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建融/國美館台中州廳,文藝復興夢碎

台中州廳。 圖/維基共享
台中州廳。 圖/維基共享

「我們有沒有辦法想像,在台中州廳欣賞林之助的畫作後,結合柳川旁林之助的創作畫室空間進行導覽,再到大雅區林之助出生的合院,懷想他如何培養出這樣的藝術細胞?」

「我們有沒有辦法想像,在台中州廳欣賞廖繼春、楊啟東的畫作後,到他們的出生地豐原,看看葫蘆墩圳、看看慈濟宮、看看孕育出畫家的土地?」

「我們有沒有辦法想像,在台中州廳欣賞林草、林權助的攝影作品後,漫步至中區,停在1917年落成的林寫真館前方,想像裡頭傳來喀喳、喀喳的快門聲?」

上述內容,是筆者去年9月28日參加「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州廳園區說明會」的發言,意在突顯盧秀燕市府團隊上任後,先營造地方對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計畫有疑慮的氛圍,再刻意對外傳達美術館展覽「太靜態」等種種刻板觀念。無奈的是,上週盧市長仍對外宣告,地方不願「做細漢」,州廳將會保留原局處辦公廳舍的功能,另設文化展場及會議中心,等於是與中央合作的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計畫正式告吹。

台中州廳由日籍建築師森山松之助設計,1913年完成第一期工程,百餘年來歷經4次擴建。 圖/台中市文資處提供
台中州廳由日籍建築師森山松之助設計,1913年完成第一期工程,百餘年來歷經4次擴建。 圖/台中市文資處提供

政府理由自相矛盾,真實民意是否反被忽視?

然而,細究台中市府對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計畫提出質疑的重點,以及欲調整的方向,卻充滿著前後矛盾的瑕疵:

  1. 先擔心場館利用為美術館「太靜態」,卻延續絕對無法吸引人流、更靜態的辦公功能。
  2. 先稱原計畫美術館、攝影博物館「不夠接地氣」,卻提不出更細緻的活化舊城方案。

  3. 先對外宣稱民意不支持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卻未提出任何調查數據、連署表單等佐證居民實際意向。

  4. 先認定台中州廳場地無法達到符合美術館需求的環境,卻對世界各國舊建築再利用為美術館的優異案例(如巴黎奧賽美術館、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等)視若無睹。

  5. 先塑造台中國家歌劇院已是地方建設平白「送給中央」的錯誤認知,卻忽視當時胡志強市府和藍綠民代皆擔心營運虧損而要求中央接手燙手山芋的歷史事實。

  6. 先以「國美館二館」的名義構建了「做細漢」的奇怪論述,卻讓媒體報導市府以房地產交易價格評估文化資產作為美術館的價值。

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計畫執行與否,可能是影響未來數十年的台中文化政策裡最重要的決策,就在以上荒腔走板、說法與作法相互牴觸的情況下被否決,消息一出,民眾一片譁然,覺得非常惋惜,這真實民意顯然遭到盧市府蓄意忽視。

台中州廳內側一隅。 圖/維基共享
台中州廳內側一隅。 圖/維基共享

只看到房地產增值、看不到文化價值的市政府

根據2月13日聯合報報導:「台中市府拒讓台中州廳成為『國美二館』,……其實地方反彈的主因很現實,就是文化部補助1.29億元修繕後,可代管30年。換算等於以每坪1.6萬元『賤租』給中央30年。」該篇內容更引述房地產業者說法:「看似沒落的台中中區土地,一坪都成交50萬元以上。(靠近台中州廳)自由路、台灣大道口最近的大樓新建案推出,成交價每坪28至30萬元。」這般剖析為何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胎死腹中之觀點,意外呈現地方政府唯利是圖、毫無遠見的心態。

暫先不論報導者以房地產角度詮釋並期待廳舍增值邏輯之荒謬,君不見鄰近國美館、科博館、歌劇院等的房價不只居高不下,附近區域更是抗跌的保證嗎?更遑論勤美草悟道、審計新村、范特喜計畫等商業結合藝術和知識型場域,從點有效編織成面,帶動區域、聚落發展效益如是明顯,市府對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的決策行徑,卻被宣傳成地方抗衡中央意志的勝利,看不透文化實需倚賴良善積累和循環的性質,無怪乎盧市長上任一年多來,其文化治理成績單是乏善可陳。

在文化部的規劃中,台中州廳轉型升級為國家級藝術場館,部分收藏將是由順天堂藥業創辦人許鴻源與夫人多年來精心蒐羅且無償捐獻、原存於美國爾灣順天美術館的600多件台灣藝術家作品,年代涵蓋日治時期的前輩藝術家如陳澄波、廖繼春、李梅樹、郭雪湖、李石樵、顏水龍;戰後名家如呂基正、張義雄、洪瑞麟、席德進、廖修平、陳庭詩;更從戰後延伸至70、80年代名揚海外的創作者如薛保瑕、梅丁衍、許自貴等,可謂補足了過往被遺忘的台灣藝術史。台中若能在國家開始系統性保存本土藝術史的過程中擔當重任,那對於亟欲再度擦亮台中文化城品牌的理想有多大助益?市民對於文化城的認同度,絕對大幅提升吧。

無奈的是,台中市政府選擇在這樣不凡的歷史際遇和世代角色中缺席。

▲ 順天堂藥廠的許鴻源與夫人許林碖創辦順天美術館,收藏近600件藝術品,於2018年贈予文化部。

官僚習氣得過且過,反而喪失難得機緣

縱然台中市文化局長張大春多次提到已開始興建的「綠美圖」,可能是更適合大眾的美術展覽空間,卻僅止於透過媒體隔空傳話,亦不見文化局為爭取順天美術館作品落腳台中有絲毫積極作為,坐實外界看待盧市府文化政策就是「不做不錯」的觀感。

況且,若綠美圖真如張大春局長所言,適合典藏、展示順天美術館之作品,那麼原要設立在綠美圖的「臺中市立美術館」要再被放置在哪裡呢?文化局已有相關腹案嗎?是否又會產生綠美圖「送給中央」的疑慮?種種待解的問題都彰顯出張大春局長的發言,表面上看似好心為順天美術館藏尋覓新的去處,實則是意圖撇清責任的官僚習氣。

台中州廳始建於1913年,與今總統府(原台灣總督府)、監察院(原台北州廳)、國立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等知名公共建築是同一位建築師——森山松之助設計監造,在建築史上地位崇高,不過卻在全國同位階的州廳建築中卻身居最末,遲至去年才成為國定古蹟而擁有完整資源。

2011年,台中州廳猶是市定古蹟時,升級成直轄市的台中市政府搬遷至新落成的市政中心辦公,胡志強市長原想在州廳以BOT招商引入飯店住宿、國際藝術精品展售等產業,然而斥資67億餘元興建的新市政中心空間不足,時至今日,都發局、環保局仍舊在州廳內辦公。可見多年來,台中州廳的文資價值和保護不僅未受到足夠重視,且預計要再利用的目的時常改變,過往商業意圖更大幅凌駕文資的公益性。

如今,台中州廳好不容易等到升格為國定古蹟,且獲得文化部再造歷史現場等計畫馳援,加上順天美術館捐贈600多件館藏的難得機會,眼看成為全台藝術史重中之重的理想就要水到渠成,典藏、展示內容與建築物的重要性更是相得益彰,市府此時缺乏遠見、意氣用事且瑕疵百出的決策,卻讓台中在重新樹立文化城美名的路上跌了一大跤。

1962年,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在〈我們選擇登月〉講稿中說道:

我們選擇登月,不是因為它很簡單,而是因為它非常難;因為這目標能組織我們最好的能量與技術,也因為這個挑戰我們樂意接受、不願它被延遲,且將全力贏取。

台中市政府拒絕了國美館台中州廳園區計畫,台中人應該要感到失落吧!我們曾經距離拼回世界藝術史中的台灣拼圖如此地近,我們曾經有機會要迎回屬於這塊土地的文藝復興,卻因為在上位者的錯誤決定,而錯失這百年難得一遇的幸運。

順天美術館陳飛龍館長曾說:「順天收藏從來不是為了等待畫作增值,看重的也不一定是作品本身的價值,而是畫家在歷史中的定位、畫作如何可能為我們展現台灣每個時代的面貌。」對照對外宣稱不能「無償」將州廳交給中央的台中市政府,境界高低立判,對於市民感受而言,又是何等諷刺!

(※ 作者為台中文化工作者。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台中州廳與今總統府(原台灣總督府)、監察院(原台北州廳)、國立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等都由森山松之助設計監造。 圖/維基共享
台中州廳與今總統府(原台灣總督府)、監察院(原台北州廳)、國立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等都由森山松之助設計監造。 圖/維基共享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