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Amazing/《小丑》:這個吃人社會,就是精神疾病製造商

《小丑》劇照。 圖/IMDb
《小丑》劇照。 圖/IMDb

讓人畏懼不已,又為他心碎的《小丑》上映了。這個一出場就攫取眾人目光的大反派,這次不再因為跌入化學藥劑,匆匆劇變轉性,而是碰上你我都可能發生的境遇——在這個吃人的資本主義社會,一步步沒了希望,一天天墜入瘋狂。

出身貧困的亞瑟,本就是社會底層人,緊緊用一隻手攀住生存的邊緣,用盡全身力氣擠出一絲笑臉,才得以撐出活著的微薄空間。可是世界從不因此給予同情,顧客一通客訴、同事一個背叛、老闆一聲令下,都像踐踏在他手上的腳印,讓他沒了工作,失速墜落。

就在這個月,英國社工學者弗格森(Iain Ferguson)的著作《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也在台出版,搭配著《小丑》的上映,你會訝異兩者驚人的共時性,也反映了資本社會使人們的身心疲倦,導致大量精神疾病產生,已是這個世紀最窘迫的課題。

《小丑》劇照。 圖/IMDb
《小丑》劇照。 圖/IMDb

異化與精神痛苦:喪失掌控足以令人發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的報告,全球每年約有3億人為憂鬱症所苦,到了2020年憂鬱症將成為主要的精神障礙。而在台灣,也有200萬人符合憂鬱症狀,2017年服用憂鬱藥的人數多達127萬,較前一年成長了6萬人,且在貧困者身上的發生率更高。

曾經擔任社工,在第一線陪伴過患者的弗格森,從馬克思的「異化」觀點,指出使人發瘋的原因之一正是資本社會:

首先,在資本主義體系下,工人無法掌控生產什麼,也就是他的勞動產品,勞動過程本身也使生產者喪失掌控權。他在自己的勞動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發揮體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折磨。

正如亞瑟,作為一位被雇者,他無法選擇客戶、地點,甚至無法忠於自己的情緒,在憂鬱之外套上開心的面具,假裝一切都很好,在工作的過程中越是壓抑,就越是遠離了自己,他生產的是「快樂」,但自己卻是一輩子沒快樂過,工作讓他與自身產生了嚴重異化。

異化最可怕的地方,就在它也造成了人類彼此之間的異化,像是資本家之間的競逐,以及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如果不這麼做,就會被其他剝削得更嚴重的資本家贏過,遭到市場淘汰。追求利益最大化就是資本主義的內建引擎,「互相剝削」成了規則,所以工人之間也必須把彼此當對手,看誰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對方。

就如亞瑟的同事藍道,原本是位照顧他的老大哥,但在職場的利益面前,他選擇背叛,栽贓是亞瑟主動向他買槍,而不是他自願送的。人生一切的掌控,都被金錢與位階決定了,你沒有辦法選擇自己是誰,說出自己的內心話,做真正喜歡的事,真的足以讓人發瘋。

《小丑》劇照。 圖/IMDb
《小丑》劇照。 圖/IMDb

從社會根源下手,而不是否認問題存在

過去的生物醫學權威,認為精神疾病是大腦缺陷所致,就像其他疾病一樣,只要用藥加以控制,就能成功康復;但是這樣的觀點卻忽視了社會環境,將致病原因推向個人生理問題,使得患者被污名化,獨自承受生病的壓力。

亞瑟一個人吃了好幾種藥,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有哪些,狀況卻一直都沒有得到改善,因為每當他離開診間,回到日常生活,同樣的結構性壓迫與生存壓力,就排山倒海而來,吞噬著他,沒有機會復原。

現代的精神治療,多數時候就像沿著邊框修補,卻沒有發現破了洞的是社會正中間,我們核心的運作體系,並不把人當人,而是生產賺錢的工具。特別是在新自由主義開始蓬勃發展後更是如此,而電影設定的1981年,正是新自由主義推動者之一,美國總統雷根當選的那一年。

沒有任何情感痛苦是「先天的」,即沒有證據證明它是大腦患病或基因缺陷的產物。但是,反而有很多證據證明,情感痛苦是由於極端的不平等所致,處於底層的人自然就覺得自己是因為無用而失敗——可惡的川普還叫他們「失敗者」。

電影中的富豪代表,同時也是蝙蝠俠的父親湯瑪士韋恩,在小丑槍殺案後罵他們是垃圾,反而因此激發民怨。小丑受到眾人擁戴,成為底層人民的英雄,一呼百應,就是反映了精神疾病絕非個人問題,而有更多人落入相似處境,整個社會體制都有責任,資本主義就是最大的精神疾病製造商。

有許多人擔心《小丑》將激發相似境遇者的情緒,進而引發模仿效應,危害社會安全。這樣的疑慮有它的道理,但我更擔心的是,人們忽視了《小丑》要傳達的訊息,沒有看見整個體制需要變革的地方,反而把維護社會安全的責任歸咎於一部電影,否認了問題根源,那就無法阻止更多小丑誕生。

《小丑》劇照。 圖/IMDb
《小丑》劇照。 圖/IMDb

奪回掌控權,返還人的基本生存權

那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弗格森提出的辦法是「奪回掌控權」,也就是鼓勵人們參與集體抗爭,用力說出自己的心聲,爭取自己需要的一切,並要求世界的規則改變,「讓個人額頭上的皺紋返回罷工糾察線。」所以我們看見,當今已有不少國家爆發大規模的抗爭,人們在這個過程中再次感覺重獲掌控,集體心理健康反而因此前景看好。

我認為推動「無條件基本收入」會是另一項可行的辦法。在機器人自動化生產的時代,有越來越多人會因此失業,但人們不必坐著等死,反而有權要求企業與政府,將盈利分發給每位國民,無條件給予一個人可生存的最低底線收入。這不是為了鼓勵人們懶惰,而是像一片地板一樣,保障人們不會失足墜落成為社會動盪的來源,讓每個人都能安心地活著。

去看見每一個小丑面具背後的心酸、苦痛,承認我們的世界需要集體改變,而不是把問題丟給無助的人們,才能防止一個個亞瑟,只能痛苦死去,或化為他自己都不願意的邪惡。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