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文慧/《天氣之子》:有時候,我們需要無可救藥的浪漫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 本文有雷,斟酌閱讀。)

日前看到新海誠新作《天氣之子》的上片廣告,我就把它列入必看名單,在連續假期的第一天,找了先生一起去戲院觀賞。上午11點的早場影廳賣到滿座,放眼望去全都是年輕人,我和先生大概是全場最年長的。是我們人老心不老,特別浪漫純情嗎?

其實,我從不單純以「奇幻愛情片」的角度來看新海誠的動畫電影。這次是想來看看時隔三年推出的《天氣之子》,裡面的天空是否仍像《你的名字》一樣遼闊瑰麗?

她讓整個城市放晴,卻要付出代價

《天氣之子》一開始,色調和節奏與《你的名字》的明朗輕快明顯不同,似乎預示著不一樣的青春基調。日日霪雨的東京、陰暗猥瑣的城市角落、逃學逃家的16歲男孩流浪到大都會、失去母親的女孩努力討生活養弟弟、半地下室裡怪異的超自然雜誌社……,情節進行得有點沈緩,主題沒有明顯浮現,一時讓人感覺畫面與故事的感染力似乎不及《你的名字》。

不過,男主角帆高在網咖泡麵時用來壓蓋的一本書《The Catcher in the Rye》(《麥田捕手》日文版,譯者是村上春樹)已經引起我的注意。這本著名少年成長小說的男主角Holden輟學之後流浪到紐約,與帆高的狀態相似,幾次出現在畫面裡,讓我對《天氣之子》保持好奇與期待——少年帆高在東京大人世界裡碰撞,將會有什麼樣的成長與蛻變?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帆高在都市裡的生活與工作逐漸安頓下來,寫實的日常細節持續堆疊鋪陳,直到遇見「百分百晴天女孩」陽菜,兩人合作「晴天事業」,城市與故事開始轉亮。陰雨的東京在陽菜發功祈禱下,一次一次短暫放晴,原本灰暗凝滯的氛圍轉而明亮疏朗,主題收攏、張力擴大,後半段視覺、節奏衝擊感也逐漸增強。美麗動聽的配樂呼應情緒非常到位,觀眾心房霎時燦亮,如同那一次次從雲雨裡乍然綻放的天光。

人們渴望晴空,陽菜的超能力讓他們所求願滿,孤苦伶仃的陽菜自認找到生存的價值,而帆高漸漸喜歡這位晴天女孩,心靈有所歸屬。間歇綻放的晴天讓兩人暫時忘記自己的渺小,然而藍天裡有希望,也有難解宿命。匍匐於地面的他們要面對許多生活挑戰,陽菜也要為自己「祈晴」的超能力付出代價。

兩個同樣一無所有、在底層掙扎的年輕孩子,帶著年紀更小的陽菜弟弟,在快要被雨水淹沒的城市裡奔逃,尋求活路。三個小小的亡命邊緣人,找到好不容易可以容身的旅館,彷彿進入世外桃源,自在享用按摩浴缸、客房零食、卡拉OK歡唱,從來沒有過的溫暖小確幸,讓帆高渴望幸福的剎那能停駐為永恆。

而此時陽菜已自許為晴天活祭品,臉上雖笑逐顏開,其實全世界重量都壓她在小小肩膀上。底層人物的悲欣交集凝結於這個小小空間,刻劃非常細膩感人,令觀影的我深深動容。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不只是天氣,而是失序世界的隱喻

帆高與陽菜患難相惜的早熟青春,讓《天氣之子》成為與《你的名字》很不一樣的青春物語。《你》片瀰漫夢醒的餘韻,繾綣描繪飄忽縹渺的青澀情緣,頗具詩性感染力;《天》片寫實呈現底層青少年的生活困境,少一點哲學詩意的魅力,多一絲接地切身的揪心。相較於《你》片的宇宙空靈感,《天》片貼近地面,但格局並不遜於《你的名字》,感性與知性的衝擊後勁不小。

遼闊壯麗的「天空」是新海誠作品裡的要角,《天氣之子》裡的晴空一樣絢麗唯美,但具有實體與心靈的雙重意義:它上演著天氣變遷,也牽繫人類渴求快樂平安的心境。發生於東京的霪雨、夏雪等極端現象顯示一種「失控」,這不只是氣候上可見的進行式,也隱喻了當今世界現狀的瘋狂失序。

在這樣失控發狂的世界裡,這一代的年輕人更加徬徨焦慮,個體幸福與總體價值孰重,自我與大局之間該如何抉擇?能不能敢夢而有所堅持?還是要像大人一樣,經歲月刷洗而懂得優先順序?

帆高的老闆圭介說:「犧牲一個晴女,讓東京的天氣恢復正常是值得的。」但帆高不願意陽菜犧牲自己去成全大局,決定突破萬難追求真愛,即使讓東京持續下雨也在所不惜。帆高為了尋回陽菜,拚命想要突破包圍,對峙張力掐到最緊繃之時,連圭介都被他感動,奮不顧身撲倒包圍的刑警,成全他衝向頂樓。

同樣身為有所歷練、知輕重明事理的大人,此時的我卻能同理圭介爆發的「不理性」成全。看著渺小又傻到不可思議的帆高一無所懼,舉槍指向面前的大人和刑警,我心裡湧出一股強大的電流,這悸動差不多就是劇中老刑警說過的:「有一個人是你不計代價非見不可,那還挺令人羨慕的!」世故的大人,可曾還有那樣無所懼怕的靈魂強度?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天氣之子》劇照。 圖/車庫娛樂

▲ 《天氣之子》預告。

在已失控的灰暗世界,我們有時需要不理性

也許有人會以「理性」觀點批評《天氣之子》,說看不出少年帆高到底為了什麼而不顧一切,連鐵軌都走上去,簡直就是患了「中二病」(活在自己世界裡自我滿足)。雖然我也是「正常大人」,倒不純以現實觀點認定帆高胡言亂語、任性荒唐。

因家暴而出走、孑然一身的他此時沒有再多可以失去,因而無所畏懼,只想拚命掌握眼前的一丁點幸福。他和陽菜都一無所有,是否有足夠「餘裕」撐起失控世界的重量?也就難怪純真的他選擇先讓自己內在放晴,即使外面的天空仍下著滂沱大雨。

至於選擇讓東京淹沒,是不是自私?立花奶奶的話語似乎可以幫忙解套:古代的江戶原本就曾經是澤國。現代的日本人很會填海造陸,但顯然不可能「人定勝天」。大自然有其運行的道理,當世界一時亂了套,我們能主宰的是自己內心的「天氣」。

影片結束,所有的觀眾都安靜聽完抒情優美的片尾歌曲,我與一大群年輕人走出影廳,想著《天氣之子》是給年輕人看的電影嗎?奇幻與純愛之外,這個「流浪到東京」的少年成長故事讓成人的我萬分感動,心中迴盪的餘韻,擦亮了溫吞的中年心情。

在已然失控的灰暗世界,有時候你就是要固執地讓自己內心放晴,而堅持夢想,不正需要這種無可救藥的浪漫?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 《天氣之子》片尾曲。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