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r. Broker/法規開放移工自由,他們就真正獲得「自由」了嗎?

外國勞工因為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提出「自願性離職」的後果,有很大機會是被迫返回原國...
外國勞工因為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提出「自願性離職」的後果,有很大機會是被迫返回原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與印尼雙方勞動機關的首長,日前在台北見證了台印雙方簽署「招募、安置及保護勞工備忘錄」,並針對包含薪資、引進、管理等多項在台印尼移工相關事務進行討論。依據中央社在會前的報導,預期討論的包含印尼方所提出的「調高在台印尼家事類移工薪資」等項目,與台灣方所提出的「支持移工抵台工作前通過中文檢定計畫」等議題。

而依據勞動部會後的新聞稿,雙方在會議中,針對「持續討論提高家事類移工薪資」等五項議題達成共識,乍看之下是個堪稱完美的結局。但有部份在會前預計討論的議題,卻未見於會議結論。其中一項就是移工界長期所訴求的「移工可自由轉換雇主」,也是本文討論的主題。

這場會議中沒有共識的議題也不只這一個,何以需要特別討論「自由轉換雇主」?這要從去年的移工公投說起。

2017年下半年,台灣移工聯盟發起了「移工公投」,訴求「家庭看護工納入勞基法保障」「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與「自由轉換雇主」。在三個多月的投票期中,有1萬餘名移工與1千餘名台灣公民參與投票,三項訴求的支持人數皆超過1萬人。

以這三項訴求檢視會議結論,在「家庭看護工納入勞基法保障」部份,印尼方提出「提高家事類移工薪資」的訴求,希望將最低薪資由目前的每月新台幣17,000元提高至19,000元,雖然對數額尚無共識,但雙方已協商未來提供資料並納入討論;「廢除私人仲介」部份,雖然台印兩國皆未提出,但雙方同意將對兩國仲介業者超收費用情形加強查處。比起前兩訴求取得不同程度的進展,何以「自由轉換雇主」卻在結論中隻字未提?

為什麼不能「自由」?不能「自由」會有什麼影響?

目前依《就業服務法》第46條第1項第8款至第11款來台工作的外國人,依同法53條第4項,只有少量例外才能轉換雇主(同法第59條)。這個制度所產生的影響在學界已經有不少討論,包含相當程度強化勞資關係的不對等(勞方在談判上更弱勢),還有「生產」了失聯移工等問題。

來台灣工作的外國勞工面對無法適應的工作時,因為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提出「自願性離職」的後果,有很大機會是被迫返回原國;加上離職是由勞工所提出,回到原國之後獲得仲介退款的機會更低,這意味著當初付出的仲介費將會付諸東流。在這些考量下,「失聯」成了移工的選擇。

成為失聯移工會比較好嗎?學界的研究提供了一些視角。有部份移工找到了更好的工作,碰到善待勞工的雇主,獲得更高的薪資等。這些雇主可能受限於法規,無法合法申請引進外國勞動力,才冒險僱用失聯移工,或者因為招工困難、怕被舉報,他們願意提供更好的勞動條件來吸引失聯移工。但也有一部分移工因失聯身份,遭受到雇主的不平待遇、較差的工作環境與勞動條件,不接受的下場,則是離開台灣而噤聲。1

圖為2017年9月,台灣移工聯盟要求修改就服法53條,讓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 圖...
圖為2017年9月,台灣移工聯盟要求修改就服法53條,讓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自由」看起來利大於弊,為什麼台灣政府不開放?

從前一個段落看起來,開放「自由轉換雇主」即將迎來光明的勞資關係,也將降低失聯移工人數,到底有什麼理由不開放?

事實上,這並不見得是利大於弊。假設現在馬上實施了「自由轉換雇主」,移工可隨時由原雇主處離職,而依目前轉換雇主的規定,外國人需要在60天內轉換至新雇主,否則就必須出境。但移工容易找到新雇主嗎?

目前找新雇主的管道,大抵上是就業服務站、仲介與社群網絡(親友介紹或社群媒體),在語言隔閡的情況下,以一己之力找到新雇主並非易事。此外,依據過去移工在契約即將期滿時失聯的情況來看,預期在60天轉換期將屆滿前,移工失聯的情況會更惡化。

60天轉換期可不可能延長?應該延到多長?120天?180天?240天?類似的問題在轉換期即將結束之前依舊會發生。另一方面,原雇主在原移工轉出以後,可以在近乎零空窗期的情況下,直接聘僱「在台但已轉出」的新移工,或等待較長時間由海外重新引進。

以目前雇主聘僱移工的低廉成本來看,開放後將加速提高在台的移工人數,但在移工尋找新雇主不易的情況下,移工無論在轉換期滿返回原國,或在轉換期屆滿之前失聯,都不是美好的結局。從這個角度來看,現在開放「自由轉換雇主」將提高失聯移工人數,也無助於更健康的勞資關係。

那麼,可不可能直接從根本上消除「失聯移工」的非法地位,也連帶解決轉換期的問題?這個討論需要先概略了解台灣的移工政策。

「失聯移工」的存在,起因於台灣將境外勞動力視為「補充性勞動力」,只有在無法招募到本國勞工時,才由境外引進移工補充。移工來台之後「失聯」,離開原許可引進的工作崗位,轉從事其他許可外工作,意味著原應補充缺工的勞動力,流向其他未開放引進移工的產業,影響了本國勞工在該類產業的工作機會。

雖然我們都明白在現實生活中,失聯移工相當程度地紓解了台灣未開放引進移工產業的缺工壓力。但若放任失聯移工人數恣意攀升2,則意味著本國勞工將逐漸遭受衝擊,首當其衝的將會是目前在未開放引進移工產業中從事勞力密集、非技術性的本國勞工。他們更容易被這些合法的失聯移工所取代,但他們卻是台灣的就業者當中,最弱勢、最需要工作的一群本國勞工,失聯移工合法化將更令他們的處境雪上加霜。

「自由」真的一無是處?可能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出現

「自由轉換雇主」難以達到預期效果的關鍵,在於目前「市場與資訊不夠自由」。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政策開放了,對移工的差異並不大。

不自由的原因包含了前文所提到的語言隔閡,與另一個關鍵——仲介。這些仲介獲得雇主的委託辦理移工引進事務,手上掌握了移工名額,有部份仲介在目前移工被釋出或三年期滿欲轉換雇主時非法收取買工費,這些都讓「自由轉換雇主」無法產生預期的效果,反而製造了更多問題。

但我們的確正在進步,回頭檢視勞動部的新聞稿,共識中有一項是提高印尼移工的中文能力,對於移工融入台灣有正向的幫助,而且台印也都同意加強對仲介超收費用的查處。事實上,移工的中文能力提高以後,更可能在現行制度下直接找到新雇主,進行三方合意轉換,進而降低對仲介的依賴;而加強對於仲介超收費用的查處,也將有助於更健康的仲介產業環境,避免劣幣驅逐良幣。這些措施都可以讓市場有更正面的發展。

12月14日,台灣與印尼雙方勞動機關的首長,簽署了「招募、安置及保護勞工備忘錄」...
12月14日,台灣與印尼雙方勞動機關的首長,簽署了「招募、安置及保護勞工備忘錄」。 圖/取自勞動部官網

邁向「真.自由」

我們(或政府)接下來可以更做點什麼?在由雇主、仲介與移工所組成的勞動力市場中,我嘗試拋磚引玉提出可能的方向:

  • 第一,既然仲介在短時間內有存在的必要,那應該讓仲介市場更透明,雇主與移工能在資訊更對等的市場中選擇符合自己需求的服務,藉由市場的良性競爭,淘汰不適任業者,並真正落實「加強查處」。
  • 第二,優化轉換雇主專區或提高語言友善程度,讓已被釋出或希望轉換雇主的移工可以在專區內直接獲得有招募移工需求的雇主資訊。
  • 第三,引導雇主擁有正確的意識,雇主應清楚了解聘僱移工的過程中,任何決策需要面對的風險與承擔的後果。

台灣是一個與國際高度互動的地方,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建立對各國人都友善的環境,在通往這個目標的路上,任何形式的偏見與歧視都應該避免。除了許多NGO、媒體、學界長期以來所呼籲避免「視移工為二等人」的偏見,同時也應該避免「移工都弱勢被剝削,雇主仲介都強勢」的印象。這些印象可能來自於媒體界或出版界所製作出版的許多報導與書籍(並一再強調這些不是個案)。但事實上,移工與雇主的議價能力誰強誰弱,影響因素涉及了法規制度、勞動力市場、勞動條件(薪資等)、原國國籍等,這些因素複雜地交織在每一段勞資關係中,型態與程度也不盡相同。

我肯定這些報導或書籍所描述個案與故事的存在事實,但不該在面對每個類似爭議時都預先置入「某方弱勢」的既定印象。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偏見,都一再強調了移工與社會的界線,讓移工更難融入台灣,也讓台灣離建立一個對各國人都友善環境的目標更遠。

勞資關係一直是難解的習題,牽涉移工(不同國籍)與仲介(代理人)讓這個議題更趨複雜。我們需要更深入了解過程中各行動者的需求,甚至是投身其中、參與嘗試、從執行獲取經驗,才有可能找出真正更適合的改善方法,共同走向更進步的未來,而非拒絕了解移工仲介過程、只要看到移工相關報導就腦充血般地當個「盡責」的酸民。畢竟在新南向的大環境氛圍下,東南亞成為政治正確的話語,加上移工的弱勢形象,與「東南亞」「移工」站在同一立場,瞬間滿足了對國際化與正義感的渴望。

但酸過水無痕,不會對進步有任何助益,充其量只是廉價的同情,並讓真正願意投入嘗試和改變的人心寒而已。請別在台灣修正錯誤時扯後腿!3

(作者畢業於移工研究相關系所,為具產業移工、產業移工雇主、移工仲介經驗,但目前待業的不文藝微中年。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我們需要了解各行動者的需求,甚至是投身其中,找出真正更適合的改善方法。 圖/聯合...
我們需要了解各行動者的需求,甚至是投身其中,找出真正更適合的改善方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見藍佩嘉〈合法的奴工,法外的自由:外籍勞工的控制與出走〉(台灣社會研究季刊64期)、王宏仁、白朗潔〈移工、跨國仲介與制度設計:誰從台越國際勞動力流動獲利?〉(台灣社會研究季刊65期)、顧玉玲〈跛腳的偽自由市場:檢析台灣外勞政策的三大矛盾〉(台灣人權學刊2卷2期)。
  • 目前失聯移工人數約5萬人,見勞動部統計處「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行蹤不明概況」。
  • 借自張雅鈞〈別讓台灣因為移工議題成為第二個美國〉一文結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