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淑菁/敢讓一歲寶寶爬上爬下的挪威幼兒園

在挪威的幼兒園,小小孩自行爬上爬下,訓練能夠生活自理的能力。 圖/路透社
在挪威的幼兒園,小小孩自行爬上爬下,訓練能夠生活自理的能力。 圖/路透社

跟在挪威工作的朋友到幼兒園接孩子,我很驚訝地看到他們讓一歲多的小小孩自行爬上爬下,訓練所有小孩子能夠生活自理的能力。幼兒園老師說:讓孩子學習獨立,是我們教育的宗旨。於是一歲的孩子,就開始訓練自行進食,縱然吃完之後滿地食物,也不能剝奪她/他們學習機會。

「玩」成為重要的學習歷程

挪威幼兒園裡面就是「玩」,所有的大人都在跟小朋友一起玩。「玩」成為重要的學習歷程,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制式教學,但卻更重要、更有趣,不在那麼小的年紀,就壞了小朋友的學習胃口。

當然,這個國家對教育也是下重本的——幼兒園小班的師生比是1:3(三個小朋友就要配一個老師),大一點孩子的班是1:5,還有許多打工的助理老師,像大朋友似的,在幼兒園各角落跟著小朋友一起玩。

「玩」在北歐國家教育過程才是主流。這種「玩」不是台灣家長想像的「玩」,而是能夠創造出探索、正面經驗的學習。週四、週五的挪威,走在路上、經過公園或博物館,常見到小朋友在外面上課,或中學生的戶外參訪,遊玩、戶外學習成為課程重要的一部份。

一次走著走著,就走進森林,見一小群學生自己跑上山來,覺得非常有趣。在一個可遠眺的小平台上,恰巧三、五學生在那邊休息。學生們有點靦腆,但我感覺出他們對我的好奇,就主動跟他們聊起來。原來是小學三年級的小朋友,學校就在附近。這些學生大致都能使用簡單英文聊幾句,其中一位英文特別好,因為父親來自英國。

我問他們老師呢?他們說在前頭。跟他們走到一個涼亭,見到體育老師跟一些學生已經在那邊了,也趁機跟老師聊聊挪威教育。這位老師說他們一週有兩次體育課在戶外上,一次一個半小時。此外,每年都會安排學生在山裡面健行兩天,學生要自己揹兩天的裝備完成野外課程。

體育老師說,戶外課在挪威相當重要,因為「只有先了解有關於山野的知識,才能尊重自然,這是挪威教育的精神之一。」他們接著要上課,那天要認識植物。我不多聊,繼續往上走了。

走在路上、經過公園,常見到小朋友在外面上課,遊玩、戶外學習成為課程重要的一部份。...
走在路上、經過公園,常見到小朋友在外面上課,遊玩、戶外學習成為課程重要的一部份。 圖/美聯社

教師作為學習觸發者

朋友的先生是在挪威工作的瑞典人。一次吃飯時,談到他們被教育的過程,以及對北歐教育的觀察。他說:雖然北歐各國之間仍存在著差異,但北歐教育有一個共同理念──Teachers are guiding you, not teaching you(北歐的教師是要引導你,而不是教導你)。我說:這麼說來,或許teacher這詞要改成guider了。

當我將這一段貼在群組時,有朋友說:facilitator(協助者、觸發者)或許更好。沒錯,兩週後我飛到芬蘭,這詞彙在9月初芬蘭的教育研討會又出現了。有一群工作人員名牌上就寫著facilitator,而我作為一個參與者,則是學習者(learner)的角色。

有趣的是,芬蘭教育研討會各場次的帶領者中,大學教授、政府官員等具有頭銜的人反而很少,更多的是教育相關企業人資部門人員、非營利組織、對特定議題有興趣的學生團體等。

每個人都是知識的提供者

每個人都可以是學習觸發者,是北歐社會福利國家的教育精神。在2017年8月底挪威奧斯陸大學舉辦的性別研討會,第一天早上就安排了40分鐘的文化晨行(cultural morning walk),帶領與會者領略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Aula)重要集會廳整間的孟克(Edvard Munch)畫作。

一開門,就是一個大震撼。中間偌大的太陽是文藝復興的啟蒙概念,教育就像太陽一樣、照亮每個黑暗角落,更是啟發智慧、培養思考能力的歷程。但誰來教呢?很抱歉,不是大學裡面的教授,而是從勞動者、從母親(也隱喻mother nature)、從大自然學習所謂的知識。其實這是挪威教育的精神。另外,母親在大自然中自然哺乳,不需遮掩,也深具意義。

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Aula)重要集會廳整間的孟克(Edvard ...
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Aula)重要集會廳整間的孟克(Edvard Munch)畫作。 圖/路透社

有亞洲父母希望孩子可以跳級,學校不准

北歐與亞洲對學習的想像非常不同,也讓一些在地的亞洲移民父母們陷入孩子學習的焦慮中,擔心孩子會「玩」掉競爭力,因此想辦法讓孩子多學一些她/他們想像中的知識。

餐桌上,跟朋友們談到北歐社會的平等信念原則,是否可能漏接了天才?在北歐,少數天才或許覺得無趣而輟學,因此有些亞洲父母希望孩子可以跳級,挪威的學校卻不准!我想校方有其教育理念下的考量。

從多元智能的觀念來看,某方面智育上發展的天才,可能在許多能力上是發展遲緩,例如社交能力(social intelligence)、文化能力(cultural intelligence)等。另外,在台灣的另一個脈絡是真、假天才的問題──部分「天才」可能是被製造出來的,靠的或許是不斷的練習與努力,但可能忽略了其他能力的發展,包括溝通、協調、憐憫等。

一些家長可能對孩子跳級覺得相當光榮,不斷對外人介紹自己「優秀」的孩子。然而,跳級對學生的發展真的好嗎?

北歐家長在教育中的角色

北歐家長在教育中角色應該是與台灣教育環境差異最大的部分之一。在台灣,哪個幼兒園敢讓孩子自行爬上爬下的?我問朋友:這裡的老師怎敢讓小朋友隨便爬來爬去,有時還可能摔得鼻青臉腫,不怕家長告嗎?

朋友說:那是彼此之間的一種信任。或許也是對專業的信任,只要不危及生命安全,小朋友學習過程中跌跌撞撞是可以理解的,家長也不會大作文章。這是北歐教育的社會文化氛圍,也是台灣想進行教育改革最缺乏的部分。台灣的家長有時成為老師教學過程中額外的負擔,而非支持,讓許多熱情的老師心力交瘁,只能力求自保。

這兩年跟北歐的接觸,我慢慢清楚,北歐父母不是善於放手,而是本來就覺得「哪有什麼?」「有什麼危險?」「有什麼關係?」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孩子自然學會獨立,他們不需要掙扎於放手與否,因為一開始就讓孩子自己走。沒有「牽」,哪來的「放」?有些台灣父母從來就抓得緊緊的,甚至有點神經質了,對這樣特質的父母而言,放手的確是一門很大的功課。

過程中我也想到,自己成長於父母輩沒時間理我們、於是被迫提早獨立成長的鄉下,大自然的元素加上要求獨立長大的環境,這樣的成長過程,好像還有點北歐味呢。(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沒有「牽」,哪來的「放」?有些台灣父母從來就抓得緊緊的,甚至有點神經質了。 圖/...
沒有「牽」,哪來的「放」?有些台灣父母從來就抓得緊緊的,甚至有點神經質了。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