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鳴人選書

三種類型的員工,誰會被人工智慧取代?

三種類型的員工,誰會被人工智慧取代?

不可避免地,在可見的未來,將有許多人會被先進強大的AI所取代,但界定他們會不會被取代的條件,並不是擔任的職務,而是工作的狀態和心態。不論你現在從事任何職務、擔任任何職位,如果你只是一個「製造型員工」,那麼很快就會被AI取代。

鳴人選書
擺脫逐底社會?渴望「閃婚」的30歲世代日本女性

擺脫逐底社會?渴望「閃婚」的30歲世代日本女性

因為大家追求的是一個安穩的生活,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人寧可跳過戀愛的階段,直接進入婚姻。換言之,就是放棄不一定會有結果的戀愛,直接找一個有希望修成正果的對象結婚,免得自己老了還是孤家寡人。

鳴人選書
有信仰的人——來自美國的醫師羅慧夫

有信仰的人——來自美國的醫師羅慧夫

手術檯前,一切準備就緒。如同往常一般,羅慧夫低下頭禱告,這是他長久以來做為一個有信仰的人所不曾忘記的習慣。在他還小的時候,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宣教士,甚至還是一位站在手術檯前的醫生。

鳴人選書
被想像的療法:排毒飲食讓你不再「與毒同行」?

被想像的療法:排毒飲食讓你不再「與毒同行」?

不論我對排毒的想法是什麼,排毒倒是真有一個好處,也就是對我們簡單、易受引導的直覺腦來說,這是一個認出偽科學胡說的絕佳路標:任何嘗試向你推銷排毒的人,都是在兜售一個迷思。

鳴人選書
後人類時代(下):基因編輯大哉問,為何不讓我們更適合生存?

後人類時代(下):基因編輯大哉問,為何不讓我們更適合生存?

基因編輯的癥結不是基因的解放(擺脫遺傳疾病的限制),而是基因的增強(擺脫人類基因組編碼的現有形式和命運的界限)。人類能負責任地「增強」自己的基因組嗎?增加我們基因編碼的自然信息,會有什麼後果?我們能不能讓我們的基因組變得「好一點」?

鳴人選書
後人類時代(上):科學家如何發現基因「可編輯」?

後人類時代(上):科學家如何發現基因「可編輯」?

2012年,杜德娜和夏邦提耶在《科學》發表了她們對這種稱作CRISPR/Cas9微生物防禦系統的報告,立刻引燃了生物學家的想像力。原則上,如果能用基因編輯、基因手術或病毒插入基因等任何遺傳技術,來修飾親代胚胎幹細胞,那麼任何基因改變就都可以永久蝕刻在人類基因組中,代代相傳。

鳴人選書
「世越號文學」的開始——導讀《那些美好的人啊》

「世越號文學」的開始——導讀《那些美好的人啊》

《那些美好的人啊》收錄8篇以世越號為題材的作品,作者提到書中蘊含著「人與人相遇時瞬間的美好」,因此書名取作《那些美好的人啊》。但直至此刻,讀者對船難仍記憶鮮明,因而在閱讀這本小說時還是會揪著一顆心,那種「美好」依然飽含血淚。

鳴人選書
走進龍發堂:信徒、家屬與院民的生活世界

走進龍發堂:信徒、家屬與院民的生活世界

龍發堂這間以創堂主持釋開豐為信仰核心的廟宇,一度是台灣最著名的精神病患收容機構。當時的龍發堂,標榜不使用現代精神藥物,而是讓院民誦經禮佛,透過宗教活動改善病情。然而,龍發堂也因為拒絕現代精神醫學的介入,引發社會輿論與衛生部門對於其合法性和療法適當性等關切。

鳴人選書
中國如何操控台灣?——《沒有安全感的強國》導讀

中國如何操控台灣?——《沒有安全感的強國》導讀

中國政府雖試圖對台灣選民下功夫,但「兩岸一家親」這句新口號,帶有古老封建色彩的血緣主義修辭。反之若妥善處理與台灣的關係,是中國向其鄰居及世界宣示其「和平崛起」的機會,也是爭取發展時間、避免捲入戰爭的一條可行策略。但北京現在的策略完全是背道而馳。

鳴人選書
客訴三萬次的奧客,與醫院裡的怪獸病人

客訴三萬次的奧客,與醫院裡的怪獸病人

片田珠美《自戀病》第五章要討論的是,那些希望他人能認為自己是特別的存在,且這樣的慾望強烈到失控的自戀怪獸。對店家提出不合理要求的奧客是典型的例子,雖然這類型的自戀怪獸比較不會引起兇殺之類的重大刑案,但受害者其實多得驚人。

鳴人選書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如何在傷痛中自我療癒?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如何在傷痛中自我療癒?

悲傷也會影響你的思考方式。即使某人是在久病之後過世,你可能還是沒料到對方會在這個時候離開。我們一開始對此的反應會是難以置信,你覺得自己是在做惡夢,你也可能很難集中精神或是專注,也難以釐清思緒,而你的失落可能會讓你喪失自我感。

鳴人選書
幽默感可以學?——情緒管理軟實力,脫單的必修學分

幽默感可以學?——情緒管理軟實力,脫單的必修學分

軟實力的重點在於「滿足每個人心裡對於情感交流的需求」,它與生理需求同等重要,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娛樂供給」與「心靈供給」兩者,對於建立穩固的長期關係,也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鳴人選書
「叫剝削太沉重」——《這裡沒有神》鏡頭下的外籍漁工

「叫剝削太沉重」——《這裡沒有神》鏡頭下的外籍漁工

就有人質疑我拍的漁工照片,為什麼看不到媒體形容的「苦狀」?我只是體制內最最底層的臺灣臨時工,無意也無能造假,接觸的就是這種面貌。人云亦云,遠洋漁船的船員問題,不容否認存在改善空間,但就我是底層和外籍漁工鬼混的感覺,叫「剝削」太沉重。

鳴人選書
情緒勒索的施與受:緩解情感焦慮,不再向外索討愛

情緒勒索的施與受:緩解情感焦慮,不再向外索討愛

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不再向外索討愛?到底要怎樣才可以不再重複破壞關係的行為?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快樂呢?這三個問題其實是同一個問題,因為當我們不再向外索討愛,就會快樂,自然就不會產生破壞關係的行為。

鳴人選書
「一個女孩被俘,就是全族人被俘」——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

「一個女孩被俘,就是全族人被俘」——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

2014年8月,伊斯蘭國血洗了娜迪雅居住的村莊,他們將男人全數屠盡,女人淪為性奴。2016年,娜迪雅站在聯合國講台上成為此暴行的控訴者,並於2018獲諾貝爾和平獎。《倖存的女孩》一書揭露伊斯蘭國的種種暴行。

鳴人選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