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如何以集體潛意識解釋梗圖?佛洛伊德與榮格的理論衝突嗎?

佛洛伊德(前排左一)與榮格(前排右一)所提出的理論真的分歧嗎? 圖/維基共享
佛洛伊德(前排左一)與榮格(前排右一)所提出的理論真的分歧嗎? 圖/維基共享

眾所周知,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G.Jung)提出了著名的「集體潛意識」概念。而此一概念,很快成為榮格與佛洛伊德之間最尖銳的分歧之一。

根據榮格論述,一個人之人格由三部分組成:第一,意識;第二,個人潛意識;第三,集體潛意識。當然了,「意識」始終為個體所清醒知覺;而「個人潛意識」則與個人的童年經驗與養成環境息息相關(此概念自佛洛伊德提出後,已廣為世人所接受)。至於「集體潛意識」則較為複雜,指的是全體人類共有的某些潛意識內容。

我必須說,「集體潛意識」的概念其實既挑釁又充滿洞見。其中一個面向可能是,極端點說,對人類所有文化產品而言,「集體潛意識」幾乎正是所有創作者與經營者所汲汲尋找的暢銷密碼。神話學者喬瑟夫‧坎貝爾(Joshph Campbell)之著作《千面英雄》之所以成為編劇聖經,其「英雄之旅」概念後繼百花齊放,即源由於此。事實上,《千面英雄》一書正是受榮格啟發;作者研究了流布於地球上各地域各民族的神話,整理歸納出啟程、啟蒙、回歸三大步驟「英雄之旅」的模型。除了影響一眾編劇、導演、製片人之外,這也同時成為某種勵志套路——覺得孤獨嗎?感到自己胸懷大志卻不被他人所理解嗎?翻翻《千面英雄》吧,那不奇怪,那都是英雄之旅必不可少的磨難!

仔細尋思,這不無道理。人生何其漫長,如何於時運未濟、前途艱險之時保持神智清明,不被旅途之困難擊潰,原本便是有志於「大事」者的重要課題;而「英雄之旅」之故事原型之所以為大眾喜愛,或許正因為它成功滿足了眾多閱聽人的勵志需求。

佛洛伊德與榮格的理論相互矛盾嗎?

然而我要說,由純粹的達爾文學說(演化論觀點)看來,榮格的「集體潛意識」畢竟是說不通的。因為若果如榮格所言,集體潛意識是為「一不可計數的,千百年來人類祖先經驗的成果,一種史前社會生活經驗的回聲;且每次往往僅增加極小極少變化和差異」,為全人類所「普遍具有」;那麼這樣後天的歷史文化積澱,如何經由遺傳普遍存在於人類中?而以阿尼瑪(Anima)、阿尼姆斯(Animus)、陰影、英雄、智慧老人等「原型」(Archetype)作為主要內容的集體潛意識,如何可能經由基因傳遞,普遍存在於人類中?

生物學上,這當然不可能。後天的文化內容,必然無法如先天特徵般透過基因遺傳給後代。是以,我以為,類似集體潛意識此種「歷史文化總積澱」之內容,主要僅能透過「迷因」(meme)散布給一代又一帶的人群。

自從「梗圖」於社群網站世界廣泛存在以來,「meme」此一詞彙逐漸為人知曉(詳見FB眾多以迷因為名之粉絲專頁);然而有些閱聽人尚且誤以為那就是梗圖的同義詞。事實上,「迷因」(或譯瀰因)之概念仿自基因,為著名生物學者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於《自私的基因》中所造,是人類文化與思維的計量單位。於此一由地球上六十億人類所構成的意識之海中,迷因自由地自我複製、自我保護、自動變異並傳布。此部分同義於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的「idea」(一個推測:我猜想《全面啟動》的編劇與導演團隊有極高機率對迷因之說有所涉獵)——正如飾演主角Cobb的李奧納多所言:

What’s the most resiliant parasite?
An idea.A single idea from human mind can build cities.
An idea can transform the world, and rewrite all the rules.
Which is why I have to steal it.

最頑強的寄生蟲是什麼?
是意念。來自人類心智中的意念,能建造城市、改變世界,並重構所有規則。
這就是我必須竊取它的原因。

是以,迷因並不僅僅存在於人類的意識之中,也存在於人類的潛意識中。它既可能為攜帶者(人;準確地說,人類的中樞神經)所知,亦可能於攜帶者並不明確知情的狀態下對攜帶者產生影響。而我的提議是,就此一角度,我們或可將之略分為二類:一為「意識迷因」,二為「潛意識迷因」。

圖/《全面啟動》電影劇照
圖/《全面啟動》電影劇照

因此,榮格於《心理類型》中所言及之阿尼瑪、阿尼姆斯、地母、智慧老人等原型,以及喬瑟夫‧坎貝爾歸納的「英雄之旅」模型,正是典型的「潛意識迷因」。而其傳布之主要途徑,則是幼兒於成長過程中所受之文明教養。此「文明教養」意指,人類父母為使幼兒逐步適應社會環境,所加諸於其身之養育、護持、教導、規訓、語言等互動對待之內容。此種互動,將與人類幼兒天生之心靈結構發生長期之交互影響,彼此碰撞或妥協(同時,吾人亦可得知,此類潛意識迷因之塑形,其發生時刻以幼兒初生階段為主,尤以四至六個月內最為重要——於絕大多數精神分析理論中,人之「自我」成形、伊底帕斯期等重要時刻,均以此為主要發生時段)。

此一碰撞與妥協所形成之對於人類天生慾望之壓抑,即為佛洛伊德《文明及其不滿》中,文明所帶給人類之「不滿」。而佛洛伊德之「伊底帕斯情結」,即是源於此一養育、護持、規訓、語言等與幼兒之互動內容。是以,吾人可斷言,「伊底帕斯情節」即原型之一,亦是「潛意識迷因」之一。

由此得證,榮格的集體潛意識概念並不違反遺傳法則——因為潛意識迷因原本便經由文化所傳布,而非經由生物遺傳所傳布。同時,亦可得證:榮格的集體潛意識概念,與佛洛伊德理論並不矛盾。

鉅變時代的集體潛意識

是以,榮格當初言及「集體潛意識超乎個人經驗」、「來自於種族記憶」等概念,實屬多此一舉。因為此類潛意識迷因當然既屬集體經驗(人類之文化積澱),同時亦是個人經驗;以「種族記憶」言之,無法廓清概念,徒然冶絲益棼而已。這極可能正是榮格本人的理論失誤,也明確體現了他的時代侷限。時值今日,距離「集體潛意識」概念公諸於世已近百年,我以為佔了時間後見優勢的我們應更能釐清其論述脈絡,大膽論定此事。

而至於文化產業所追尋的終極暢銷密碼,我認為村上春樹的「神話再造」說值得參考。於《《1Q84》之後——特集:村上春樹Long Interview長訪談》中,這位日本文學暢銷之王村上歐吉桑是這樣說的:「有過現代,有過後現代,那後現代的軌道繞了一圈之後,是不是一個局面已經又宣告結束了?」、「我有這種明顯的感覺。我個人正在籠統地思考,類似『神話再造』的事,或許會成為關鍵語。」

所有的集體潛意識,所有的原型,都已經被人類發現了嗎?或者,換一種角度思考,因應人類文化之演變——訊息傳播速度加快,迷因流動更具效率;以及即將到來的鉅變——AI時代;是否將有前所未見的、新的集體潛意識原型誕生呢?

我認為必然會有。我們都正在路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