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怡/台灣還需要更多熊貓嗎?

木柵動物園的熊貓團團圓圓。 圖/路透社
木柵動物園的熊貓團團圓圓。 圖/路透社

近日有新聞報導,稱中國有意贈送高雄市一對熊貓。據估計,熊貓坐鎮高市,每年會帶來超過10億台幣的商機。這對希望靠觀光撐起南霸天的高雄市而言,當然是好消息。可是台灣真的需要更多熊貓嗎?

雖然現在照顧成年的熊貓,技術上並不是大問題,但是從保育稀有物種的角度來看,中國多年來把熊貓當成國際外交的工具,無論贈送或租賃,早已成為國際間的笑話。台灣希望「錢進來」,至少是從你的口袋掏出來放進我的口袋,有迫切到必須利用熊貓嗎?

記得2016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熊貓的受威脅等級,從瀕危級(endangered)降為易危級(vulnerable)1,理論上,中國保育熊貓有成,野生熊貓數量當時已達2,060頭,應該感到欣慰,私底下中國官方反而不開心,認為等級降低,影響到熊貓的稀有性,有損牠們的市場行情。

說「市場行情」並不為過。早期,中國官方把被稱為「生物界的活化石」的野生熊貓當成珍貴禮物,送給他們認為必要爭取的友邦,熊貓就是中國「軟實力」的具體展現。近年來他們在人工環境下飼養熊貓,並人工授精,造成一胎多子情形,熊貓滿屋子爬,以至熊貓租借成了自然的出路。中國官方向來的說法是,這些天文數字的租借金,都是拿來做野生熊貓保育工作的,然而「2,060頭」這個數字真實到什麼程度?保育預算具體支出是什麼?目前都缺乏信而可徵的資訊。

只是,熊貓造型實在太可愛,全球已有好幾億人看過熊貓,卻有更多億人尚未看到。中國拿翹這點,對於熊貓外交仍然有信心、不放棄,認為這是老天爺給中國的稟賦,何不運用到極限?

靠著成熟的復育技術,2018年熊貓初心、牧雲成為首對在長春,中國高緯度地區長期飼...
靠著成熟的復育技術,2018年熊貓初心、牧雲成為首對在長春,中國高緯度地區長期飼養的亞成體大熊貓。 圖/中新社

軟實力的動物展現

在1990年代初期,哈佛教授奈伊(Joseph Nye)曾經給所謂「軟實力」下過定義,認為一個國家的文化、政治體制與外交政策,是國家軟實力的主要成分。過去如英國、美國,都是在軟實力方面能夠吸引世人的國家。

奈伊在接受《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專訪時說過:「對中國而言,熊貓的重要性一如英國的皇家,是國家可以拿來展現的重要資產。你把熊貓擺在世界各地秀來秀去,當然增加了中國的軟實力。」

熊貓外交始於1957年,中國贈送熊貓給前蘇聯。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去中國做歷史性的訪問,一對熊貓也由中國送到了華盛頓的首府國家動物園,惹起美國民眾爭看熊貓的熱潮。中國發現熊貓那麼好用,緊接著的10年,英國、日本、法國、德國、西班牙、墨西哥都獲贈熊貓,熊貓的盛名遠播,儼然成為明星物種,連1961年把熊貓「姬姬」當成他們logo的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都與有榮焉,深感自己頗有遠見。

然而這把熊貓的烈火燒到1980年代中期,中國為了「趕快富起來」,熊貓的生意經便開始了。1984年,中國當局以「10年租展」的方式,要求每年100萬美元租金,生下的小熊貓還必須送還中國,如此把熊貓送到美國的一些動物園。對中國而言,熊貓出去了、錢進來了,對美國動物園來說,錢出去了、人進來了,也算是皆大歡喜啦!

▲ 熊貓外交示意影帶(可選擇中文字幕)。

1996年,美國聖地牙哥動物園同意中國租借熊貓一對,為期12年,每年租金100萬美元,終於使掛上熊貓logo的世界自然基金會按捺不住了,認為此風不可長,最後一狀告上美國法院,逼迫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要求中國保證,一定將此天文數字半數以上運用於保育野生熊貓,才准中國租借熊貓給美國的動物園。雖然官司告贏了,可是幾乎確定無法執行判決。

自此,中國沿用此租借模式至今,只是租期長短有別,而且還是外交上有必要親善的國家,他們才願意借。

現在中國已成為世界上製造業第一大國、最大貿易國、最大出口國及第二大進口國,軍事預算第二大國,對於熊貓,當然政策上也做了調整。例如說,習近平上台後,熊貓外交變成必須是丹麥皇后或德國首相來函表明,他們國家極需熊貓來滿足國內群眾的愛好,殷殷表態後,中國才「賞賜」租借幾隻熊貓。

更有專家觀察到,好多這樣的租借關係,都是在中國與其他友邦的重大貿易完成後,便順利完成了。例如澳洲、法國和加拿大,都發生在他們同意賣給中國鈾燃料或轉移核能技術之後;或者蘇格蘭同意與中國共享離岸鑽井技術及供應中國鮪魚之後、荷蘭在同意提供中國先進的照護服務之後,等等。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同到柏林動物園看中國熊貓。 圖/路透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同到柏林動物園看中國熊貓。 圖/路透社

這些出借的熊貓,享受的自然是皇族級待遇。不是有媒體說,有個國家為應付熊貓四季必須吃的不同竹子,得四處張羅,才能夠滿足熊貓的需求?事實上這樣的「錦衣玉食」根本沒必要,想當年熊貓保育根本無人聞問時,中國媒體常有報導,說是某四川農家發現了熊貓,因為短少吃的,跑到家附近在掏餿水桶呢!

吃竹子是熊貓經過不曉得多少萬年的演化,知道要存活在中國中西部四川盆地周邊的山區和陜西南部秦嶺地區這個特殊棲境,唯有竹子是一年四季可食。世人獨寵熊貓,卻似乎對牠們的演化歷史興趣缺缺,也是個非常特別的現象,還曾有好多人因此寫了好多論文。

台灣是否還缺熊貓?純屬見仁見智,不過,對於一個一下子說「不排除以武力」對付我們的國家,回過頭來,又說可能送我們兩頭熊貓,台灣人就那麼容易打發嗎?用用大腦吧!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世人獨寵熊貓,卻似乎對牠們的演化歷史興趣缺缺。 圖/美聯社
世人獨寵熊貓,卻似乎對牠們的演化歷史興趣缺缺。 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2001年,Mace和Lande提出並制定了「Mace-Lande物種瀕危等級標準」(IUCN3.1),IUCN物種生存委員會在此基礎上經過反覆修改,形成了《IUCN物種紅色名錄瀕危等級和標準》(Red List Categories and Criteria of Endangered Species)。保育物種被分類入9個級別,根據數目下降速度、物種總數、地理分布、群族分散程度等準則分類。分別為:絕滅(EX, Extinct)、野外絕滅(EW, Extinct in the Wild)、極危(CR, Critically Endangered)、瀕危(EN, Endangered)、易危(VU, Vulnerable)、近危(NT, Near Threatened)、無危(LC, Least Concern)、數據缺乏(DD, Data Deficient)、未評估(NE, Not Evaluated)。詳細資料請見維基百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