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Sean Huang/罷工合理嗎?從商業談判與勞資關係看長榮罷工事件

台灣輿論風向是站在資方角度,認為空服員的訴求不合理,乾脆辭職算了,幹嘛還要抗議?...
台灣輿論風向是站在資方角度,認為空服員的訴求不合理,乾脆辭職算了,幹嘛還要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長榮航空罷工至今,仍未有任何實質的共識。台灣輿論目前主流風向是站在資方角度,認為空服員的訴求不合理、空服員應該站在顧客角度思考、空服員乾脆辭職算了,幹嘛還要抗議?

但更本質的問題是,我認為從這次事件中,可以看出台灣人對於「工會」的功能並不理解。

罷工,是一種商業談判手段

假設勞方跟資方的談判,只發生在「資方招募」、「勞方求職」時,勞資雙方在談判上很難對等,因為雙方需求強度是不相等的。

對於資方而言,頂多就是暫時補不到人,但對於勞方而言,很可能就是下個月沒辦法付帳單。或許你不會因為付不出下個月的帳單就活不下去,但只要有個跟你條件差不多的人願意買單,你就得不到工作。

假設勞方跟資方的談判只發生在「績效評估」時,勞方如果說是球員,資方就是裁判兼球團,同樣對資方有利。資方擁有獎懲手段,勞方卻只有辭職或者不辭職的選項,因此問題又回到:勞方辭職之後得考慮下個月的帳單怎麼付,資方卻只要考慮補人就好。

因此,工會跟資方的談判,創造出第三個可能的時間點與機會,同時解決「勞方必須以一人面對整家公司的困境」、「勞方彼此之間的資訊不對等與不信任」這兩大問題。更重要的是,一人辭職對資方而言不會痛,但罷工或者集體辭職對資方而言會痛,這才是真正能迫使資方改變態度的手段。

是的,罷工是一種商業談判手段。這個理解相當重要。

讓工會成為組織推進的動能

回到幾個爭議點:

第一,空服員幹嘛不辭職算了?

站在個人的立場,老實說,我是不爽就走了的那種人,根本不會想發動抗爭。我覺得「改變最高領袖的思考」很無聊,因為我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闆一時讓步也不表示能變成你期待的樣子。

某種程度上,我很尊敬願意組工會、願意發動抗爭的人,因為這些人對這家公司的執著強烈,需要信心、希望跟愛。如果不是懷抱公司可能會改變的信心、不是抱持未來會更好的希望、對公司沒有夠多愛,誰要花這時間想如何改變公司?

然而,這對組織而言是重要的事情。如果組織改革永遠都是要等外部環境發生變化了才動起來,很多時候根本就來不及。工會的意見與力量,本身就是組織改革的動能之一,如果有一群員工願意推著公司改革,那真的比等市場淘汰你來得要好上太多。

第二,勞方應該考慮顧客利益?

我認為,真正該考慮顧客利益的應該是「資方」,而不是勞方。資方本來就應該持續不斷調整組織體質,讓組織能穩定提供商品與服務;當然,員工的工作狀態,本來就是組織要花心思處理的事情。

今天一家公司讓員工經歷長時間無效溝通、甚至事前預告會提出罷工。發生這種狀況,資方基於顧客權益,其實可以同時間招募更多的員工,除了做為部分員工罷工時的準備以外,也可以適當淘汰掉真正不適任的員工。

罷工事件造成消費者不便,真正該考慮顧客利益的應該是「資方」,而不是勞方。 圖/聯...
罷工事件造成消費者不便,真正該考慮顧客利益的應該是「資方」,而不是勞方。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談判,本來就是提出雙方條件後的各自退讓

第三,空服員提出的條件並不全然合理?

長榮空服員提出的要求我也不覺得完全合理,但談判不就是這樣嗎?我先壓過你的底線、你先壓過我的底線,雙方再各自往後縮,你退一些我退一些。提出需求的一方本來就是要先提出一些自己打算讓步的項目。這種談判策略是常識,我認為空服員工會的做法合乎談判的原則。

我想起蔡英文前幾年對薪資問題說過的一句話:「你如果想加薪應該跟你老闆談啊。」蔡英文政府在這幾年內確實讓基本薪資拉高,但對於薪資已經在基本薪資以上的人,政府本來就沒辦法強迫企業調整薪資。我認為,在最基本的勞基法以外,勞方如果希望改善工作條件,本來應該跟你老闆談,而不是來要求政府去幫你跟資方斡旋。

當時台灣主流風向把蔡英文罵翻,認為蔡英文講幹話,因為勞方對資方太弱勢,根本無法談判。某種程度上,這是事實,蔡英文的概念是正確的,但執行上卻窒礙難行。然而,現在真的有一群人,強悍地挺身而出跟資方認真談判的時候,主流風向又認為是這些人要求太多、無法吃苦耐勞、不爽不要做。所謂的主流風向,是人格分裂了嗎?

其實並非如此,這當中具有一貫性。台灣人面對政府跟面對企業的態度,本質上就是兒童面對權威父母的態度。面對政府,台灣人要求政府要無條件地解決自身所有問題;面對企業,台灣人又無條件容忍企業的所有要求。用儒家的語言來說,前者叫做慈,後者叫做孝。

所謂的父權,所謂的文化啊。

這幾天瘋傳一段長榮高層對工會代表的霸道態度,甚至暗示著:就是因為威權,所以我們公司才能運作得這麼好,你們這些員工不過是吃我們的奶水。我看了之後不免心想,長榮換了老闆之後,真的整個對待員工的方式都變了啊。

或許此刻,才是前幾年那場經營權爭奪戰的餘波吧。但是不是有這麼一天,長榮可以不論換了誰掌政,都能拒絕這種威權文化呢?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中)到罷工現場聲援長榮空服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中)到罷工現場聲援長榮空服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