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九二共識的謬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yo,brother,有個小女孩曾經問我一個問題。

「時光機是回到過去,還是回到未來呢?」

「這個嘛……」

「你說時光機回到過去,也是可以的,那樣,你說不定可以看到讀小學三年級的我。」

神父盯這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初雪融化時,沿著冰晶滴下一樣,但那眼透露出一絲慧詰,就像西瓜雪藏著類胡蘿蔔素。

「你說嘛、你說嘛。」

我知道當我說出過去或者現在,都是她想要的答案,因為,接下來我可能必須變出一架時光機。

「時光機根本不存在呀。」

神父笑咪咪的說,小女孩聽了,忍不住嘟起嘴巴來。

這是個存在性謬誤,brother,當茱莉.倫不斷質問小英,你是支持,或是反對九二共識,那麼不論小英回答何者,都會滿足他的需求,是的,九二共識是存在的。

你支持九二共識,那九二共識是存在的,你反對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更是存在的更鮮目,九二共識存在,然後你反對它。

接下來,他就可以大肆的向中方宣傳,你們看看,蔡小英反對九二共識囉!她在挑釁你,向美方宣傳,你看看,蔡小英在挑釁中國!她要片面改變現狀,影響米國的利益囉!

在過去,神父破解了不少這樣,國民黨人的謬誤,他們特別喜歡這個,反智,九二會談的確存在,這世上也有人試圖製造時光機,但仍回不到過去璀璨的goldenage。

九二共識,是辜汪會談後續衍伸出來的,被製造的if-by-whiskey,先是由焦仁和描繪出「一中各表」的雛型,再被中國片面否定,在李登輝提出「兩國論」特殊國與國關係後,由中國的唐樹備反駁「是對一九九二年兩會共識的粗暴破壞」後,將沒有共識的會議,假設出擁有共識,始有雛型.

2000年,陳水扁參選總統風起雲湧,於是這個不存在的嬰兒又被喚醒,國民黨以及新黨的人,知道即將失去政權,於是想塞給這個新生的總統一道腐臭的奶嘴,他們會賦予他胎動的原因,即是維持國民黨一干古中華等人的正統性,再者,確保這些人壟斷台灣與對岸交流管道,讓自己成為唯一的紅利獲利者,掌握威脅傳聲筒和安撫的話語權。

而這機會就是,陳水扁在520就職演說中,提及沒有共識的「九二年的共識」,只要一句話就好了,一句話,這目的就能成真。

因為連反對黨都承認了,沒有的就會變成有了。

於是新黨立委馮滬祥:「如果陳水扁在演講中宣布回到『一個中國』原則,回到兩岸兩會一九九二年共識,兩岸將順暢交流。」

台北市長馬英九:「他仍期盼陳水扁在就職演說時表示接受『一中各表』」

蘇起:「在五二○就職演說中提出要兩岸回到『一九九二年共識,就可能打破目前的兩岸僵局。」

而餌食就是「兩岸的交流」,民進黨部份人士所殷殷期盼的,獲得中國「真正的認可」。這意味著「免許」中國將承認民進黨政府如同國民黨一樣,「皆傳」,對國民黨施予的恩惠和利益,也會轉移到民進黨身上。

但是這免許皆傳終究是個陷阱,因為當台灣人民民主選出了總統,中國無論如何,也要被迫承認和面對,至於兩岸的紅利,只要防止國民黨的壟斷就可以了。

相反的,承認一個莫須有的東西,反而會給台灣人民帶來極大的危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中國的讓利無非是一種公開的賄賂,一種「招安」的工具,當你承認自己是被招的對象,在國際上就等於放棄了自己實質上的地位,雖然台灣沒有獲得承認,但實質上,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中國對於台灣的選舉毫無影響能力。

然而,民進黨終究是民主進步黨,陳水扁說了一聲「好險」了以後,只說了四不一沒有,沒有九二共識,也不會改變現狀,就職典禮上,九二共識沒有被提及,即使在前一周,馮滬祥正式給了「一九九二年共識」一個正式的名字。

「如果陳水扁規避九二共識……」

但陳水扁沒有承認,沒有踏入這陷阱,九二共識死了,得年,8天。

於是蘇起對著這死胎做出了解釋。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達成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八個字的共識,但此一共識,中共不喜歡,民進黨也不喜歡,所以我才退而求其次提出『九二共識』,把八個字都拿掉,且內容模糊化,雙方可以對一九九二年的共識『各說各話』」

仍然想對大眾告訴他曾經活著,

但半年後,當事人辜振甫還原了一切,

「1992年會談期間,兩會曾先後交換十三個版本的表述方案,隨後並有口頭表述方案,中國稱雙方已達成『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但台灣所理解的共識卻是『一個中國,各自以口頭表述』,隨後即擱置該項爭議。」

1992年確實產生了一個意識,那就是雙方沒有共識,他被擱置了,他是一個爭議,他沒有經過台灣人民的同意。

這個意識,就是一個莫須有,就是一種宗教,一尊奇怪的神明,從前的人們拜著他說,

「神說我們即將被承認,我們會獨立自主」,然後那個老邁的祭司被趕走了,新的祭司說,「神指示男人成為我的奴隸,女人要腿掰開開給我姦淫」

而阿扁,則是像哥白尼之類的人物,他搗毀神像,說我信奉科學,「地球繞著太陽運轉」然後他的書被禁了,他被處以火刑,當然,多少和他的剛愎自用有關.

那後,2005年,連戰拾起了神像的碎片,他遠渡重洋來到中國,在胡錦濤耳後竊竊私語著什麼,九二共識就出現在中國官方的文件上。

2008年,馬英九總統當選,開啟了水深火熱的時代,他雖然說了一些模糊的話語,人們雖疑惑,但不覺得會成真。

他連任完了,致電給習近平:

「1992年,海峽兩岸達成『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表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

2013年,他變本加厲:

「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

2014年2月,連戰到了北京,

「主張堅持九二共識,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

然後是太陽花學運。

太陽花學運粉碎了國民黨政府構築的「民意的假象」,服貿被反對了,民意被重新定義,「至少不是中國國民黨這邊的」,不是「馬英九一個人的」。

2015年,馬英九仍然毫不悔悟,直接搭飛機到了新加坡,他已經瘋了,與國民黨舉黨上下皆同,這下,連一中各表,的「各表」都沒有了。

他連欺騙都不想欺騙了,他想把國家整個賣掉,把中華民國拱手送給別人.

「……於閉門會談中表示兩岸同屬一個國家,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他說,

「習先生說中國的飛彈並不是對準台灣。」

他說,

「一個中國。」

他狠狠打了台灣人民一個臉,

「不是兩個中國,也不是一中一台。」

於是一覺醒來,台灣人民就被統一了。

幸好,有太陽花學運。

台灣人民已經先告訴了中國,這個人,是一個恥辱,這個人提出的東西,只是一種意見,我們並沒有要讓出我們的國家、治權,並沒有要放棄民主和自由。

現在,這些必須要在2016年,更進一步的再得到驗證。官方的認可,民意的背書。

「我們並沒有交出對未來的選擇權。」

yo,brother,

中國國民黨,是一個已經走偏的小女孩.

他說了太多的謊話,他以自我為中心,他以為他一個,就代表全部。

他不懂民主,他不懂得公民,他只識得利益、權利,和歷史定位,為此,整個國家出賣了,都沒有關係,所有人民,都背叛了,也無所謂,只要他繼續存在,全世界都毀滅了,他都無動於衷。

他是自私的,是一個謬誤的集合。

「淡水的阿嬤跟我說,說市長你一定要出來選總統,我說我已經承諾所有新北市,阿嬤跟我說,你如果不出來選總統,連天公伯都不會原諒你。」

一個阿嬤,比不上全新北市民,這阿嬤是誰?他是一個匿名權威(Anonymous authority)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一個總統參選人,他參選總統的決定是一個阿嬤告訴他的,一個阿嬤說天公伯這麼告訴他的。

然後他今天說九二共識。

小女孩發現他說的話,已經沒人相信了,於是他用彩色鉛筆,在圖畫紙上寫了一個歪歪斜斜的契約,跑到流氓那裡。

然後回來告訴他的父母說,我已經把自己給賣了,我就等於我們家,你們要把我贖回去,以後還都要聽我和流氓叔叔的話。

身為父母,你應該怎麼做?

你應該打他一巴掌,讓他清醒。

小女孩需要什麼?小女孩需要長大。

小女孩需要進行十二年國民教育,我們要教他公民,要教他歷史,要教他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是誰。

要讓台灣成為傑佛遜口中的「這個地方」。

「如有人認為皇帝、貴族、教士乃是公共幸福的良好守護者,把他送來這個地方吧!這是寰宇中最良好的學校,可以救治他的愚蠢。」

1786寄給巴黎的友人。

著名的邏輯謬誤學者,林火旺,曾經提出一個問題,他在電視質問:

「民進黨能不能撤除中共的飛彈?要怎麼做?」

當對面的徐佳青,準備理性的提出解決方法時,她每提出一個回答,林火旺就打斷她,

「要是中共不答應怎麼辦?」

「中共不同意的話呢?」

「中共就是不要你要怎麼辦?」

不管徐回答什麼,林只要「中共不同意」就能給予否決,也就是只要中共不同意的話,台灣提出的任何東西,台灣擁有的任何東西,財產、家庭、民主和自由,都不能成立.

這是非常好的一次謬誤的展現,也是交出「選擇權」的人,會有的樣子。

悲劇性的想像。

brother,聽過洛基的賭注(Loki‘s Wager)嗎?

傳說中,矮人要取洛基的頭,他們開始爭論,哪些部分屬於頭,哪些部分屬於脖子,要怎麼切割,有些部分他們認為是頭,有些部分他們認為屬於脖子。

一個矮人指著洛基的脖子說,

「這是中國的頭!」

一個矮人指著洛基的下巴說,

「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脖子!」

洛基坐在地上,看著他們兩爭吵著,無法取得共識.於是拍拍屁股,起身走了,他走的時候,背後那滿是皺紋的矮人,還在爭論個不停。

洛基活下來了,你知道洛基為什麼活嗎?

因為他根本不鳥他們。

洛基就是洛基,自己才是自己身體的主人。

yo,brother,

選擇,即是權力,

選擇,即是安全,

選擇,即是幸福.

不要選擇做一個別無選擇的人,tomoyo。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