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蔡慶樺/啤酒不准漲價?要求「兩倍正義」?德國大選中不一樣的小黨

「政黨」推出的競選黨綱包括「立刻停止啤酒價格上漲」,就知道其惡搞程度。 圖/美聯...
「政黨」推出的競選黨綱包括「立刻停止啤酒價格上漲」,就知道其惡搞程度。 圖/美聯社

今年9月24日將舉行德國聯邦國會大選。距離選舉只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政黨的競選主軸以及文宣廣告都已經就位,並且如火如荼傳播中。我每天花不少時間閱讀各政黨的政見白皮書、競選文宣廣告,也觀看各黨形象影片,內容五花八門,非常有趣。

目前看起來,執政黨基民黨主打的策略是穩定、繁榮、安全以及歐洲共同價值,挑戰的社民黨訴求社會正義,兩大陣營跟昔日的政見方向並沒有太大差異,形象廣告其實都拍得不錯。不過主流政黨資訊很多,中文世界亦多少可得,這裡就先不討論,我想來閒聊兩個特別的小黨。

德國因為是議會民主制,或者說內閣制,除了在地方上可以直選國會議員外(durch Direktmandat),獲得選票超過5%的政黨也可以分配議會席次(durch Listenmandat)。這個制度下小黨的空間較大,不管是左派的或是右派的,或者根本無法歸類政治光譜的,常常會出現一些非常有特色的小政黨,提出非常另類的政見。這些小黨有時候會受到選民的青睞,可是時代的變化很快,如果這些小黨沒有找到新的議題,喚起選民的認同,很快的就會在選舉市場裡面被淘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前幾年非常風光的海盜黨,現在已經式微。

這些小政黨或新的政黨通常一開始不可能超過5%的門檻,通常也沒辦法、無意願在直選中跟主流政黨競爭(大部份小黨都主打第二票),也不會影響最後大選組閣的結果,但還是值得討論這些政黨出現在德國政治市場的意義。因為這些政黨會有一些特殊的賣點,與眾不同的政見,可以看到德國這個多元社會裡的各種不同政治聲音。大黨通常必須顧慮多數民意,在政治立場上不會提出太冒險的路線,但是小黨可以創意發揮,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更可以是政治意見的風向球。

沒有共產精神的左派──人道主義者政黨

先來談談這個今年投入競選的新政黨:人道主義者政黨(Partei der Humanisten)。這個政黨成立只有一兩年的歷史,這次的國會大選只在北萊茵西法倫邦活動,應該沒辦法在第一次投入選舉時就有什麼斬獲,但是這個政黨的政見滿特別,文宣、網頁政見都作得相當專業,不是來亂的,值得一探。

人道主義者政黨的最核心主張就是人道主義(Humanismus),不過他們說的人道主義跟傳統上理解的那種救貧扶弱的人道主義精神有所差異。中文翻譯成人道主義其實有點誤解,這個政黨強調的是「以人為中心」的政治。也就是說,他們相信人的能力,認為人憑藉其理性以及智慧可以實現各種民主價值,而不需要家父長制的國家來督導人民。核心主張有以下幾點:

  1. 相信理性、科學、知識、進步。認為人擁有、也應該被保障自決的能力。而為了強化這種自決能力,這個政黨非常重視教育與學術的投入,拒絕各種偽科學。
  2. 相信人類的自決能力,主張應該要保證人類最大程度的自由,人類也應該要在這種自由中為自己、為社會負起責任,而不是凡事都期待國家來規範,國家也不應該把人民視為未成年人對待。
  3. 進化式的人道主義(Evolutionärer Humanismus),強調世俗化。其實這個意思就是相信演化論,而不相信宗教的創世論。這個政黨非常強調政教分離,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國家應該保持世俗化,用相信科學的態度來對待人民。
  4. 超越人道主義(Transhumanismus):意思是,應該要善用科技來協助人類擴張其身體或心理能力,以超越人類原來的生物限制。
  5. 能夠進化、並超越人類自身的限制,人類彼此之間的合作有必要,也因此只有在與社會狀態中存在的人類,才能夠達到這個政黨所謂的進化目的,並持續科學的發展。在這個邏輯下社會是一個整體,而不是弱肉強食。

看這些核心精神,可以知道這個政黨是一個不喜歡黨綱或者意識形態的政黨。他們自我介紹時也說,他們就像是沒有共產主義精神的左派。不過老實說這樣子的政見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治理能力,每個政黨都會說自己重視教育及科學,到底人道主義政黨的差異在哪裡,稍嫌空泛,恐怕還是不容易獲得選民青睞。

另外也值得注意的是該黨極為強調世俗化精神,他們認為德國受宗教力量影響的程度仍然太大,許多該黨政見都是德國主流民意,卻不見容於基督教倫理(例如自主決定死亡、同性婚姻、同性伴侶領養權等)。未來德國政策規劃應該與宗教價值脫鉤。

他們在9月初剛剛出爐的影像形象廣告,競選標語是理性、自由、進步,最重要的幾個重點是:

  1. 主打科學發展,對於科學能夠為人類帶來美好未來、克服生理限制,對人類進步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
  2. 強調政教分離,雖然沒有明說,其實就是針對基督教,強調科學的而不是宗教的世界觀。拒絕宗教作為人民的監護人。
  3. 歐盟可以繼續發展成一個大的聯邦國家,以強化現在歐盟內各國人民的互助合作。
  4. 人類應該有對自己的生命決定的自由,因此要求毫無前提的基本收入保障,以及主動的安樂死協助(aktive Sterbehilfe)。
  5. 大麻以合法化方式管制。

人道主義政黨競選形象廣告:

在他們的政見中,對科學理性的樂觀很能彰顯該黨對「人」的信心,而大麻合法化已經被別的小黨(例如綠黨)納入政見,比較爭議的是主動的安樂死協助,這仍是德國法律與倫理的禁區。由一個幾乎無限相信科學的政黨提出可以理解,但在執政黨名字掛著基督教的國家,短期的未來可想見仍不可能轉為綠燈。

對於其政見我有一些疑問。政教分離、世俗化確是當代民主國家的重要特質,可是宗教另一方面也是倫理、價值、傳統的重要資源,尤其在悠久基督教傳統的德國,以為能完全忽視宗教文化,不能不讓我想起康德批評柏拉圖的話:翱翔在空中的鴿子以為在真空飛行必定更無阻力、更為容易。

我雖然也相信人的能力,但這個黨對科學的無限樂觀其實讓人存疑。我很難想像完全相信科學力量、完全依賴理性建立起的世界。對科學的全盤信賴,完全期待科學能克服人類的先天限制(Transhumanismus聽起來真像是某種超人論),豈不也成為某種宗教嗎?

「政黨」(die Partei)

我說人道主義者政黨雖小,可是看起來不像來亂的;以下要談的這個政黨其實不能說很小,可是真的就是來亂的。這個政黨最近在社群媒體上很紅,8月底該黨臉書專頁已經有28萬以上的粉絲,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現象,快要接近傳統兩大政黨的粉絲總和(目前執政黨基民黨不到15萬粉絲,社民黨不到16萬粉絲)。

為什麼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黨會這麼紅?因為他是一個非常惡搞的小黨,吸引了許多對政治不滿或者冷感的民眾注意。該政黨的全名叫做「勞動、法治國家、保護動物、支持菁英以及基礎民主倡議政黨」(Partei für Arbeit, Rechtsstaat, Tierschutz, Elitenförderung und basisdemokratische Initiative),光是聽到這麼複雜、「豪華」的黨名,就快要讓人發笑。這個政黨在網路上以「政黨」(Die Partei)為簡稱從事競選,其目的只有一個:惡搞現在的政治。其最重要的政見就是:必須以惡搞的方式從政。

這個政黨其實成立歷史也不算新,2004年時候由幽默諷刺雜誌《鐵達尼》(Titanic)創立,當時這個雜誌的主編Martin Sonneborn擔任黨主席,還煞有其事的辦了一場創黨記者會,這些年來也累積了2萬多個黨員,在小城鎮選舉中時有斬獲。而最令人驚奇的是,2014年Sonneborn代表該黨競選歐洲議會議員,竟然跌破專家眼鏡當選。當時Sonneborn模仿超人裝扮,拉開襯衫露出裡面印著大大S符號的上衣競選,支持者舉著毫無意義的抗議標語遊行(例如「梅克爾很胖!」、「保育長得逗趣的鳥類」),居然真的把他送到了布魯塞爾。

這次的聯邦國會大選,「政黨」依然以很惡搞的方式投入選舉,支持者舉著「本黨目標:德國最終必須分裂」、「再蓋一座圍牆」的不正經政見。他們所拍攝的競選形象廣告,諧擬1968年時候已經成為邪典的Afri Cola廣告,內容充滿各種挑逗、無意義的廣告詞,訴求那些「想要毫無意義浪費他們時間的人們」 。

「政黨」形象廣告:

Afri Cola廣告就可以看得出來,1968年時候生活在另類狀態、追求無意義、反社會的氛圍。而這支向Afri Cola致敬的廣告,也很惡搞的先選擇了色情影片平台YouPorn為發布的媒體,而非YouTube。這不知所云的廣告,另類的媒體操作,確實也引起媒體的報導,也因此臉書粉絲數目越來越多。

另一個吸引注意的原因是,「政黨」推出了一個特別的聯邦總理候選人:Serdar Somuncu。他是土耳其裔的喜劇脫口秀演員,其搞笑的演出,再次把「政黨」的惡搞程度推上了一層樓,他甚至還舉行了記者會發佈「影子內閣」成員名單。當黨主席Sonneborn被問到為什麼會推出Somuncu作為總理候選人時,Sonneborn答道:「在其他選擇黨(AfD)大行其道時,我們認為推出一個土耳其候選人是反制的好方法。而他是唯一一個跟我們登記的人。」確實,還有什麼能比推出一個土耳其裔的總理候選人更能嘲諷其他選擇黨強調的德國傳統價值呢?

另一個卡巴萊秀演員Nico Semsrott──曾獲得德國小眾藝術獎、巴伐利亞卡巴萊獎等各種藝術表演獎項,也是「政黨」的選舉名單候選人之一──為「政黨」拍的宣傳廣告也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果。他在影片中說,所有對政治不感興趣的非選民,不如就去投票給「政黨」,你覺得政治根本沒差,誰坐在國會裡面根本沒差,那就應該投給這個什麼都不在乎、唯一目的是惡搞的政黨。

Nico Semsrott拍攝的宣傳廣告:

從這個政黨推出的競選黨綱選出幾點,就知道其惡搞程度驚人:

  1. 正義:我們要求實行完全普遍的全體的正義,最少也得是社民黨主張的正義的兩倍量;必須用一切暴力來打壓那些抱怨遭到不正義的對待的人。為了強調正義的社會根本價值,漢堡SV職業足球隊未來每年必須降級,不管要降到哪裡去都好。
  2. 薪資正義:為了解決對於領導階層的性別薪資差異的無意義辯論,以後薪資應該與胸罩罩杯大小配套衡量。
  3. 立刻停止啤酒價格上漲。
  4. 停止動物試驗,動物就是用來感覺可愛以及用來吃的。一切有機產品,即日起都在頂尖運動員身上測試……。不過啤酒測試不在禁止之列。
  5. 基本知識測試:如果要進行退出歐盟公投、引入美國式總統選舉制度,就必須在選票上面增列3個基礎知識問題,例如「巴黎的首都叫什麼?」如果選民答對的題目少於1題,則該選票無效。
  6. 為難民收容數目設定上限:德國可以收容的難民數目應該要每年修訂,總量不得超過地中海所收容的數目。
  7. 支持菁英:廢止波隆那、學士、碩士大學學制,這些在英國脫歐以後我們都不需要。即日起所有大學學生都在國家全額資助下,安心的念15個學期書,可以培養對政治以及社會的興趣。15個學期以後我們再把他們送去生產線工作。
  8. 一切都是俄羅斯的錯:本黨要求,「都是普丁造成的」這個理由,也能在德國法庭上成為對不繳租金、火車誤點、交通事故、手機螢幕故障等等脫罪的正式理由。

「政黨」提出的政見:

這個政黨的存在及其競選手法,讓選民確實就像觀看一場Live政治卡巴萊秀,其政見也很像卡巴萊演員的語言遊戲,刺激選民思考現實政治中應該被思考處。例如直接自居為「政黨」,代言了一切政黨,豈不正傳達一個訊息:所有政黨其實都在惡搞,只是我們比較誠實;你們被他們惡搞了,卻不自知。

又例如,該黨強調我們主張社民黨兩倍的正義,諷刺社民黨以及其他政黨很喜歡講正義,可是正義到底是什麼,如何衡量如何落實?也許我們只在選舉時喊,選後大家便忘了這個議題。既然是要開空頭支票,那麼我們就來大開特開吧,不管你們答應選民什麼,我們一律給兩倍!

又例如一方面表示要支持菁英,無條件資助學生讀15個學期書,卻又在畢業後送到生產線上工作,諷刺當今的大學教育制度;要求收容難民人數不得超過地中海,諷刺每年無數難民喪生於此……。這些確實讓選民在看膩了大黨之間的政治語彙後,能夠會心一笑,並思及現存的社會問題。

這些年來每逢選舉,一個關鍵詞總是在媒體以及政論節目裏被提及:政治冷漠(Politikverdrossenheit)。這次選舉尤其是嚴重問題。各大黨均訴求提高投票率,盼政治冷感的選民也能去投票,以免將政治版圖讓給對政治狂熱的激進政黨支持者。在這樣政治冷感的氣氛中,可以想像這個黨確實獲得不少人注目甚至支持。也因此Semsrott呼籲那些不投票的人就投給「政黨」,這個本來很矛盾的說法竟然有些說服力。可是一個不能不問的問題是:當對政治厭煩的人為了表達抗議,便把票投給惡搞的政黨,政治就因此不再令人厭煩,或者,最終還是會變得愈來愈令人厭煩?(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