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無人機主宰未來戰場:高加索地區衝突給台灣的警示

曾婷瑄/法國人為何從未抗議封鎖?疫情期間自由與責任的反思浪潮

為減緩疫情擴散,法國自3月中旬起實施封城禁令。 圖/路透社
為減緩疫情擴散,法國自3月中旬起實施封城禁令。 圖/路透社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重創歐美,許多歐洲國家都全面封閉,餐廳等非必要店家也必須停業兩個月以上,社會一切停擺。

法國3月16日宣布隔天中午開始禁足令。幾天後,台灣社群媒體上開始流傳一則貼文,說法國民眾因不滿閉關令,引發大規模街頭抗爭。許多網友留言「法國不意外」、「法國人就是叛逆」、「不自由毋寧死」等,但仔細看畫面,其實是黃背心運動的抗議場面。我趕緊在下面留言幫法國人澄清:這是一則移花接木的假新聞。

不聽話的法國人,一夕之間全成了乖寶寶

事實上,法國人除了抱怨禁令太過突然,並沒有出現反對聲音,民眾像是心領神會般,平靜地接受了禁令。反倒是美國、巴西、俄國、突尼西亞和尼日等國,紛紛傳出反對閉關的抗議聲浪。

甚至封閉一個月後,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納(Christophe Castaner)還公開稱讚,「雖然還是有些愚蠢行為,但法國是最遵守閉關令的國家之一」。他會這樣說,是根據Google「人潮流動報告」(Community Mobility Reports),透過移動裝置分析閉關期間人民移動與造訪地點和頻率的改變。《費加洛報》整理了複雜的數據,並和周邊有實施全面閉關的國家及美國進行比較。發現這一個月內,前往休閒場所的法國人減少了88%、大眾運輸減少了87%、公園82%、上班場所56%等。全部指標平均下來,流動率減少了77%,僅次於義大利的83.8%和西班牙的82.2%,減少幅度較比利時(66.2%)、英國(62.6%)、德國(56.8%)與美國(35.4%)高出許多。

因此,卡斯塔納說得沒有錯,法國人大致來說算是遵守閉關規定,好好待在家中的。

很多人不禁好奇,為何熱愛自由的法國人,即使坦承自己有時受不了會想出來蹓躂透氣,卻也對禁足令舉雙手贊成?為什麼法國人會從封關前夕(餐廳下令停業隔天)集體出門曬太陽的野孩子,變身成「堪稱」遵守規定的乖寶寶?

從法國政府的論述來看,早在宣布禁足令上路的全國演說中,馬克宏就特別指出法國人「不守規矩」,這一點,可算是引起大部分法國人的共鳴與贊同(法國人對此彷彿還有點驕傲)。但馬克宏緊接著說,「這是一場戰爭,敵人是無形的。」很明顯,政府企圖透過提升為「戰爭」層級的論述,營造社會共識,以便在集體福祉的前提下祭出嚴厲措施。

每當法國人又出現「鬆懈」跡象時,政府官員就會立刻出來,重複向人民喊話,用各種話術提醒國民個人與集體的微妙關係,要避免「個人自由傷害全民努力」。禁足令期間,法國警察一個月內總共執行了近1,200萬次外出證明的盤查,開出70萬4千張罰單。

《世界報》記者訪問到一位被開單的里昂居民,他因多次接待朋友來家裡聚餐而遭罰。他向記者坦言,自己被女友罵「自私的罪犯」,也(無奈)表示「法國人真的全盤接受這個禁令且盡力遵守!」

防疫下的種種限制,開啟了法國人關於「自由」與「責任」的反思潮。 圖/美聯社
防疫下的種種限制,開啟了法國人關於「自由」與「責任」的反思潮。 圖/美聯社

當座右銘從「自由」變成「責任」

喜歡討論抽象概念的法國人,就這樣開啟了一輪關於「自由」與「責任」的反思潮。媒體與網路上出現了許多相關的專文與節目。尤其當禁足令限制了人民的自由,部分腦筋閒不下來的法國人,需要探究政策背後的合理性。

一位醫學與哲學背景的專欄作家David Simard就分析,法國把遏阻病毒擴散的一套預防措施特別取名為「隔離行動」(gestes barrières,這大概是疫情期間最常被提到的詞彙之一),用意其實就是要喚醒民眾的個人責任感,記得常洗手、咳嗽用手肘遮、戴口罩、待在家等,才能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法國傳統上來說是個中央制的國家,也是社會福利的大政府,很多事情都是政府決定、下令、執行,幫人民辦好好。但疫情微妙地改變了法國民眾與政府間的關係,也改變了法國人的心態。除了關閉學校、商家等國家權利層級的命令,還需要人民「有作為」的配合,但並非透過法條直接強制,而是用一種「自由治理」和「自我管理」的形式呼籲人民。

筆者幾天前和法國朋友聊到這點,她分享了看法:「法國人向來崇尚自由、我行我素,只要行動『沒有』危害他人安全利益即可;但這次疫情,法國人被要求不只消極的不作為,而是要讓自己積極地『做更多』來保護其他人的安全。這讓平時不守規矩的法國人學習什麼是為自己和他人負責。」

不過她還是加上一句,「之後會有多人少記得這個教訓,這我就不知道了!」

作家David Simard在文章中也質問,法國人今天是否有能力在個人自由,同時也是個人責任的思想基礎上自我約束,而不用政府強制規定?對於這個提問,他最後略微悲觀地表示,法國人在這場公衛戰役的表現,顯示了我們還沒找到那條通往「有責任地行使自由」的道路。

3名土魯斯大學的流行病學者針對吵得沸沸揚揚的「病例定位即時追蹤App」(CovidStop)投書《世界報》,標題就寫道「讓我們暫時將法國座右銘『自由』替換為『責任』」,企圖在疫情緊急時刻喚起同胞的責任感,以及背後的道德意識。目的就是希望法國民眾找到公眾利益與個人自由間的平衡,好讓疫情能趕快過去。

法國媒體時常談到台灣作為抗疫典範,並提及公民意識在防疫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圖/法新社
法國媒體時常談到台灣作為抗疫典範,並提及公民意識在防疫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圖/法新社

在自由與「個人責任」之間尋找平衡

法國廣播電台也做了一個專題,邀請幾位學者探討疫情下限制自由的界線。受訪哲學家Corine Pelluchon 簡單一句便道出了他的優先順序,「這個病毒提醒了我們,健康是自由的首要條件」。

醫師與前公衛暑署長William Dab 也在節目中表示,這場危機讓我們知道面對公衛威脅,我們不能只靠自保,而是需要社會一致的努力。對他而言,疫情就是社會價值與衛生價值的檢測劑。每個社會都正迫切地尋找自由與安全的平衡點。

法國存在主義大師沙特的自由論述也重現江湖。比利時政治哲學學者Vincent de Coorebyter在專欄中探討了疫情時期的個人責任。作為沙特研究專家,他引用了沙特的名言:「我們從未比在德國佔領時期更加自由」(Jamais nous n'avons été plus libres que sous l'occupation allemande),來描述危機時期自由與責任的關係。

沙特會有如此看似矛盾的句子,當然不是在對德國納粹歌功頌德,而是因為戰爭,讓他對「自由」的概念,有了更深一層的詮釋。戰爭期間絕望孤立的感覺,讓沙特擺脫過去的個人主義,重新發現並介入社會。由於德軍佔領的壓迫與孤寂,沙特發現人們更能意識到他者的存在,也更渴望透過自由意志與行動為同胞的幸福未來而戰。也因此對沙特而言,當人們能對自己的行為負完全責任時,人就是完全的自由。自由和責任,在他眼中,是一體兩面。同樣的脈絡下,William Dab 也呼籲法國民眾,在自由與「個人責任」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

因為這次疫情,法國媒體時常談到台灣作為抗疫典範。分析台灣措施時最常提及的一點,便是Civisime,也就是公民意識。法媒對此抱持相當正面的態度,認為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能如此確實動員遏阻病毒傳播,除了政府的快速部署外,民眾對個人責任的認知以及保護自己與他人的動機是相當關鍵的因素。

新型冠狀病毒意外地開啟了法國對於自由與責任的辯論與反思,不少學者也藉此機會呼籲不愛拘束的法國人認知自己有維護他人安全的責任。但就如筆者朋友以及上述幾位專家所言,這次疫情是否能讓法國人在自由與責任之間找到平衡,邁向「有責任的自由」(liberté responsable)的道路,同時意識自我與他者的連結,還有待時間來觀察。

(※ 作者為法國巴黎第二大學媒體傳播博士生,現任中央社巴黎特約記者。本文原標題為〈叛逆的法國人,為何從未抗議封鎖?疫情期間「自由」與「責任」的反思浪潮〉,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巴黎居民在陽台鼓掌喝采,向醫療人員表達感謝。 圖/路透社
巴黎居民在陽台鼓掌喝采,向醫療人員表達感謝。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