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連勝文不小心押了什麼韻?

這幾天,連勝文競選團隊釋出了最新的MV。這支影片以街舞為題材,找了方文山填詞、鄺盛導演,陣容似乎頗為豪華。平心而論,這支MV的歌詞雖然依然有著彆扭的方式押韻,但已經是該團隊目前為止,品質最好的一支宣傳影片了。如果早幾個月出現,效果應該會更好吧。它的基本敘事結構很簡單,就是把「意象(s)」和「商品」並置在一起,只要大家喜歡那些意象,很容易不小心覺得商品還不錯。而這支MV最聰明的一點就是從頭到尾都沒讓連勝文出現,最接近他個人的符號就是片末的親筆簽名——這很重要,當商品本身太難賣的時候,還是不要讓它出來攪局得好。

所以,抨擊這部影片「不知道重點在哪裡」,是有點辜負了作者(我不知道內部的分工如何,總之就是產出這整支MV的團隊)的苦心孤詣,以創作者的角度來看,大概也很難找到更好的處理方式了。然而,要說這部影片什麼都沒說,卻也不盡然;它還是說了很多,幾乎像是懶人包一樣為觀眾復習了這場選舉的兩大看點。雖然說出這些話,可能並不是作者的原意,但敘事文本就是這麼好玩的東西,非預期性後果有時遠比「忠實完成任務」要好玩得多了。

這兩大看點,其實就是雙方最被攻擊的兩個點:連勝文的「權貴」身份,和柯文哲「物化女性」的言論。

先從「物化女性」開始吧。「物化」這個詞在這幾個月內眾口琅琅,不過真正用對這個概念的人並不多。最簡單的閹割版定義是:它忽略人的特殊性,把某人的其中一項特質無限放大,好像這個人除了這個特質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它是一個把「人」變成「東西」的過程,人從此沒有「意志」,只剩下「功能」,是一個被拿來使用的「東西」。所以,如果你為慣老板加班賣命,但他完全不在意你的感受時,你基本上就被物化了,對他來說你除了肝以外別無他物,就是一個會賺錢的「東西」而已。

那「物化女性」又是什麼意思呢?在性別歧視的脈絡下,通常就是把女性的外貌、性徵無限放大,好像女性除了性感的身體以外別無他物,就是一個等待男人「享用」的「東西」而已。以此標準來看,柯文哲之前的失言,老實說還真不無辜。

不過,強烈攻擊柯文哲物化女性的連勝文競選團隊,竟然推出這支MV,就代表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揮舞的這個概念是什麼意思。大約在影片15秒開始,我們看到男、女兩組舞者進場,這兩組人穿的衣服就是鮮明的對照:同樣是跳舞,男生組舞者幾乎不露肌膚、不露身材曲線;但女生組一推門下車,就是胸部和小蠻腰。(對數學有興趣的話,你可以算算22秒的裸露面積總和。)

如果你機車一點,定格在17秒的地方,你會發現女生的臉還被剪掉了,只有胸部和腰。再往後看,你會不斷看到類似的構圖出現。凡男生出現必定是有臉的(這是一個充滿個人特質的部位),但女生可以常常只有胸部、腰或大腿(她的個人特質?很重要嗎?)。

30秒開始,同樣是進場,男生的動作是和旁人擊掌,但女生是邊走邊脫掉外衣。到了37秒就更有趣了,各位,導演現在已經透過攝影機,把你放置在一個色狼的位置了,你的視角基本上緊緊貼著女生的大腿,而這雙大腿其實沒有什麼敘事功能,它不必這樣拍你也能看懂,但它為何要這樣處理?

噢,因為很正啊,很性感。

對,那為什麼它不讓男生組舞者裸露上身、穿上緊身的短褲,讓你看他們邊熱舞邊抖動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這樣也很性感啊。抖動胸部可以(連舉牌的女生都要邊抖胸部邊搖屁股進場),為何抖動火砲不行?

更何況,作者並不是沒有選擇的,在1分鐘以後,我們也有看到幾位穿著沒那麼暴露的女生,但他們佔的秒數很少、也很少佔據畫面主要的位置。

在這裡,我們看到了作者的選擇:「熱舞的女性角色就是要這樣表現嘛!」和「我覺得觀眾愛看這樣的女生。」所以呢,這支以攻擊對手的性別意識為主打的團隊,在選舉的最後幾天產出了一支MV,透露出的訊息是這樣的:要不是作者覺得物化女性沒什麼大不了,要不就是作者覺得觀眾(就是你)一定會物化女性。或者都有。

嗯,柯文哲確實失言過,他講話沒經大腦。連勝文團隊不但不經大腦,還花大錢找知名創作者來,把這些東西包裝成MV。

這是要我們怎麼說呢?

再來,是關於「權貴」。這個詞比「物化」簡單得多,畢竟一個人是否有權(能夠幹掉丁守中而空降)、是否富貴(能夠住在帝寶裡面,搬到一品大廈還很委屈),其實是一目瞭然的事實。不過從選戰開始到現在,這個團隊一直很想要抹消這個事實,其意志之堅韌,簡直就像是嘗試用念力折彎湯匙。不過這支MV有趣的地方在於,它透過歌詞和字幕,偷偷把「權貴」和「藍綠」兩個議題混淆掛鉤了起來。有一段歌詞是這樣的:

我們堅決不 屑 被你們所分 類

住在不同的 街 成敵對的 誰

這樣分太 累

我們一起擁有 同一種的世界

名字叫台北

方文山照例還是很擔心我們不知道他很會押韻,所以把前五個短句的韻腳割裂出來給我們看了。但這段歌詞,就其意圖而言,其實表現得不算差:它毫無一字提到藍綠,但蘊含的概念就是「不要再藍綠惡鬥了」,而且透過「被你們所分類」這一句,把藍綠惡鬥的責任再次送回反對連勝文的人們肩中。既忠實完成金主的任務,又隱蔽了關鍵字,仿佛自己對此天真無知,鄉親啊,這就叫專業,這就叫軟實力啊。

而當我們把這段基本上就是全曲主旨的歌詞,搭配MV最後面的字幕來讀的時候,會發現更好玩的事情:

親愛的

街舞 比的就只有技術跟專注

從不在評分範圍的字 叫做 背景身世

在這裡,我們還是給他押韻的努力一點掌聲,你看為了讓「字」和「世」互相配合,他都把「背景身世」講成一個「字」了,超辛苦的。而此段精華之處在於,這些文字和MV一同建立了一個槓桿,把所有概念都混在一起了。當歌詞說不要分藍綠的時候,畫面告訴我們「一起跳舞吧」,當字幕說「不要管背景身世=不要罵我是權貴」的時候,他還是告訴我們「一起跳舞吧」。這簡直進入佛家的境界,無論你要討論藍 vs. 綠還是權貴 vs. 平民,它都透過街舞這個意象來告訴你:不要起分別心,這一切都是分類啊。

於是,一個可怕的等式透過敘事邏輯形成了。如果今天你批評他是權貴,就等於你起了分別心。你起了分別心,就等於你分藍綠。Bingo,你不可以批評連勝文是權貴,如果這樣做,你就是他所「不屑」的那些造成分類的人。你們這些吱吱。

最後,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這支MV的符號操作裡,上述兩個看點都是藉由「年輕人跳街舞」這個意象表現出來的。而且在MV裡,跳舞「只是跳舞」,沒有任何公共性,沒有人講任何一句話,沒有賦予這個意象其他的意義,他們好像只是一直跳舞一直跳舞一直跳舞。是的,你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如果你還記得經典的「一直玩」廣告的話。你會發現,這支MV基本上就是上一支的續集。

他們基本上還是覺得你們這些年輕人只會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差別是,當時那支廣告是為了嘲笑你(你看,你都不像我胸懷大志),現在這支廣告是紆尊降貴想要換選票(好吧,既然你們這麼愛玩,我陪你們玩一下好了)。他們好像忘了,在他們最敬愛的祖國文化裡,有一個詞叫做「前倨後恭」。

如果你覺得憤怒,那是正常的。因為,在文本的範圍內,作者擁有絕對的、暴政一般的權利,可以任意詮釋你、曲解你、把你不喜歡的符號黏在你身上。但是,離開文本的範圍,事情可就不一樣了。

事情可以不一樣。韻腳可沒有選票。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