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冼義哲/國會改革,從舉辦「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開始

11月14日,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白衣者)上午在中央黨部門口,與不滿不分區名單而靜...
11月14日,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白衣者)上午在中央黨部門口,與不滿不分區名單而靜坐的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左下)等人溝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會改選在即,國內各主要政黨無不積極布署,除區域立委的提名之外,「不分區立委」的名單也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執政的民進黨當年為立法院長蘇嘉全是否續列不分區爭執不休,牽連出「叔換姪」等爭議,甚至被外界形容成「屏東之亂」;而在野的國民黨也因為不分區名單被抨擊是「老人名單」釀出風波、青壯代中央委員揚言抵制,演變成藍營「茶壺裡的風暴」。至於各第三勢力小黨,也有程度不一的爭執與衝突。

在各政黨內部派系、次團體為爭奪為數不多的不分區席次(尤其是安全名單)的過程中,我們不難發現選舉中至關重要的角色——人民被置於其外。似乎對於廣大的選民來說,面對各政黨提名的不分區名單只能概括承受,擇一選之,卻連名單中每一位候選人的基本資料都只能透過看選舉公報勉強略知。

現下的態勢是,不分區選舉近乎只能選黨不選人,但選了黨(投政黨票)之後還是由人(獲選的不分區立委)來執行人民付託的權力,這對選民來說多少有些「情緒勒索」的意味。

當「不分區名單」因政黨與派系利益而變質

我國自2008年1月12日舉行第七屆立法委員選舉起,便是採用第七次憲改後的新制,國會席次自225席減半至113席、任期由三年改為四年、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分配113席立法委員為73席單一制的選區區域立委,及6席複數制選區原住民立委(平地及山地原住民各3席),和34席不分區及僑選委員(即所謂「政黨票」)。

已施行三屆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是結合比例代表制和多數代表制(小選區制)的選舉制度,透過「一票選人(區域立委),一票選黨」的方式,來決定選舉最終的當選席次總數,用意在於兼顧兩者的優點——讓區域立委反映地方需求、讓不分區立委保障社會多元聲音(尤其少數族群、弱勢團體)在國會有發言空間。

區域立委由於出身地方選區,除在國會議政之外仍需要兼顧選區互動,對於基層民意較為敏感,也因為單一席次必須取得最高票才能取得席次,在態度上往往會傾向於保守。而不分區立委雖不必如區域立委那般顧及選區,卻必須遵守政黨所代表的階級利益、意識形態與政綱政見,是而有時會被稱為「思想的投票」。

然而,時至今日,不分區立委名單卻近乎淪為以「黨內高層私相授受」來選定,外界無以檢驗,更讓不分區立委名單成為政黨酬庸的禁臠,甚或作為區域立委人選難以協調時的疏洪道(例如將至的2020年大選,藍營處理雲林縣張嘉郡和林文瑞的衝突、綠營處理屏東縣的僵局,均有人提案將不分區立委名單做為人事安排的選項),完全罔顧設置不分區立委「避免代議士為利益團體服務、平衡各選區利益、提供立法專業」的初衷。

各黨的不分區名單被當成黨內利益分配,無疑是把為國家謀福祉的制度拿來當作家產在瓜分、酬庸。逃離選民監督制衡而進入國會的不分區立委,其行事的公正性、監督制衡的能力都備受質疑;而根據《選舉研究季刊》第19卷第1期〈民眾對立法委員選舉之政黨不分區名單的認知與影響〉一文所指出,高達65%以上選民無法說出兩黨不分區名單中的任何一個候選人,進一步證明國人對於全國不分區立委的認知缺乏。

2016年,雖然新興的時代力量在不分區名單上仿照外國的開放式名單,讓打算參選者公開辯論以利選民檢視政見,並採用事前民調的方式決定立委順序,但最終仍因「黨內協調」而使其進步性大打折扣,加上僅為單一政黨行為,對民意參與名單決定過程的幫助仍極為有限。

已施行三屆的單一選區兩票制,透過「一票選人,一票選黨」的方式,來決定選舉最終的當...
已施行三屆的單一選區兩票制,透過「一票選人,一票選黨」的方式,來決定選舉最終的當選席次總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不分區立委選舉急需制度補正

各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之所以缺乏監督,最大問題源自於制度的缺漏,現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46條明定「公職人員選舉,除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選舉外,選舉委員會應於競選活動期間內舉辦公辦政見發表會,候選人應親自到場發表政見」,此一法規形同剝奪了人民對不分區立委深入了解的機會。台灣的選舉上自總統下至鄉鎮市長、上自區域立委下至鄉鎮市民代表,均規定應舉辦政見發表,獨漏不分區立委。

政客總說「人民有知的權利」,既然如此,筆者認為「候選人更有說的義務」。萬幸當前中華辯論推廣協進會於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中選會應舉辦全國政黨暨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連署,為制度補正尋覓契機,該會以推廣辯論活動的角度出發,期許讓「辯論」成為政治人物及政黨檢驗的標準。

眼下僅剩10週,便要舉行攸關台灣未來的2020年總統與國會大選。透過舉辦政黨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是最有效能減少「選民在相對資訊不足的狀況下決定政黨票」的制度補正,讓各政黨的理念及政見擁有更多表態和論述的空間,也讓選民在政黨票的選擇上能更清晰、更有價值。

中選會負有辦理公辦政見發表會的義務,有責任增進民眾對於候選人的資訊理解、弭平民眾與候選人間政策的資訊落差,透過辦理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能有效讓民眾理解未來34位立法者欲施行的政策目標,保障台灣人民透過選票落實民主政治的真義。

藉此,方可減緩各政黨人事酬庸的空間,使各政黨向人民說明對不分區立委名單的價值排序、提名用意及理念,透過讓人民公開的檢驗,提升不分區名單的公正性與不分區立委的效能和品質,辯論會不但能提供更為立體且全面的比較,也是當前國內各主要政黨內角力緩解的良方,各路人馬都可以「憑表現說話」,為台灣的政黨政治添加防腐劑。

不分區辯論會將有別於過往各抒己見、沒有交集的競選手段,個別委員的優劣、候選人名單次序被後的價值(講清楚名單與排序是怎麼來的:是價值抉擇?還是利益分配?)、不同政策間的比較檢驗全被攤開在選民面前,唯此也才能讓選民更重視政黨票,深化民主投票的決策過程。而當「全國政黨暨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制度化後,各政黨便會被實質賦予更高的責任,去對大眾說明名單抉擇的依據,對政治人物的問責與監督將不再是紙上談兵。

更有甚者,人民也不必再當冤大頭,辛苦的納稅錢變成「政黨補助款」之前,本就應該看清楚獲得補助的政黨憑什麼得到,各政黨自然需要向大眾說明認為自己應得政黨補助款的緣由與依據,當前人民無法知悉政黨提名邏輯也不知道名單上的人未來是否能為民喉舌,這明顯是人民對於不分區的監督權力受損。

誠然,政治學上並無所謂「最好的選制」,端看吾人欲藉選制達成什麼目標。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初衷是要兼顧比例代表制和多數代表制兩者的優點,設立不分區立委本是為了保障社會多元聲音可以進國會、推動國家進步,但制度的漏洞造成本文上述諸多的問題,如今國會改選在即,筆者誠邀讀者一同加入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的「中選會應舉辦全國政黨暨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連署,一起補上制度的漏洞,讓我們明年領到的「政黨票」能投得更有價值。

(※ 編按:目前此連署已暫停附議,詳見《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全國性選舉期間,於投票日前六十日暫停提議及附議。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各政黨應向人民說明對不分區立委名單的價值排序、提名用意及理念。 圖/聯合報系資料...
各政黨應向人民說明對不分區立委名單的價值排序、提名用意及理念。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