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林深靖/韓國瑜的重商主義懷舊風

圖/高市府提供
圖/高市府提供

高雄新任市長韓國瑜將是新世代的「重商主義」的代表性人物。看似先進,其實觀念是300年前的。

禿子是月亮的朋友,傻子不是

就任前夕,他接受經濟日報專訪,首先自我表白:「非常渴望做一位讓高雄發財的市長」,他承諾要「號召海內外企業到高雄投資,賺取金山、銀山。高雄市政府會做企業的靠山,只要不汙染,任何事情都可以談。」

18世紀是歐洲重商主義最發達的時候,英文mercantilism源自拉丁文mercari,原意就是經商,讓商品流通。就政府的任務而言,就是要為商人服務,積極搞活貿易,擴大稅收,積累貴重金屬,創造國家財富。古典經濟理論上,自由貿易是其精神核心。韓國瑜做為選戰殺手鐧的口號——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直白,簡單,本質上就是重商主義的懷舊風。

台灣這幾年的政治,分藍綠,爭本土,高唱台灣人意識。上層人士官位流轉,論資排輩久了,忘了老百姓是怎麼過生活的,忘記生意人不能沒有生意,於是,韓國瑜一句懷舊口號,居然就像《望春風》一樣,「心內的琵琶」被彈響了,意愛郎君就此浮現。

只不過,《望春風》的最後一句歌詞是這樣的:「月娘笑阮憨大呆,被風騙不知」。禿子是月亮的朋友,傻子不是。

愛情摩天輪與賽馬產業,彷彿香港97翻版?

韓國瑜的經濟觀,看似新穎,其實老舊。

自由貿易的信仰,主張市場自由化,商品、資本、人員要儘量求其通暢無阻。韓國瑜的「貨出去,人進來」,傳承的是此一信仰的香火。只不過,就當前高雄的狀況而言,所謂「貨出去」,大概就是農產品,尤其是滯銷的農產品;「人進來」,主要就是觀光客,尤其是陸客。就經濟總量而言,這些畢竟是相對低端的,可視為久旱之後的雲霓,卻不可能是「發大財」的指標。

此外,韓國瑜說得比較具體的商機,其一是「愛情摩天輪」,其二是「賽馬產業」。前者後來被規劃為高雄市汽車旅館的環狀連鎖,後者則是將廢棄的的中油煉油廠活化使用。這兩樣,在記憶上很難不讓人聯想到香港1997。

當年,北京當局將香港做為「一國兩制」試點,鄧小平給予香港的保證,其話語比起韓國瑜更加直白近人,那就是「馬照跑,舞照跳」。如是保證,透露了社會主義國家對於資本主義社會粗淺而慣性的認識:賭和情色娛樂是消費的大宗,也是自由市場、豪放人生的保證。

韓國瑜對高雄經濟發展的想像,居然是可以回推到97年回歸前夕的香港,這大概表示他本人對於資本主義的理解,與鄧小平是「英雄所見略同」,接地氣,抓到基本點。只不過,中間已隔了21年。這又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懷舊!

即使是春風,可能都帶有欺騙的性質

當代的消費文明,百貨公司是新興的教堂,巨星名流是引領時尚的上帝。人類最核心的活動,就是買賣,就是交易。觀念、文字、人、商品、資本,都可以是交易的對象,政府的職責,就是儘量減少那些不能交易買賣的事物。然則,任何商品或人員的往來,都帶有象徵性的意涵,這一方面,做為資本主義商品大帝的美國最為清楚。

全球化之所以成為「美國化」,其要訣即是消費。在消費社會當中,從美國流向全世界的,不僅只是商品,還包括人員、資金、制度、法規標準、娛樂模式、文化取向。帝國的形成,除了口香糖、可口可樂、麥當勞、星巴克,還包括了好萊塢,包括了美國認可的民主。韓國瑜的重商主義,在商品邏輯之下,大概也保證了讓台灣的「美國化」更為徹底。

譬如,他宣稱開春會有大咖的人進來,後來經證實,就是好萊塢巨星阿諾.史瓦辛格。阿諾若是果真成行,這對於地球角落的南方都會而言,當然是件大事。只不過,高雄與世界的連結,若是一開始就好萊塢明星做為橋樑的起點,那麼其前進的方向,可想而知。

韓國瑜得以突破重圍,當選高雄市長,當然有其新招,有其賣點。只不過他的經濟路數,他對於都會發展的想像,放長放遠來看,未免太過陳舊,太過貧乏,太過想當然爾。我們擔心的是,此時此刻,台灣人民對他有非常高度的期待,而這個期待,也很可能就是一陣風。即使是春風,可能都帶有欺騙的性質,再深的意愛,最後仍然失望,落空。

(作者為《新國際》創辦人,INTERCOLL亞洲連絡人。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