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其儒/反中=挺川普?打破「共和黨抗中、民主黨親中」的迷思

「共和黨、保守派媒體對中國強硬,民主黨跟自由派媒體對中國磕頭」,真的是這樣嗎?圖為習近平與川普。 圖/法新社
「共和黨、保守派媒體對中國強硬,民主黨跟自由派媒體對中國磕頭」,真的是這樣嗎?圖為習近平與川普。 圖/法新社

時間回溯到4月中旬,由於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賽在公開記者會中,指控台灣政府放任網民對他進行歧視性人身攻擊,台灣社運人士聯手知名Youtuber與設計師發起群眾募資,到紐約時報投放廣告,希望以台灣的成功防疫經驗做公民外交,爭取國際關注。

當時的募資行動可謂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更在社群媒體上引發廣大討論。有人分享英文寫作訣竅,有人討論在紐約本身為新冠病毒重災區之刻,投放廣告對對讀者來說是否難以引發共鳴,更有人質疑紐約時報立場究竟撐台還是親中?台灣人在紐時投放廣告,會不會是一廂情願以熱臉貼冷屁股?

舉例來說,著重分析國際新聞的談話性節目百靈果在4月中表示,如果台灣人要藉由在紐約時報投放廣告來向美國人點出WHO跟中國欺負台灣,可能面臨找不到適合受眾的窘境:

價值觀跟我們在聽這個podcast的觀眾一樣(進步價值觀)的美國媒體,他們全部都是支持中國的。是價值觀跟你相反的。Fox News、Breibart這種你最看不起的這種,他們才是在反中。他們才在罵WHO沒做好。你campaign放在那些跟你價值觀一樣的媒體是沒有用的。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作為民主黨代表拜登,右為共和黨代表川普。 圖/美聯社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作為民主黨代表拜登,右為共和黨代表川普。 圖/美聯社

親中與反中,在美國真的這麼壁壘分明?

「共和黨、保守派媒體對中國強硬,民主黨跟自由派媒體對中國磕頭」,這個分類看似是成立的。最常被舉的例子就是民主黨總統柯林頓。他在1994年讓中國繼續獲得最惠國的條件,也讓中國更深入參與國際貿易框架,天真地希望藉由經濟開放帶動政治開放。相反的,川普上台之後就接了蔡英文的恭賀電話,惹毛中國政府,之後也大罵中國操作人民幣匯率、開啓了延燒至今的貿易關稅戰。

這兩個例子看似符合「共和黨抗中,民主黨親中」的分類,但是美國對中國政策早在25年前就已經不是那麼二元對立。1992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柯林頓就曾批評老布希跟鎮壓天安門事件的中國政府「靠得太近了」。一開始柯林頓上任,還想改變老布希的政策、不要再讓中國保持貿易最惠國的條件。過了一年多,才決定延續老布希的政策。兩任總統都認為美國不能孤立中國,要跟中國有貿易往來,才能讓他們得到經濟自由,進而在未來讓中國享有政治自由。

柯林頓執政八年後的2000年,代表民主黨參選的高爾提倡要跟中國建立更緊密的貿易關係,這次共和黨換成小布希來罵民主黨的中國貿易政策。到了2012的時候,兩黨的候選人互相攻擊對方的中國政策。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批判歐巴馬對中國不夠強硬,為了反擊,歐巴馬政府在WTO指控中國單方面實施對美國汽車的關稅,還批評羅姆尼在經營私募基金的時候,把不少美國的工作外包給中國,讓很多人丟了工作。光從選舉口號就可以看出,用民主黨、共和黨來區分美國自由派、保守派對中國的立場是歡迎還是戒備,並不準確。

將代表民主黨挑戰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拜登,曾在twitter上恭賀蔡英文勝選。 圖/路透社
將代表民主黨挑戰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拜登,曾在twitter上恭賀蔡英文勝選。 圖/路透社

川普的競爭者拜登:「美國必須繼續強力支持台灣!」

自川普就任、發動中美貿易戰以來,在抗中派輿論中不乏大力吹捧川普的文章,但是在川普第一屆任期即將結束的現在,若是抗中派仍然把共和黨當作台灣結盟抗中的唯一選擇,不僅是簡化歷史演變,更是沒有跟上當下美國的民情變化。

從2019年開始,民主黨總統黨內初選的辯論會中,「美國如何對抗中國」就是很重要的議題。在各場公開辯論會中,初選的各路人馬雖然批評川普的手段粗暴跟歧視性言論,但多數候選人都表示應該要持續施行部分對中國的關稅。最後出線代表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在2019年就已經表明國際勢力,要嘛是美國、要不就是中國領頭。他也在辯論、訪談等公開場合,大力抨擊中國違反專利權、WTO的規範。

面對台灣,2020年1月,拜登在twitter上恭賀蔡英文勝選,5月20日也轉發了蔡英文就職典禮的推文。拜登的恭賀貼文表示「美國必須強力、不分黨派、保持原則地持續支持台灣」。拜登對台灣的支持並非只是選舉時炒作話題。曾經擔任美國外交部次長、現在身為拜登外交政策的核心幕僚Anthony Blinken在5月19日參加了一個智庫線上對談,回答了TVBS華盛頓分局記者Jessica Ni的提問。Blinken表示,他認為台灣應該要能夠參與WHO:

現在很可惜的是,台灣在WHO裡面被忽略。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從政治跟實務兩個面向都是如此。因為台灣處理COVID-19很成功,有自己的專業跟經驗……這些對世界是很有幫助的。我希望我們能全力以赴讓台灣能有所參與。雖然現在美國自己實際上來說是離開了WHO。台灣能夠參與國際組織,是對我們(美國)的有利的。

如果拜登勝選上任,Blinken很可能在白宮國安會擔任高階幕僚或者外交部擔任重要首長。政策幕僚Blinken在非選舉場合的發言,透露拜登團隊在中國議題的佈局達到了外交跟軍事的層次。

在美國,不喜歡中國的人正在增加

美國輿論跟政治領袖的意見是一致的。根據立場跨黨派公信力很高的智庫Pew Research所追蹤的問卷,今年3月時,6成6的美國民眾對中國持有負面態度。總體來說,共和黨選民不喜歡中國的比例多了10%左右。但在這近10年來,對中國反感的趨勢跨黨派地持續增加,並不侷限在共和黨民眾。

今年3月時,6成6的美國民眾對中國持有負面態度。 圖/作者整理;資料來源/Pew Research
今年3月時,6成6的美國民眾對中國持有負面態度。 圖/作者整理;資料來源/Pew Research

Pew Research的民調還顯示出另一個有趣的現象。3月疫情以來,比起共和黨支持者,更高比例的民主黨支持者認為中國會在疫情之後,試圖增加其國際影響力。而且民主黨選民中,5成認為美國應該要參與國際事務,共和黨選民則是只有2成多。

更高比例的民主黨支持者認為中國會在疫情之後,試圖增加其國際影響力。 圖/作者整理;資料來源/Pew Research 1,2
更高比例的民主黨支持者認為中國會在疫情之後,試圖增加其國際影響力。 圖/作者整理;資料來源/Pew Research 1,2

這個數據顯示出,民主黨的支持者,雖然對中國比較沒那麼反感,但是對於中國的崛起更加敏銳;相反的,共和黨的支持者雖然比較討厭中國,但也不見得會願意美國去聲援台灣。用個詼諧的比喻,哆啦A夢裡的小夫雖然不喜歡胖虎,但不會站出來跟其他同學替大雄打抱不平,反而可能會躲在自己的豪宅裡面打電動。台灣若要在國際情勢下,得到更多美國的聲援、支持,其實民主黨的選民也是台灣人做公民外交需要影響的一環。

反中=批判WHO=支持川普?

另外一個邏輯盲點則是把反中、批判WHO、支持川普這些立場全部打包在一起。這樣的思維提前預設立場,反而會犧牲掉潛在可以聲援台灣的夥伴。

世界著名歌手Lady Gaga在4月中舉辦線上募款演唱會。她在活動上稱讚WHO總幹事譚德塞是超級巨星,這個言論也引起一些台灣人在臉書上開罵,甚至揚言抵制。但我們可別忘記Lady Gaga長期聲援圖博,也曾經跟達賴喇嘛會面過。在那次會面後,Lady Gaga還被中國宣傳指揮部下令禁播

有這樣的背景,她可能因為屈服於中國利誘,而為WHO護航嗎?Lady Gaga這種等級的巨星,對美國民意是很有影響力的。雖然她早就對網路上的各種批評習以為常,但如果台灣人要結交盟友,在公民外交策略上,反而應該要拉攏這樣的人,而不是網路出征。

第一印象影響人們的認知是人之常情。台灣人一旦有了「共和黨抗中,民主黨親中」的印象後,可能只選擇看到川普政府棒打中國的行為,而沒有注意到川普政府退出國際組織後,可能導致權力真空而給中國政府機會。當我們要在國際上為台灣更有效率地倡議,必須減少我們的認知偏見。

在2020年的當下跟未來幾年內,美國民意跟政治領袖不論黨派,都對中國更加提防,也不再天真的認為經濟開放就會讓中國內部政治改革。台灣人也該把「共和黨抗中,民主黨親中」這種過度簡化的思維丟掉了!

(※ 作者為普林斯頓大學社會系博士生。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美國民意跟政治領袖不論黨派,都對中國更加提防,也不再天真的認為經濟開放就會讓中國內部政治改革。 圖/路透社
美國民意跟政治領袖不論黨派,都對中國更加提防,也不再天真的認為經濟開放就會讓中國內部政治改革。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