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周平/教育部如何成為高教亂源?

台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教育部長的人事更迭快速,平均每位部長的任期只有一年多,而他...
台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教育部長的人事更迭快速,平均每位部長的任期只有一年多,而他們在任內的重大政策大多缺乏深思熟慮、繼任者則缺乏貫徹前任政策的意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充滿爭議的台大校長遴選和任命案懸而未決的當下,已有兩位教育部長在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內相繼下台,這不僅僅透露出兩位部長個別的人格特質、道德操守或辦事能力難擔大任,也顯示出近來各方政治角力對教育介入的惡性循環。

但筆者認為,用個人化歸因和眼前的近因,來理解教育部長職位的高流動性,只是見樹不見林的一偏之見,我們實有必要更宏觀,更放長歷史縱深地來檢視之。

三次政黨輪替如何扭曲教育價值

首先,20多年來,台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教育部長的人事更迭快速,平均每位部長的任期只有一年多,其中任期最短的就是吳茂昆的41天。如果我們回溯這十多位短命部長時,可以發現他們在任內的重大政策大多缺乏深思熟慮、繼任者則缺乏貫徹前任政策的意志。

高教政策為例,如廣設大學、高教系所評鑑、頂大計畫、教學卓越計畫、玉山計畫、深耕計畫、私校轉型退場條例、教師待遇條例等,率皆倉促成案,導致錯失公共審議以建立共識的契機。

沒有共識的政策,不但難以獲得公民社會心悅誠服的支持,更讓每一次部長更迭時的下一位接任者,對前任推出的政策,不僅無法產生延續甚至強化的決心,反造成意興闌珊的勉強應付或自行其是的扭曲和誤解。這樣的惡性循環不斷出現,使得每個政策都缺乏執行上的有效性,殊為可惜。

其次,即便部長更迭快速,但在長期演進的過程中,我們卻也可以看到台灣高教政策,在歷任部長的接力執行下,浮現一個具有延續性的價值扭曲,那就是,一步步遠離高教公共化的目標,快速朝教育市場化、商品化的道路前進,這儼然是台灣高教的不歸路。其所造成的傷害是,大學向企業俯首稱臣,沿用企業管理的手段,特別是以量化的關鍵績效指標(KPI)來全面監控大學中的教學、研究、服務和學習,這造成大學自治和學術自由的徹底淪喪。

KPI對大學的嚴重傷害

宏觀的層次來看,各大學為了爭取各類競爭型獎補助,而衍生出學官兩棲或產學通吃的學閥或門神集團,使關係人脈的經營超越了學術專業。此外,各大學為了應付來自最高教育行政體系的績效監控,索性透過法規將校內全面行政化,而行政凌駕教學,更讓大學院、系、所,乃至個人教師的自律性被他律性所取代。缺乏自律性的學術場域,各類違法、違背學術誠信的事件層出不窮不足為奇。

從微觀的層次來看,教育市場化和商品化的邏輯穿透到了大學中的互動關係和人的內心世界。從此,師生的教學互動少了真誠性和可理解性,卻多了相互間的權謀、策略或理性計算。個人層次上,為了爭取個人資源和利益的最大化,教師的研究、教學和學生的學習決策,都朝短視近利、短期速成和物質化積累的方向傾斜。更糟糕的是,這套教育政策主導的全面行政化,讓每個學術人都被抽乾了內在的價值、信念和理想,而只剩下徒具形式的工具理性行動判準。此外,在手段與目的錯置的情況下,更誘發了一種陽奉陰違、虛情假意的行事風格。台灣高教最嚴重的風氣敗壞,莫此為甚。

缺乏教育理念卻又抱殘守缺的形式理性、工具理性和目的理性,不但使得大學各層級都充塞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扭曲價值觀,更讓台灣的最高教育主管機構本身充斥著官僚主義的事務官,他們在制度化的惰性中,以最拙劣的績效主義課責手段來要求自己和大學。結果,教育部和大學一同共謀出以年為成效評估單位的帳面數據,並以此為滿足。對於大學社會責任、學生公民素養、教師學術自由等,都只剩下作為美化業績時的華麗詞藻的功能,是否能真正落實,從來就不是首要目標。

請拿走新部長的絆腳石

20多年來,教育部作為一個極度官僚化、績效主義化的系統,已然成為政權快速更迭、人事屢屢變遷中,唯一不變的超穩定結構。可預見的未來,這個墮落結構將更加穩固並更具滲透性,它將成為每一任新部長任何可能的新作為的絆腳石。

我們寄望新任的教育部長,必須斬草除根,首先認清台灣教育最大的沉淪力量,就是教育部本身的官僚系統。從歷來的政策執行來觀察,教育部的司長、科長、專員等,顯然是一群沒有教育理念和價值觀的機會主義者,他們輕易地將教育和量化績效指標畫上等號,讓教育不可化約的多元價值和默會向度,遭到壓抑和扼殺。徹底消滅這股保守力量,或許將成為新任部長最重要的政績。反之,任何人擔任新任部長都將了無新意,只能繼續複製沉淪。

此外,針對台灣高教最大的扭曲,意即行政化和市場化的全面滲透,我們期待新任部長能夠撥亂反正,將高等教育政策轉向公共化的目標。這對於公私立大學的學術風氣、教師的教研和勞動條件、學生的學習和經濟負擔的正向改善,都是非常關鍵的力量。唯有向公共化傾斜的教育政策,才能扭轉目前已然非常嚴重的資源分配不正義、階級兩極化、學術庸俗化、學閥孳生和學術勞動者異化的亂象。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