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代工時代結束,自立時代興起

川普當選:新的國際秩序即將形成? 圖/美聯社
川普當選:新的國際秩序即將形成? 圖/美聯社

如果大家對歷史熟悉的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面對受世界大戰重創的各國,被稱為民主兵工廠的美國,成為當時世界上唯一的工業強權、與蘇聯爭霸。

後來出現的亞洲興起,從日本復興,到四小龍(臺韓港新)的經濟奇跡,以至於中國的改革開放,都是循相同的模式發生:一個殘破的亞洲國家,以相較於美國更為低廉的勞動力,以代工製造的方式,迅速進入工業化成為世界工廠。亞洲國家透過大量出口振興經濟,進入繁榮的時代,並以經濟發展、安定國內的政治不滿;此時,美國則成為世界警察,專門處理那些不服這種和平的人。

因為有這些市場,人口過剩的亞洲國家,才可以專心的生產工業品換取需要的農產品和能源,而不需要透過軍事手段去搶奪。只是這些亞洲國家由於各種貿易優惠,以及美國對全球貿易航運安全的保障和市場開放下,在各方面對美國本土製造業產生巨大的競爭。

以結果來看,美國是以強大的國力,吸收了亞洲國家原本應有的經濟問題,防止由經濟引起政治軍事衝突。可以說,我們的經濟奇蹟,絕不是因為我們勤儉幹練,而是我們在美國的大戰略中,被賦與了乖乖打工就有飯吃的角色,並創造了一個只要工人勤斂,而他們的子女又努力讀書,就能夠因此改善生活的時代。說穿了,我們的經濟之所以能運作,是因為美國當了全球最大的消費者。

為何必須重提以上的歷史?因為川普的當選,很可能代表了這個時代結束。

川普的當選,很可能代表了亞洲倚靠美國發展的時代結束。 圖/美聯社
川普的當選,很可能代表了亞洲倚靠美國發展的時代結束。 圖/美聯社

川普在自己的著作中說得很清楚,他認為美國保護了亞洲國家,但亞洲國家卻被放任與美國的工業競爭、操控貨幣貶值、盜竊美國的技術,使美國的工人丟失了飯碗。

有人指控川普也有在中國設廠、生產東西,川普則在書中解釋,正是因為環境與成本因素迫使他這樣做,因此他正想從政治與政策上,重新建立一個適合美國發展工業的環境,所以他才要取得政權。(延伸:菁英的失敗——美國為什麼選出了川普?

說得那麼坦白,川普想表達的就是要修改「花錢交朋友,購物保平安」的長期國策,開始把美國的消費力用回在美國工人身上。美國與其以輔助經濟成長,壓制亞洲國家花錢發展國防,不如把維持國家穩定的責任還回給亞洲國家。

別再期望川普會給亞洲國家經濟上的利多,去減緩國家內部的不滿。我們很清楚,在經濟繁榮、紙醉金迷的時代,對政治的不滿也會減少,只是經濟盛景這件事在短中期內,應該是不會再發生,我們得腳踏實地面對自己社會的問題。「搞好經濟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這句話,應該可以直接丟進棺材裡。至少美國不會陪你搞好你的經濟,你得自己想辦法解決。

不論是我們已有的代工業,或者是在中國建立的工廠,都會迎向黃昏,這對於只能靠相關產業生存的上一代企業家來說,自然不是甚麼好消息。不論再怎麼聲嘶力竭的堅持這些產業大到不能倒,否則會製造多少失業,會害慘多少家庭都沒用了,因為很抱歉,沒有足夠大的消費市場,他還是會倒的。即便要國家配合輔助大企業,國家也救不了他們,因為這只會讓國家倒掉,就像絕症一樣,醫療費會變成無底深潭,但最後也是救不活。

雖然情況聽起來很悲觀,不過只要你不是一個迷戀舊有秩序的人,這就不見得是壞消息。根據川普在書上所寫,他認為美國應與積極的盟友加強合作,例如他不贊成美國與敵對的伊朗讓步,並應該幫助長期盟友以色列;並且提出各盟友應該要能自立而不只是依賴美國,其意圖表現在包括國防、外交以及經濟的政策方向,對於地區穩定有積極價值的國家,川普會予以合作。

以川普提出的政策方向來看,未來全球國防工業的發展,將會出現過去沒有的新空間,美國會希望積極武裝自己的盟友,以減少美軍的負擔。與其打算生產個甚麼便宜塑膠玩具賣給美國人,川普更希望你生產彈藥艦艇去保衛自己。

在美國對自己的工業開始採取保護主義的傾向下,未來將不再適合發展大規模代工量產以降低成本的「世界工廠」,但是高科技的工業轉型,卻有很大的可為空間。過去我們也許可以乘坐全球化的便車,以做為全球市場的生產者獲利,但現在我們更需要的,是處理好自己國家內部經濟體系的平衡與完整。(延伸:川普完成的最後一塊拼圖——保守主義國際秩序的形成

川普意味著更多創新的機會,將使我們更走向自立,或者說,我們根本沒得選擇不創新與不自立了。

川普意味著更多創新的機會,或者說,我們根本沒得選擇不創新與不自立了。 圖/路透社
川普意味著更多創新的機會,或者說,我們根本沒得選擇不創新與不自立了。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