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時事觀察

張玉珊/LGBT是如何被「打」擊的?從馬來西亞公開鞭刑女同志談起

張玉珊/LGBT是如何被「打」擊的?從馬來西亞公開鞭刑女同志談起

今年九月初,馬來西亞發生了一起轟動全國的鞭刑案,兩名穆斯林女子因企圖發生女女性行為,被執法人員逮捕並控上法庭。本次案件引起軒然大波,原因之一是這次的公開鞭刑,在法律定義及程序上出現不少歧義。那麼,為何內政部還是批准鞭刑呢?

特約作者
蔡嘉裕/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惡意原則」嗎?

蔡嘉裕/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惡意原則」嗎?

在理應採更高道德標準的律師自律案件上,怎會以所謂「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所揭示之真實惡意原則」為其審查標準,最後跳脫合理查證原則、真實惡意原則,逕以系爭言論之另有目的即認為不具惡意,確實很奇怪。

特約作者
刑事被告的卷證獲知權:大法官釋字762後的各種疑義

刑事被告的卷證獲知權:大法官釋字762後的各種疑義

今年3月9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解釋第762號,針對「刑事訴訟法第33條第2項前段規定,未使被告得以適當方式適時獲知其被訴案件之卷宗及證物全部內容,是否違憲?」做出違憲解釋,可說是人權又一大進步,值得肯定。

器官移植爭議:檢察官火速傳喚葛特曼,柯文哲也有司法特權?

器官移植爭議:檢察官火速傳喚葛特曼,柯文哲也有司法特權?

《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日前來台,在公開場合指控柯文哲騙子,因而遭柯文哲委託律師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告訴。有人對於檢察官「火速」傳喚葛特曼非常有意見,那究竟柯P有沒有司法特權?司法是不是兩岸一家親?司法流言終結者幫你分析。

台灣一定要#MeToo嗎?不公開說出口的,不一定不勇敢

台灣一定要#MeToo嗎?不公開說出口的,不一定不勇敢

與其質問「為什麼台灣沒有#MeToo」,我更想問的是「台灣一定要#MeToo嗎」?難道台灣一定得跟上#MeToo,我們才稱得上支持女性主義運動,才代表我們有跟上世界潮流?才能證明我們沒有被世界忘記?女性主義難道只有歐美流行的那一套?

陳心怡
你的案件不是你的案件:一個司法倫理的省思

你的案件不是你的案件:一個司法倫理的省思

讀者們或許注意到,中秋節之前那個禮拜,法界掀起一股「連署風」,主要是針對前幾週台北律師公會做成張靜律師不予處分的決定,司法官群體共同投書〈律師自律的「真實」惡意〉一文,批判決定理由與律師自律制度的缺失。

孫健智
永采烘焙坊重罰大逆轉:打假球的台中市勞工局沒資格表示遺憾

永采烘焙坊重罰大逆轉:打假球的台中市勞工局沒資格表示遺憾

筆者認為台中市勞工局局長黃荷婷對於永采裁罰案違反《行政程序法》之行政行為明確性此一重大原則,並無資格表示遺憾。如此重大行政瑕疵若不被懲處,這才令公眾深表遺憾。

睡前滑手機八分鐘,真的讓你失眠了嗎?

睡前滑手機八分鐘,真的讓你失眠了嗎?

日前,一位學生轉傳一位家人傳給他的訊息,內容提及台大學者最新的研究報告,指出如果睡前滑手機八分鐘,將會防礙睡眠一小時,使用越久影響越大,所以要謹慎為之,以免傷眼又傷身。

黃俊儒
「無良變態惡老闆」停止羈押交保,再犯誰負責?

「無良變態惡老闆」停止羈押交保,再犯誰負責?

羈押就是把人「暫時」關進「看守所」看守著,其主要的目的「並不是處罰」,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54條規定,「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所以怎麼會處罰一個無罪的人呢?

繪製一張「打假」地圖:假新聞的類型與攻略

繪製一張「打假」地圖:假新聞的類型與攻略

這陣子國內媒體研究工作者提出許多遏止假新聞現象的看法,但也因為議題的複雜性,而膠著在立法管制及言論自由之間的拉扯。只是,這麼嚴重的問題真的可以任由它蔓延下去嗎?

黃俊儒
劉仕傑/體育局升格,棒球如何升格?——談台北市成棒隊宿舍事件

劉仕傑/體育局升格,棒球如何升格?——談台北市成棒隊宿舍事件

日前一名台北市成棒隊球員匿名陳情,希望協助發聲爭取改善宿舍環境。房間牆壁龜裂嚴重,配上簡陋的單人床,出入口樓梯與學生共用,很難想像這是台北市政府所屬成棒隊球員的宿舍。

特約作者
監獄血汗工廠:從張錫銘的公開信,再談刑罰目的

監獄血汗工廠:從張錫銘的公開信,再談刑罰目的

日前,張錫銘再度向社會寄出第二封信,指出受刑人的勞作金計價標準已20年未調整,20年間物價飆漲,使受刑人付出勞動所獲得之勞作金已無以支應自身生活所需,需要仰賴家屬救濟,「監獄儼如血汗工廠」。

台灣菁英高中生搶赴陸?談中國假新聞與輿論戰

台灣菁英高中生搶赴陸?談中國假新聞與輿論戰

如果個人不在乎事實真相,只為了要黨同伐異,那就算提供再多真相和事實也沒用。若閱聽眾不想成為被愚弄的大眾,甚至是「爭議訊息」的幫兇,保持懷疑、提高敏銳度,辨別消息來源的品質等,都是閱聽人可以再自我要求的事。

陳方隅
「打柯粉」是好招?為什麼他們會有柯粉症?

「打柯粉」是好招?為什麼他們會有柯粉症?

客觀來講,柯文哲當然有廣大的支持者,其中些支持者還相對狂熱,會把柯文哲當偶像來崇拜,也會瘋狂的攻擊其他陣營。不過,只要支持群體大到一定程度,就都會有這種瘋狂的粉絲,有時政客自己也深受其擾。

周偉航
幫張天欽說些「公道話」:如何面對轉型正義的政治性

幫張天欽說些「公道話」:如何面對轉型正義的政治性

張天欽最大的問題,出自其急於表功而展現的拙劣、靠勢與口無遮攔。這樣毫不避諱的政客進到促轉會,對那些過往就在民間推動轉型正義工程的朋友們,是極為不公平的。

陳柏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