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于欣可/誰的競圖?誰的台中大巨蛋?

台中巨蛋第二階段評選日前揭曉,首獎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與台灣的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合組台日團隊拿下。 圖/台中市政府
台中巨蛋第二階段評選日前揭曉,首獎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與台灣的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合組台日團隊拿下。 圖/台中市政府

台中人期待已久的台中巨蛋建築設計國際競圖,最近引來不小爭議。評選第一名的設計是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與台灣九典建築師事務所共組的團隊獲得,然而卻遭質疑設計圖並非原創,是隈研吾在澳洲達令港的作品山寨版。

然而,撇開設計本身的原創與否,或偏狹的「搶地盤主義」,我想藉此機會點出一個更根本而完全被忽略的問題。

在此之前,先讓我說一個小故事。我在阿姆斯特丹旅行的時候,有次搭了從中央車站跨越大河前往北邊住宅區的渡輪。渡輪由市政府經營,班次密集且完全免費。這讓我十分好奇,為何在連上廁所都要錢的阿姆斯特丹,這段渡輪竟然不收費?

詢問了當地人,他們說:當初原本決定蓋一座大橋,由知名建築師設計,但因為居民覺得橋的量體過大,會破壞大河景觀,因此反對這個計畫。可是住在北邊的人還是有通勤需求,因此,經過規劃協調,務實的市政府就拿蓋橋的預算來補貼公共渡輪。算盤一打才發現,蓋橋的錢可以補貼渡輪營運超過50年!

這個免費,其實是公共預算的貼補,既保持了城市景觀的完整,也滿足了居民的通勤,還讓我這個觀光客賺到了一次免費的遊船體驗。細想,如果不是公部門的協調能力強大,如何能把已經通過預算的大橋興建計畫轉成免費渡輪?而這其中,還包含人們對城市景觀的在乎,以及大型公共建設的公眾參與、共識凝聚。

台中巨蛋預定地位於北屯區十四期重劃區,預計2022年動工,2026年完工啟用。 圖/台中市政府
台中巨蛋預定地位於北屯區十四期重劃區,預計2022年動工,2026年完工啟用。 圖/台中市政府

公共建築不只是一棟建築,也是居民的城市想像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大興土木不是解決城市需求的唯一解,我們不該把蓋一棟公共建築,當成唯一的政策目標。而政策目標,如果沒有公眾參與與共識凝聚的過程,即會脫離現實,變成昂貴的大型蚊子館,台灣已經有太多前例。比如高雄世運主場館,本來建築師伊東豊雄立意甚美,活動辦完,內部將變成開放綠地供市民使用,然而現狀卻是活動辦完就大門深鎖,與民眾相當疏離。

公共建築理應是高度專業,但是不只是建築設計及營建管理的專業,整合溝通以及統整規劃能力也十分重要。尤其面對複雜的社會經濟與都市空間,公共建築從一開始就需要高強度的公眾溝通。

我試舉幾個例子。從台中大巨蛋的案子來看,社會經濟性的議題設定如:要服務誰?提供哪種服務?什麼產業進駐?都市空間整合的議題如:都市設計原則,是否鼓勵步行?與週邊空間如何串接?後續空間如何管理維護?長遠來看,是否能創造城市發展新動能,引導老市區更新,推動產業轉型?

簡而言之,社會經濟性與都市性的「複雜與矛盾」,都必須是台中大巨蛋競圖的考量環節。

台中大巨蛋有沒有可能作為都市發展的發動機,讓城市空間品質得以轉骨,甚至促成都市再生與城市經濟轉型?機會絕對有,而且也應該要認真對待,因為以台中大巨蛋的預算規模,如果只是完成一棟建築物,而沒有其他加成效應,那實在是太浪費寶貴的資源了。

如果我是台中市民,我會對我們的空間專業者非常失望,因為大部分的討論侷限在第一名是否自我抄襲,以及「國際競圖是否只是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問題,甚或停留在只能自圓其說無法共鳴的美學探討。然而,空間專業者應該更有能力處理空間關係與城市發展,並觸發社會大眾的空間想像力,對大巨蛋有更多廣泛的討論。令人失望的是,專業者社群或自己抱團選邊,或自畫邊界,或狹隘的以「被外國人殖民」來形容第一名被外國團隊取得的狀況。

同時,台中市政府及競圖評審團作為協調者、規劃者,到目前為止也無法說服市民:為何要花這麼多錢?這樣的設計是否符合未來的需求?這個市府目前始終無法說服大眾,到底他們選出來的方案給城市帶來多少公共利益,而公共利益才應該是競圖的重點,不是美學品味。

我們需要的,是重新拆解公共建築競圖,從政策規劃、共識凝聚再到設計競圖,把競圖跟公共(公眾)真正連結起來。

今年8月,台中巨蛋體育館競圖成果展開幕式在大墩文化中心舉辦。 圖/台中市政府
今年8月,台中巨蛋體育館競圖成果展開幕式在大墩文化中心舉辦。 圖/台中市政府

如何讓政府、建築師與民眾三方達成有效溝通?

我這篇短文,有一個關於公眾參與公共建築競圖過程的具體建議,細節不多說,我直接舉例,讓我們回到競圖的一年前:

首先,市政府先舉辦一系列活動,從「城市中的巨蛋」展覽開始,策展單位把各地的巨蛋模型、細部圖說以及使用者的使用經驗向民眾展示出來,並安排專業解說,從巨蛋設計講到城市環境,讓民眾對巨蛋與城市發展的連結產生概念。甚至還可以舉辦工作坊,記錄參與者對於巨蛋的期許與願景。這些都必須經過整理,並具體出現在規劃與建築計畫中。因為這是協助有意競圖的建築團隊掌握在地性的關鍵。

待時間更近一點,開始邀請有意願參與競圖的團隊來台中,由他們與市民分享概念。這個階段不需要很具體的建築方案,也不需要太細節的材料與構造,展示的可以是草圖,可以是設計概念。比如隈研吾和九典團隊就可以在這個場合向眾人展示以「大甲藺草編織」發想的設計理念,如果他們的說故事能力夠強,就會讓市民知道他們對於城市空間特質的掌握能力。而如果胡亂說一通,也許就被當場戳破。

在善於協調的公部門與空間專業者的協助下,外行人除了看熱鬧以外,也可以開始理解:巨蛋不僅會是地標建築,亦有機會創造新的都市生活型態。因此:

對競圖參與者(建築師),是考驗他們對城市的觀察能力,對公眾說故事的能力,以及具體回應公眾需求、放入設計的能力。

對競圖的組織者(市政府及競圖評審團),專業的審圖能力不需多說,另外考驗的是策劃能力、凝聚共識的能力,以及在開放而複雜的公眾意見中整理出優先順序、以選出最好設計的能力。

對參與的一般人,考驗的是對公共事務的溝通能力,以及對空間的想像力。

我這例子,引發了對於三種角色的諸多能力的重新定義。一個好的公共建築,有賴三方的通力合作。也許一開始專業者常常覺得民眾不懂設計,要如何溝通?但其實是方法用錯了,光拿模型或圖面去,沒受過專業訓練的一般人,當然不懂模型及複雜圖面要表達什麼。反過來,一般人也可能會覺得「參與」都講假的,明明說了自己的想法,卻沒有人聽進去。

其實,民主溝通不是講完就跑,是不斷地講,持續地聽,調整自己的訴求,最後生成方案。對公部門而言,如何借力使力,讓專業者一起協助溝通、凝聚共識則更為重要。因為,花錢買得到的是設計,花錢買不到的,卻是城市市民對於巨蛋的共識與期待,是對城市發展的願景。

(※ 作者:于欣可,曾任攝影記者、亦在建築師事務所及都市規劃顧問公司待過。現為荷蘭台夫特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博士候選人。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對公部門而言,如何借力使力,讓專業者一起協助溝通、凝聚共識則更為重要。圖為台中市府於1月舉辦公開閱覽說明會。
 圖/台中市政府
對公部門而言,如何借力使力,讓專業者一起協助溝通、凝聚共識則更為重要。圖為台中市府於1月舉辦公開閱覽說明會。 圖/台中市政府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