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問題是貧窮者能怎麼活

如果一個社會裡所謂的窮人、最底層的人,都能溫飽,活得有尊嚴,有希望,這就是一個強...
如果一個社會裡所謂的窮人、最底層的人,都能溫飽,活得有尊嚴,有希望,這就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富裕的社會。 圖/路透社

在《莊子》一書中,有一句成語叫作「每下愈況」,在《莊子‧知北遊》裡,東郭子問莊子何謂道,莊子就答他,「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豨也,每下愈況」。莊子的意思概略地說就是說,道其實藏在基底的事物裡,就像在街市裡買豬,一隻豬是否肥壯,看的並不是牠的身體,而是牠的腳,如果一隻豬的雙腿有肉粗壯,這隻豬是真正的肥壯。他的意思是說,在越低微下賤的地方,越能體會到事情的真實情況。

有些人問我,一個國家是否強大,是看他的GDP嗎?是看他有沒有核武嗎?還是看他有沒有全亞洲最高的摩天高樓?還是看他車站付費系統,是否使用最新的科技?是看他最富有的富豪,是能名列《富比士》裡的排行榜?

我說,都不是,一個國家是否強大,看的是他們基層窮人的生活。他們能吃飽嗎?能穿暖嗎?有安居之所嗎?能組織溫暖的家庭嗎?能有充足的休息時間嗎?能受教育嗎?如果一個社會裡所謂的窮人、最底層的人,都能溫飽,活得有尊嚴,有希望,偶然還能從生活中找到一些物質享受和樂趣,這就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富裕的社會。

無疑,我這思想,正是受莊子所啟發的,無論你有再高的摩天樓,最強大的軍隊,如果底下全都是乞丐,人們都活在不安與恐懼當中,這樣的國家,只是將上層的奢侈透過壓榨基層的方式取得,那不是真正的強大與富裕。

面對貧窮的問題,我們常說要助人脫貧,或者要他們增值,要他們讀書改變命運,但是我們總不能否認,並不是每人都有辦法脫離底層的生活。有些人先天是身體有缺憾,有些是心智,有些是已經老去,有些是興趣所在無法使其富有,不可能所有人都做賺錢的事情,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因為努力而走向富裕。這世界上,就是有些人再怎樣努力,都無法脫離貧窮。(延伸:有錢人要怎樣才能夠體驗貧窮?

要怎樣解決貧窮問題?我相信,只要人與人之間有差別,貧窮的問題就會存在。貧窮源自人類之間交易籌碼的不均等,而這對於社會環境與大自然不同的適應程度,正是因為人類的多樣性與貧富之別,而在不同的時機,使有些人較能適應,有些人則較不能。

更進一步說,貧窮也不僅僅是不幸,貧窮者也可能藏著社會的寶庫。

有些人貧窮並不是不努力,或者有甚麼錯誤,而是環境的不相合,但是我們並不能把所有人類都調整成只合於現在的環境。例如說,因為房仲賺錢,就把所有人教育成房仲,因為政府努力養公務員,就把所有人教育成公務員。如果人類這樣做,就會因為單一化而在環境改變時全體滅亡,我們要保存人類的多樣性,那必定會有些不合現在社會的人,因無法將其價值轉成經濟價值而困頓。

有些人就是最好的陶藝家,但他生於陶藝不能賺錢的社會;有些人是先天的獵人,但是打獵不見得能令他可以謀生;有些人是細心的農民,偏偏就遇著農作物價格低廉的時代;有些是天才軍人,卻無仗可打。這些人,我們是否真的要為了讓每人都可以賺錢,而強迫他們轉型成保險經紀呢?假如即使貧窮,只要他們有尊嚴的生活且繼續深造他們的專業,為社會流傳下去,將來可能有一天會大放異彩。

這才是我們真正的國力,那不在於最高的高樓,不在於那些虛幻的數字,社會的財富,軍隊的威武,我們國家真正的榮耀,彰顯在窮人能住得上房子,吃得到食物,給予他們機會與尊嚴,雖然窮也能活得快活,使他們看得見希望。這在現階段比起「消除貧窮」或「均富」都要來的有可能。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