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曹郁美/一飛沖天的西子姑娘:向空軍將士致敬

《沖天》劇照。 圖/國家電影中心
《沖天》劇照。 圖/國家電影中心

「西子姑娘」怎會一飛「沖天」?若您知其原委:這是一首歌加一部電影,證明您是行家,這兩者皆與「中華民國空軍」有關。

空軍軍歌的誕生

時光倒流至1946年,中日戰爭結束不久,空軍總司令周至柔將軍希望有一首歌,能表現空軍健兒的英勇精神,於是委由政訓處第四科科長胡克敏少校全權處理,對外廣為甄選。誰知數月下來所收到的歌都不甚滿意,便由政訓處主任簡樸寫了歌詞;恰好承辦的胡少校與作曲家劉雪庵有私交,便拜託劉譜曲。

於是,數首空軍軍歌誕生了,全是先有歌詞,再由劉雪庵寫曲。這首由簡樸作詞、劉雪庵作曲的〈空軍軍歌〉,節錄歌詞如下:

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遨遊崑崙上空,俯瞰太平洋濱。……同志們努力努力,矢勇矢勤,國祚皇皇萬世榮。

不過這首歌及其他幾首僅流傳於空軍內部,真正引起矚目的反倒是〈西子姑娘〉,也是劉雪庵的大作,作詞人是傅清石。劉雪庵的名作甚多:〈踏雪尋梅〉、〈何日君再來〉、〈紅豆詞〉皆是,其創作風格介於藝術與通俗之間。

與其說〈西子姑娘〉是空軍軍歌,倒不如說它是一首流行歌曲,原唱者是陳燕婷,後由周璇唱紅。歌詞節錄如下:

柳線搖風曉氣清,頻頻吹送機聲,春光旖旎不勝情,我如小燕,君便似飛鷹,輕渡關山千萬里,一朝際會風雲,至高無上是飛行,慇勤寄盼,莫負好青春。

兩首比較之下,前者雄壯威武,後者優美旖旎,當然是〈西子姑娘〉勝出。要不是周璇的高吭聲線,以及那幾句「至高無上是飛行」、「天馬行空聲勢壯」,我們還不知這是「軍歌」呢。

〈西子姑娘〉是以女性視角唱出對遠征親人的呼喚與祝福,「我如小燕,君便是飛鷹」,這樣的浪漫情懷是高風險換來的。據悉,戰士安全歸來的機率是50%,整首歌便成了張釗維構思拍片的來源。

《沖天》紀錄片

張釗維是文化評論家與紀錄片導演,他把二戰期間我方英勇空軍將士的事跡拍成《沖天》一片,2015年上映。有許多老師帶著學生作戶外教學、進電影院觀賞,據說有位歷史老師還哭得唏哩嘩啦。

張導說:「我們從三位女主角的觀點,展現人們面對戰爭時的感受。」這三位女性分別是號稱「空軍四大金剛」之一的劉粹剛的太太許希麟、民初才女林徽因、以及被譽為「台灣文學之母」的齊邦媛,這三人都與空軍有著密切關係。

全片除了擷取珍貴影片、訪談紀錄,還以動畫畫出機群空中纏鬥、情感與思念等,有陽剛有柔情,並請來金世傑、張艾嘉、賈靜雯、蔡燦得等人作聲音演出。片尾的〈西子姑娘〉一曲,由史茵茵演唱,與周璇的風格迥然有別。

花蓮的鑄強國小

再說一件軼事:花蓮有一所「鑄強國小」,原名「空軍防砲子弟學校」,為何改名?那是紀念空軍烈士溫鑄強而來。溫鑄強是四川人,11歲時報考四川的空軍幼校,後來國共交戰,他隨國民政府來台,1954年在大陳島上空執行任務時被共軍擊落,結束短短25年的青春生命。

2009年,兩岸早已互通,溫鑄強那高齡82的老姊姊溫惠英,在家人陪同下由大陸來到花蓮,向鑄強國小樹立的胞弟溫鑄強銅像抱頭痛哭。當年她才13歲,到火車站送11歲的弟弟上車,姐弟倆揮手一別已70載。在歷史洪流下,這樣的催淚事蹟太多。

謹以本文向不久前殉難的八位空軍將士致敬,諸將士的「飛鷹精神」永遠與日月同光。

(※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