生活的感想。

「我這次體驗的是腳不方便的狀況,把腳綁起來很不方便,但是我還是很想玩。」男同學不斷拉扯已經掉落的繃帶。

「我是體驗看不見。把眼睛矇上之後很緊張,但是有同學的幫忙,他帶著我走去上廁所,我覺得很感謝他。」女同學說完即哽咽落淚,旁邊的老師也跟著鼻酸。倒是體驗輪椅使用者的同學很豁達,說坐在輪椅上有同學幫他推,不用走路挺輕鬆的。

我在一片感動當中,進行有點掃興的補充:「同學們,障礙者生活的不便,不僅是這幾小時的體驗,而是殘酷的,分分秒秒都與障礙者緊緊相連。障礙不只是腳綁起來,眼睛矇上。當同學們在學校中體驗障礙者的生活時,有些障礙者可能連想上學,都因為種種理由而被校方婉拒。障礙者並不是無能、可憐、處處需要被幫助的族群,而是這環境的不健全,讓障礙族群處處受到限制。希望同學透過這次的體驗,一起改善這個有障礙的環境,也拿掉對障礙者的刻板印象。」

結束演講,腦裡突然哼起張學友的那首〈情書〉:「喔可惜,礙不是坐上輪椅眼睛矇住,喔……這樣的話或許有點殘酷,緊閉著雙眼又拖著錯誤……。」在「體驗障礙」的同時,聆聽障礙者的真實生活,才不會讓活動的本意走偏了方向,淪為弱化、標籤化障礙者的狀態,讓障礙者永遠只能當悲劇演員,或者克服困境的鬥士,失去真正的生活。(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在「體驗障礙」的同時,聆聽障礙者的真實生活,才不會讓活動的本意走偏了方向,淪為弱...
在「體驗障礙」的同時,聆聽障礙者的真實生活,才不會讓活動的本意走偏了方向,淪為弱化、標籤化障礙者的狀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