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故事,兩種敘事:《小森食光》與《小森林》的日韓文化差異

聯合新聞網 何撒娜
我們可從《小森林》與《小森食光》的故事看到日韓文化差異。圖為韓版女主角金泰梨。 ...

改編是很常見的,像是從漫畫或小說改編成電視劇、從電視劇改編成電影、或者是同一個故事在不同國家改編重拍等等。我很喜歡在改編的電影或電視劇中,仔細觀察相同或不同的地方,特別是在不同國家之間的改編版本。

從這些異同之處,我們恰好可以看出說故事的人有著甚麼樣的差異,有時更能看到不同版本背後所存在的不同社會與文化脈絡,進一步去思考甚麼是人類所面對的共同普遍處境,甚麼又會因著文化脈絡與社會情境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小森林》與《小森食光》剛好就是這種可以從一個故事中看到文化差異的電影。

《小森食光》(Little Forest)是日本漫畫家五十嵐大介的作品,2002年開始在講談社的《月刊Afternoon》連載,作者根據自己在岩手縣鄉下生活時的真實體驗,改以女主角市子為中心描繪出來。

之後,分成《夏》《秋》《冬》《春》改編成四部電影作品,由森淳一導演,橋本愛主演。夏秋篇於2014年8月底,冬春篇則在2015年2月開始在日本公開上映。故事內容講的是女主角遠離都市,回到既沒有超市又遠離大型商店的鄉下村落老家,自己耕田種地,過著幾乎自給自足的生活。

2018年,韓國改編成韓版的《小森林》,由林順禮執導。電影內容與日版很類似,講述考試、愛情、就業各方面樣樣不如意的惠媛,放下一切回到故鄉,與多年好友在河,恩淑一起,尋找自己生活方式的故事。主演包括幾位實力派演員金泰梨、柳俊烈、文素利與秦基周,金泰梨也因這部電影入圍了2018年韓國釜日電影獎的最佳女演員。

即使《小森林》與《小森食光》的故事幾乎一樣,但從兩部電影的不同敘事方式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得到《小森林》「非常韓國」的部分。

▲ 日版《小森食光》預告片。

「療傷系」飲食

兩部電影相同的地方,就是用飲食來療癒在都市裡受創後歸鄉的心靈。兩部電影裡,女主角們幾乎十項全能,既會農作與各項勞動,對料理也非常上手。農作與飲食,是貫穿兩部電影的共同主軸,只是能療癒受傷心靈的,是相當不同的食物。

《小森林》裡出現的第一餐,是熱騰騰的辣白菜湯以及白飯,對比日版《小森食光》裡出現的第一樣食物爐烤麵包,差異有點大。簡單卻熱騰騰的辣白菜湯與白飯,直接回應女主角回家鄉的原因:「肚子餓」。

過去在都市裡闖蕩多年事業未成、在超商裡打工維生的女主角,常常覺得飢餓,因為不管是在超商裡站櫃檯時搶時間偷吃的三角飯糰、或是帶回家的超商便當,都無法滿足自己飢餓的心靈。

電影中女主角帶回家吃的超商便當變質了,吃了一口後直接吐掉,然後把便當整個丟掉,這其實是一種隱喻,不代表韓國的超商便當真有那麼爛。比起日本或台灣,韓國的超商便當文化發展得相當緩慢。因為韓國人喜歡的一餐,要有熱騰騰的湯、熱騰騰的飯、以及熱騰騰的互相陪伴。

我剛到韓國的時候很不習慣,因為一個人很難上餐廳,超商便當沒有現在多樣,語言不通要叫外賣也有點困難,不像現在有很多點餐APP,語言不通也可以。找不到熱食的時候,特別懷念台灣的便當,就算一個人,還是能吃得到熱騰騰的飯菜。

也因此,簡單卻熱騰騰的辣白菜湯與白飯,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家裡飯菜」(집밥)的溫暖,能真正餵飽女主角的,不只是有得吃就可以,而是家裡飯菜所給予人的溫暖與力量。

日版的人物描寫近乎平淡空白,韓版卻交待了許多細節。圖為日版《小森食光》。 圖/前...

作為「讀書人」的包袱

韓版《小森林》與日版《小森食光》最大的差別之一,就是對於人物細節的刻劃。日版的人物描寫近乎平淡空白,韓版卻交待了許多細節。

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日版的主角們過去幾年作了甚麼事情,似乎不需要特別說明,人回來了就好。韓版的三位好朋友們,卻鉅細靡遺交待了他們過去幾年作了甚麼,而且一定要強調他們都完成了大學學業。

女主角惠媛某大學社會學系畢業之後,邊在超商打工邊準備考教師資格卻一直落榜(在這裡我要發出嚴正抗議,讀社會系並不會因此找不到工作啦),男友也一樣準備某種考試卻合格了。男主角在河大學畢業後順利就業,卻因為不滿公司的權力結構憤然辭職回鄉下。女主角閨密恩淑也一樣是專門大學畢業,然後在鄉下農會單位工作,成天抱怨主管,想離開鄉下去都市發展。

韓國畢竟是個重視儒教文化的社會,三位年輕人不管再怎麼無視社會期待與規範,就算選擇放下一切回鄉務農或留在家鄉,也還是必須要有大學學位啊。也許正因為讀書人的身分,韓版《小森林》裡的務農,比較像是都市知青的週末休閒農業之旅,不太能感受到農業生活的真實不適面,而是洋溢著滿滿的鄉愁。

而即使鄉愁滿滿,韓版《小森林》裡也不會出現日版《小森食光》最後的神舞。因為主角們都是讀過書的知識份子,基於儒家文化裡「子不語怪力亂神」,知識份子可不會作出跳神舞這種事情。同樣地,知識份子也不會親手殺生,所以韓版《小森林》裡所出現的食物都是素的(至少是蛋奶素);日版《小森食光》裡真實上演殺鴨子、殺魚,再料理來吃,這才是農村生活的真實面。

兩個版本另一個差別,就是韓版裡面滿滿的人情交集與往來。圖為韓版《小森林》。 圖/...

滿滿的「情」與skinship

韓版《小森林》與日版《小森食光》另一個很大的差別,就是韓版裡面滿滿的人情交集與往來。韓版《小森林》女主角一回到鄉下,幼時老友就送來一條可愛小狗作伴,再被姑母叫去家裡飽足一餐,順便打包很多小菜回去。遇到婆婆媽媽們時,被叫去拷問許多問題。男主角的前漂亮女友還勇敢追愛追到鄉下來。

韓語裡有個名詞叫skinship,也就是肢體的接觸,這在韓國人之間很常見,像是好友彼此之間的打鬧陪伴、或是長輩對晚輩摸摸頭之類的,這在韓版《小森林》裡能看得很清楚,不像日版《小森食光》裡,每個人之間都保持著基本的禮貌距離。滿滿的各種人情交往,這就是韓國文化裡的特色,不像日版裡面連前男友、女主角未婚夫長甚麼樣子都看不清楚。前者畫面被模糊或切掉,後者始終帶著面具;日本人這種曖昧性,與韓國人的調性差距甚遠。

進擊的鄉下生活

最後,我必需承認在這二部電影中的鄉下生活,都是很進擊版的。雖說故事都發生在非常偏遠的農村,主角們家裡卻有著各樣電器用品與生活器具,比起我在都市裡的生活還要來得更舒適、更便利。主角們作菜的時候,能拿出整條的柴魚刨片、或是整塊的起司來刨絲。偶爾想到要烤焦糖布蕾的時候,二人甚至還備有噴槍,非常專業。

我並不是歧視鄉下,覺得鄉下就不應該過著「有品質」的生活。只是我自己童年時在很鄉下的地方成長,就是那種一間小學只有五、六十人、坐公車要一、兩個小時才到得了「城裡」(其實也只是個小鄉鎮)的鄉下地方。在我的童年鄉間記憶中,從來沒看過吐司麵包這種東西,同學們來我家玩看到廁所裡十分先進的馬桶座,因為初次看到覺得很驚訝,還因此上不出來。

只能說,就算是生長在鄉下,她們的母親們應該都是非常時尚而文青,因此鄉間生活才能過的如此清新而進擊吧。

▲ 韓版《小森林》預告片。

何撒娜

在東亞漫遊的研究者,研究興趣包括文化國族主義、食物消費與認同、流行文化...

韓國 日本 何撒娜 影評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