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清玉/北歐各國,抗疫不同?從挪威看新冠肺炎的社會影響

挪威政府舉辦記者會說明第三輪危機計畫,議會成員與記者皆須遵守社交距離。 圖/歐新社
挪威政府舉辦記者會說明第三輪危機計畫,議會成員與記者皆須遵守社交距離。 圖/歐新社

3月的最後一個週末,也是挪威為了防止新冠疫情擴散而閉關的第3個週末。我住挪威的第三大城特隆赫姆,星期六進城繞了一圈,買了兩份報紙和一些精緻食品,慰藉一下自己和家人,也給還在營業的店家一些實質的支持。

挪威在2月25日迎來首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之後病例便日益增加,3月4日那天我在臉書上貼文說挪威確診人數超越台灣,那時也才56例,沒想到幾個星期後,挪威確診案例已達4,000多,而台灣守住多時的案例數也漲上至300,相形之下,台灣的防疫成績簡直是奇蹟。挪威的數字在疫情嚴峻的歐洲來說也許還不算太糟,但疫情剛起飛時,我的心情每天隨著人數的升高而低落,還真是挺難受的。

不能去滑雪!復活節假期人潮不見

為了防止疫情蔓延,挪威首相於3月12日宣布為期兩週的限制型防疫措施,其中包括全國各級學校關閉;所有藝文、體育活動賽事取消;健身中心、游泳場館、美容美髮、身體護理、刺青店等設施及場所暫停營業;餐廳、酒吧、夜店及戶外型休閒場所關閉,但部分餐飲業的外賣和外送服務可維持;醫療場所限制出入,醫護人員限制出境;自國外返國的民眾一律居家隔離兩週等等。

一般商店及超市維持正常營業,但政府呼籲民眾不需要過度囤積食物。大眾交通運輸維持運行,以確保特許人員正常上班通勤。此外就是不斷宣導勤洗手、咳嗽打噴嚏時適當遮掩、避免群聚和保持人與人之間距離。之後挪威政府又於24日接著宣布,相關措施的執行將延長至復活節過後。

這些林林總總的限制措施,大幅改變了人民的日常生活。小孩在家上學,大人在家上班,我許多家裡有幼兒或低年級學童的同事都必須身兼家長和老師的職責,工作績效大打折扣。許多公司行號和營業場所深受影響,員工被資遣或裁員,老闆沒了收入還有支出、瀕臨破產,社會各界叫苦連天。

此外讓許多挪威人難解又難受的措施是度假屋禁令。許多挪威人在山間水邊有度假小屋(hytte),是他們週末的休閒去處。3月底4月初和復活節期間是滑雪旺季,不能去度假屋,滑雪場也關閉,雪幾乎沒得滑了,這改變簡直是撼動了挪威人的生活傳統和民族精神。

可是上山不是挺好的嗎?那裡人口少,感染機率不是很低?挪威國土幅員廣大,新冠案例的分布並不均勻,有明顯的城鄉差距,像是南部都會區的疫情就比較嚴重。然而小地方醫療資源也相對少,許多鄉間人口稀少的區域擔心人們由城市把病毒帶過來,造成疫情擴散,政府因此限制了往返度假屋之間的人口流動。北挪威和部分市政區甚至打算自行研擬地方性的限制措施,此舉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各界仍持續討論中。

相較於北歐其他國家,瑞典的防疫重點在於降低死亡率,用不過激的措施減緩傳染速度,保護老病高危險族群,避免醫療資源耗盡。 圖/美聯社
相較於北歐其他國家,瑞典的防疫重點在於降低死亡率,用不過激的措施減緩傳染速度,保護老病高危險族群,避免醫療資源耗盡。 圖/美聯社

狀況相近、應對有別的北歐鄰國

北歐的新冠疫情正是由熱愛滑雪的人士從義大利進口過來的。2月下旬挪威和瑞典放冬假,許多人去義大利北部山區滑雪度假,回家時也把病毒帶了回來。瑞典和芬蘭的首例確診發生在1月底,都與中國有關,挪威、丹麥和冰島的首例則在2月底從南歐輸入,接下來確診案例就節節攀升。斯堪地那維亞3個兄弟國之中,挪威和瑞典的確診人數一直跑在前面,丹麥落後,但首先發難採取全國性限制型措施的,卻是丹麥。

3月初,新冠疫情逐漸佔據了北歐媒體的版面,眼見案例數日益增加,挪威的健康署和公衛研究所幾乎是天天開記者會,各界專家討論來討論去,但始終不見政府明確強硬的防疫舉措,這讓我許多在挪威的中國朋友都急得不知如何是好。3月11日,丹麥首相晚間召開記者會,毅然決然宣布國家將進入抗疫的閉關狀態。次日,挪威政府也立馬跟進了,雖然限制措施的力道沒有丹麥強勢。

眼見北歐鄰國和歐洲各國的防疫限制越來越嚴格,而瑞典那頭,至今小孩仍還要上學、餐廳咖啡館營業中、健身房滑雪場也沒有關閉。這鶴立雞群的架式,近日受到國際媒體的矚目。瑞典究竟是在玩俄羅斯轉盤式的豪賭,還是他們掌握了什麼別人都不知道的資訊,為什麼可以這麼輕忽淡定?瑞典防疫的操盤手是國家流行病學家Anders Tegnell,他聲稱瑞典堅守的防疫立足點是科學,而非政治;他主張的策略是減緩疫情,而非防堵。

其實瑞典並不是沒有作為,看起來貌似馬照跑舞照跳,但相關限制也有日益嚴格的趨勢。幼稚園和小學雖然照常上課,但中學和大學已改為遠距教學;許多人已按當局建議在家上班;群聚人數限制也從500降到50。

新冠病毒傳染速度極快、致死率不高,除非疫苗出現,這個病毒幾乎是防不勝防。瑞典當局認為統計確診人數對防疫沒有太大的幫助,目前的做法是不浪費醫療資源篩檢無症或輕症的民眾,挪威的檢測率大幅高於瑞典。

瑞典的防疫重點在於降低死亡率,用不過激的措施減緩傳染速度,保護老病高危險族群,避免醫療資源耗盡。但最近連續幾天首都斯德哥爾摩地區的新冠死亡案例快速增加,全國總死亡人數已破百,來自社會各界的憂慮加深,政府當局是否會受不住壓力,採取更嚴格的社會限制,還有待觀察。

奧斯陸的蔬果超市配合防疫政策,限制消費者排隊動線。 圖/歐新社
奧斯陸的蔬果超市配合防疫政策,限制消費者排隊動線。 圖/歐新社

小心顧此失彼的社會成本

有評論家指出,挪威嚴格的限制型措施其實並非來自公衛專家的建議,而是政府部門的政治考量。挪威首相宣布國家閉關之後,我的確有種安心的感受,很多政府的舉措,儘管沒有實質的成效,但就算做做樣子也能給民眾一種安全感。安慰劑有時也有療效,齊心齊力的社會,或許比較容易凝聚出抵抗狡猾病毒所需的力量?

抗疫措施勞民傷財,相關社會成本是挪威產官學各界人士和媒體持續關注的重點。每個國家可以使用的財力物力人力都是有限的,停工關校封城鎖國也許可以成功抑制新冠病毒的蔓延,但經濟成本極高。

閉關之前挪威經濟已遭重創,油價跌到新低,挪威克朗的幣值也跌到新低,國家主權基金大幅縮水;閉關之後,航空業旅遊業服務業大失血,失業率創新高,政府在收入大減的情況之下,還要動用大筆資金提供社會福利和振興經濟,著實是雪上加霜。

每道禁令都有其代價,在民主社會中,其宏觀的利弊與執行的時機都需要社會大眾檢視,更何況這些代價不見得都能以金錢計算。抗疫措施造成社會資源使用的排擠,患有其他疾病的人不能如期就醫、弱勢者不能及時受到幫助、家暴受害者必須和加害者長時間同處一個屋簷下、安養中心的長者因不能接受探視而引發孤獨等心理問題,這些都是社會必須付出的成本,不可小覷。

為防止疫情擴散,挪威在3月12日宣布為期兩週的限制型防疫措施,大幅影響人民的生活模式。 圖/歐新社
為防止疫情擴散,挪威在3月12日宣布為期兩週的限制型防疫措施,大幅影響人民的生活模式。 圖/歐新社

北歐社會模式是否能為抗疫提供成功的基礎?

隔離禁足、停工關校、行動監視,這些或許是有效的抗疫措施,但絕對不是全部。挪威晚郵報(Aftenposten)的評論家Andreas Slettholm認為,斯堪地那維亞的3個兄弟國即使抗疫策略不盡相同,但其社會模式有一些共同點,或可成為成功對抗新冠病毒的基礎。

這3個國家結構健全、有高度的社會信任、政府管理完善、政治文化有共識、通訊體系良好、人民訊息通達,此外還可以再算上言論自由度高、福利制度健全、公衛基礎良好等這幾項。

這落落長的清單聽起來貌似在自吹自擂,但以我這個台籍外配多年來的社會觀察,這還真有幾分道理。新冠病毒檢視的不僅是個人的健康和免疫力,也考驗著國家社會的抗壓性和應變力。

國家閉關以來,挪威國家廣播公司NRK每天從早上10點到晚間7點進行新聞放送,不間斷地提供民眾各式訊息,有政府的記者會,有心理專家的訪談,有各地民眾的生活彙報,也有各地國際特派員的疫情觀察分析。

平日在家上班時,我偶爾會打開收聽,這個星期六還額外發現了一個名為《挪威人,瑞典人,丹麥人》的談話節目,節目中有3個分別來自挪威、瑞典和丹麥的文化界人士,分別說著自己的語言(這3國語言大致可以相通),暢談抗疫期間的大小觀察和一些社會價值。3個兄弟國雖然抗疫不同調,但還是保持良好的聯繫,並試著相互理解,我覺得很可愛。

在國家閉關的相關措施宣布之後,挪威首相偕同教育部長和兒童與家庭部部長連袂召開了一場兒童記者會,以兒童的角度發言,並回答孩子們的各式問題。「害怕是正常的,但這個新冠病毒對絕大部分的人沒有太大的危險。生病的人和年紀大的人比較容易受到危害,我們為了他們小心一些,盡量減少病毒的傳播。」「這段時間暫時不要去拜訪爺爺奶奶,但打電話給他們或用視訊問候沒有問題唷!」

「親愛的首相,請問妳怎麼加強妳自己的免疫力呢?」10歲的阿瑪勒和8歲的瑞貝卡問。

「睡眠充足很重要,還有新鮮的空氣和運動。然後我個人的秘密是藍莓,我很喜歡吃藍莓,我想這應該也有助益。總之也要注意飲食多吃蔬菜。」首相認真地回答。

挪威首相召開一場兒童記者會,回答孩子們對疫情的各式問題。 圖/路透社
挪威首相召開一場兒童記者會,回答孩子們對疫情的各式問題。 圖/路透社

國際疫情升高,人們要怎麼同舟共濟?

新冠病毒的震央這會兒已經從東亞傳到歐洲,再從歐洲傳到美國,全世界的國家幾乎無一倖免了。幾天前,NRK的國際新聞節目《Urix》中,特派員從南非、印度、巴西和戰亂中的中東傳回當地疫情的相關報導,在世界上的許多國家,無論是防止感染的防疫措施或重症患者的治療,都因為體制和資源的限制而窒礙難行。

我一個挪威臉友看了節目之後立刻有感而發:「我不會再抱怨在家辦公這件事了!我們挪威人為了不能去度假屋而議論紛紛,也實在沒啥意義啊。」

義大利一開始孤立無援,歐盟這幾天看來有從睡夢中醒來的跡象,新聞報導法國開始把病患送到德國醫治了。新冠病毒導致封城鎖國,緊踩全球化的煞車,但此時此刻,國際間的互助合作其實更加重要。這是人類社會在和平時期遇到的最大危機,疫情就算抑制住了,還有許多重建工作要處理。屆時就看我們有沒有這個智慧,把這個危機化成轉機,讓世界變得一個更公平、更環保、更宜居的地方。

抗疫時期,許多平民英雄挺身而出,堅守著自己的崗位。「天空本來就是滿天星斗,但你需要黑暗才能望見。」我在晚郵報中看到這句話,望向天空,微笑了。

(※ 作者目前在特隆赫姆市政府環境部門任職氣候顧問,有十年的挪威公務員生涯經驗。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在奧斯陸的一所學校體育館中,提供給無家者的床鋪被設置為符合社交距離,以減少感染風險。 圖/路透社
在奧斯陸的一所學校體育館中,提供給無家者的床鋪被設置為符合社交距離,以減少感染風險。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