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怡/暴力背後有其因?美國康州小學濫殺事件調查報告

2012年,美國康乃狄克州新城鎮山迪胡克小學發生槍擊案,20名孩童及6名女性教職...
2012年,美國康乃狄克州新城鎮山迪胡克小學發生槍擊案,20名孩童及6名女性教職員被殺害。 圖/美聯社

2018年7月3日,小燈泡案兇手王景玉二審仍舊判無期徒刑,使台灣關心精神病患犯罪問題的人士,對於如何避免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走向犯罪之路,更感覺有討論的必要。

事實上,精神病患人權的維護,只有透過更多關於精神病患教養、照護實況的了解,才談得上具體的防範措施。

單純就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而言,澳大利亞在一個長達25年、控管人數達2,800人的研究中發現,在監人犯罹患該症者,比一般人犯從事暴力犯罪的比例多4.5倍;該研究顯示,8.2%控管中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曾從事暴力犯罪,而一般人犯該比例為1.8%。另外一項長達13年的美國研究,則顯示少於0.2%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曾犯下殺人罪。

縱然兩份報告的結論南轅北轍,共同的部分是:嚴重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如出現幻覺、妄想、思想混亂、行動躁進等情形,較易從事暴力犯罪。假設能夠儘早獲得積極治療或社會支援,暴力犯罪的比例會降低5%-10%。

基於保障罹患各種精神疾病犯罪者的醫療人權,以及他們從事犯行之後有相當高比例自殺,或是與他們有相關法律責任的人仍牽涉民事求償等等,他們的醫療記錄與成長經過,細節公開的例子幾乎沒有,因而大眾無法了解犯罪者曾接受過何種教育、醫療或社會支援,做為鑑往知來之用。美國的亞當藍沙(Adam P. Lanza,以下簡稱藍沙或AL)案可說是個例外。

康州山迪胡克小學校園濫殺事件

藍沙2012年在美國康乃狄克州新城鎮(Newtown)犯案。他先在家裡以步槍殺害睡眠中的母親,然後於早上9點半開車抵達他小時候曾就讀的山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在11分鐘內,他以母親擁有的自動步槍,開了156槍,殺害20名孩童及6名女性教職員之後飲彈自殺,當時還未滿21歲。

這是美國至今傷亡人數第二高的校園濫殺事件,也是美國刑事犯罪史上單獨一人從事濫殺案中傷亡人數第四高的案件,對美國的槍械管制立法與執行,產生關鍵的影響。

2013年11月,康州檢察處公布偵查報告,落實該案是藍沙一人所為,是他單獨預謀的行動,但是為何他挑選山迪胡克小學6到7歲的孩童下手,動機不明。

2014年11月21日,康州的兒童權利促進會(the Office of Child Advocate)公布了另一份報告,說藍沙有亞斯伯格症(泛自閉症障礙的一種),青少年時代即出現憂鬱症、焦慮症及強迫症的症狀。然而無論哪一種症狀,都不足以推斷會導致他日後的濫殺行為。

兒童權利促進會的這份報告指責藍沙曾接受中小教育的新城教育學區,由於藍沙異於常人,就貿然同意讓他離開公立教育體系,且未持續規勸他的父母接受更多醫療與社會支援,對他後來的人格發展與有過失,因而在教育圈及輿論界引起震撼。

而更引起爭論的,是早在康州兒童權利促進會的報告公布之先,藍沙的爸爸彼得藍沙(Peter Lanza)打破沉默告訴媒體:藍沙犯案前的那兩年,藍沙媽媽拚命阻擋他和藍沙會面。按照他與前妻在藍沙16歲時的離婚協議,藍沙爸爸有每週探視權,直到藍沙18歲時,他還常有機會和藍沙見面,但最後這兩年,他連電子郵件都聯絡不上藍沙。

後來他發現雖然前妻與藍沙住在一起,彼此之間也是以電子郵件聯繫,因而推論,藍沙已單獨一人自囚在家長達兩年,而且,透過種種跡象回想,即使他有機會見到兒子,「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把我幹掉」。

兒童權利促進會的調查報告

康州的兒童權利促進會,一如美國其他州所成立的兒童權利促進會或兒童與少年權利促進會,組織的法源是2004年通過的《兒童照護與保護法案》,由國會授權成立並監督。它的成員是專長在兒童權利理論與實踐的社會賢達,任務是宣導兒童權利,提醒公眾注意遵循兒童權利法規,並對特殊案例提出及時的協助。

這份由康州兒童權利促進會提出的《Sandy Hook小學槍擊事件報告》長達114頁,對案主亞當藍沙(報告中簡稱AL)的求學、就醫情形,有超乎尋常的縝密調查,並對相關單位做出具體建議。為方便讀者對該案做通盤了解,將其報告的摘要部分全譯如下:

2012年12月14日,星期五,康州及全國對於發生在Sandy Hook小學的槍擊事件備感震驚。事件中,有20名孩童及6名教育人員被射殺身亡,兇手AL在進行學校射殺之前,已在家中將母親射殺身亡,並在事件後自殺。慘案發生後,康州政府與聯邦執法單位隨即展開調查,以了解導致該案發生的相關狀況。

2013年1月30日,康州兒童死亡事故調查專門小組(the State Child Fatality Review Panel,簡稱CFRP)檢討突如其來的兒童死亡案例,責成兒童權利促進會調查該案,調查焦點在於重蹈AL的人格發展歷史,希望藉此對於公共健康事宜能夠提供建議。

康州兒童促進會在多位顧問及作者的協助下,根據CFRP的指示,對下列各項疑問展開檢討:

  • AL從出生之後到犯下該案之前,他的精神健康發展及他與社會接觸的歷史。
  • AL的教育記錄,包括他所曾提出之需求與學校所提供服務的正式文件。
  • AL從孩童到成年的醫療歷史。
  • 與特殊教育及記錄保密相關的法令,以及這些法令和相關專業的義務與實踐之間的牽連。

康州兒童權利促進會隨即開始全面的蒐集相關記錄,對AL的一生進行檢討,蒐集項目包括:AL的醫療、心理衛生與教育記錄,以及警察及司法單位未刪略的完整記錄。他們閱讀數千頁文件,與司法單位及康州兒童死亡事故調查專門小組進行會商,展開訪談,再經過大規模的研究,才整理出最終報告裡的發現及建議。

1995年萬聖節,3歲的亞當身穿骷髏衣參加慶祝會。當時他的父母已發現他不是一般小...
1995年萬聖節,3歲的亞當身穿骷髏衣參加慶祝會。當時他的父母已發現他不是一般小孩。 圖/取自美國FRONTLINE節目

調查報告的主要發現摘要

康州兒童權利促進會的調查報告,有37項主要發現,其摘要全譯如下:

  1. AL在幼年期已有顯著的發展困難,包括溝通與感覺障礙,社交遲緩及重覆行為。他將近3歲時,參與新罕普西州(譯註,AL早期居住地)的「0到3歲早療計畫」,曾談到要接受學齡前的特殊教育服務。
  2. 位於康州新城(譯註,AL在1998年後的居住地)的公共學校,在AL小學階段,曾提供他若干教育服務,可是服務範圍有限,且公共學校並未發現他有溝通、情緒與社交方面的缺陷。
  3. AL社交的情緒問題,在四年級之後增加。
  4. AL很小便沉迷於暴力,他的寫作中常出現關於暴力的、非常具體的描繪,可是學校當局及他的父母並未特別針對處理。
  5. AL的焦慮開始進一步影響他的就學,在他八年級時,被安排為「在家教育」(homebound),由學校經由計畫幫助他在家學習。該計畫,是為了幫助那些身心障礙太嚴重,即使提供支援與調適之下仍無法就學的學生所設的。
  6. AL在13歲至15歲之間,曾幾度與社區的精神科醫師諮商,但是沒有留下任何醫療記錄。經過與學校的簡短通訊,該精神科醫師支持AL媽媽的意願,使AL在八年級時退學。
  7. 該學區對於AL的在家教育,整個學年僅做了些微監督。
  8. AL在14歲時(九年級)曾接受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評估觀察,已預見AL不去學校上課以及當時為他做的安置策略,並沒有針對他的根本需求,長久下來,將會使他的生活品質惡質化,失能及陷於孤絕。
  9. 醫療與教育記錄顯示,AL已確診為泛自閉症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有焦慮症及強迫症。
  10. 紀錄指出,AL爸爸在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確診後,曾為AL尋求醫療、適合的共同照護以及教育計劃。
  11. 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建議AL接受全面的特殊教育支援、持續的專家諮商,以及與AL日常生活結合的嚴格醫療支援,卻大部分未獲聽從。
  12. AL抗拒服用抗焦慮及強迫症的藥,顯然AL媽媽也贊同。根據紀錄,AL不肯接受自己是亞斯柏格症,未必能夠理解服藥治療對他的益處。
  13. AL確診之後,他的教育方案並未將他失能列為考慮,且未遵守為教育泛自閉症障礙或情緒困擾學生所設的指導方針。
  14. 雖然AL在家教育的初步成績不錯,他十年級時,學校寬容他學校上課,但是他的進步停頓得很快,在那年春季,AL已不再去上大部分課,而回復到和老師做個別教學。
  15. AL的父母(以及校方)顯然以為他天賦異稟,而他在高中時,校方也迎合他對學科的需求。實際上根據他在高中區所做的心理測驗,AL的認知能力表現一般。
  16. AL一方面獨自進修,一方面透過個別教學以及在當地大學修了一門課,終於高中畢業。
  17. 記錄顯示,學校當局一方面在乎AL的學業表現,而另一方面卻不智的配合AL媽媽的偏好,以教育方案來安撫AL,沒有注意到對AL與人群相處時的情緒進行支援,提供相關的服務,只是一味同意AL的獨立進修,讓他在17歲提前高中畢業。
  18. 在2008年之後,AL父母顯然並未再帶AL做心理衛生治療,而2006年之後,在AL的教育及醫療紀錄上,再也看不到心理衛生單位對他持續治療的資訊。
  19. 雖然焦慮症與強迫症對AL極度傷害,他的父母可能並不理解精神疾症對於AL的失能有那麼深的影響,以及他需要持續的支援。
  20. AL在13歲至17歲間小兒科的就醫記錄,記載著他的強迫行為、體重明顯過輕、精神診斷,以及喜歡宅在家或自修,但是未清楚強調他需要心理衛生方面的協助,而且通常記載著他在中學時代完全沒有接受精神治療,或服用這方面的藥物。
  21. AL成人後的醫療記錄,並未提到持續精神治療的診斷,或相關人對此有覺知。
  22. AL在世的最後幾年,精神狀況逐步惡化,以致幾乎與社會隔絕。
  23. AL在2010年停止和他父親聯絡。他父親在2010年與2012年之間數度寫給他電子郵件,希望去陪陪他,他一概未回信。
  24. AL變得對濫殺越來越有興趣,網路上有很多這種狂熱份子,他們對他鼓勵有加。他以電子郵件和他們聯絡。
  25. 審讀AL這段期間的電子郵件,雖然有時出現憂鬱及自殺念頭,並沒有顯現脫離現實的精神疾病症狀。
  26. AL多年來與他的父母以練靶做為休閒活動,手邊持有若干槍械及可以做連續射擊的大容量彈匣(譯註,多可容上百發子彈),甚至在他精神狀況惡化的青春期末期亦如此。
  27. 在AL精神衰退的日子,他媽媽注意到他似乎很沮喪,也不肯離開房子,但並不很確定是不是他的家人曾想到他有自殺可能,或曾採取行動禁止他接觸槍械。
  28. AL去世時有厭食症,他身高6英呎,卻只有112磅,報告撰寫人無法確定他媽媽是否覺察到他的飲食能力或習性有問題,或是這段期間他已瘦得不成人形。
  29. 2012年,AL警覺到媽媽說要搬離他們當時居住的地方,或許因為要離開他的「安樂窩」激怒了他,他才計畫了該年12月14日的Sandy Hook小學大屠殺。
  30. AL的一生,儘管他明顯需要心理衛生評量及治療,得到的幫助卻極少。在幾位他求診的專業人士中,只有耶魯兒童研究中心似乎了解到他問題嚴重,他需要持續性的心理衛生和教育支援,以及他的強迫症迫切需要醫療。
  31. 本報告認為,教育和心理衛生體系對於AL的病情惡化,反應很弱且有過失,他們沒能醫治AL的精神疾病。然而這與後來所發生的、可怕的Sandy Hook小學濫殺事件,並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32. 本報告所呈現的AL之動態發展,只顯出兒童的教育、生理健康、心理衛生體系,都在自掃門前雪,值得關切。
  33. 本報告發現,對於患有多重發展失調及心理健康失調的孩童,甚有必要協助父母來理解及處理孩童的需求。
  34. 聯邦政府做過查核,證實很多州在面對已確診為泛自閉症障礙的年輕人時,非常缺乏讓他們能夠順利轉型的有效服務。
  35. 雖然本報告的焦點是教育、生理健康與心理衛生,但報告撰寫者承認,致命的武器及大容量的彈匣在慘劇中是顯著角色,在美國的濫殺事件中,共同點就是槍械彈藥的易於持有,應該被視為關鍵的公眾健康議題。
  36. 一般而言,患有泛自閉症障礙或具有嚴重焦慮症及強迫症傾向,因而預謀暴力行動的案例,即使程度遠不及AL的犯罪,都非常罕見。通常這些精神疾症的患者會將情緒內在化(也就是會感到苦惱,或不知如何適從,在社交方面動輒得咎或表現笨拙,有時候會不小心或故意傷害自己),而不是外部化(也就是兇暴得足以傷害到別人)。以AL而言,他有嚴重的惡化到內部化的那一面,也有非典型的沉迷於暴力的那一面,加上他能夠取得致命的武器,終釀成濫殺事件。泛自閉症障礙或其他精神問題,都不是使他成為殺手的原因。
  37. 本報告寫出AL的精神傾向與越來越大的壓力,並非表示這些因素加總起來就無可避免的會去濫殺。本報告並無法充分解釋AL為何會沉迷於濫殺,以及他如何或為何將他的沉迷化為行動。到最後,他也只能承擔起這樁暴行的責任。

▍下篇終結悲劇:美國康州小學濫殺事件調查報告

(作者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這是美國至今傷亡人數最慘烈的校園濫殺,也是美國刑事犯罪史上單獨從事濫殺案中傷亡人...
這是美國至今傷亡人數最慘烈的校園濫殺,也是美國刑事犯罪史上單獨從事濫殺案中傷亡人數第四高的案件。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