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鳴冷堂】蹲著還是坐著?馬桶的戰爭與和平

大部分民眾對使用公共坐式馬桶會有心理障礙,坐式馬桶真的比較不衛生嗎?但對有需要使...
大部分民眾對使用公共坐式馬桶會有心理障礙,坐式馬桶真的比較不衛生嗎?但對有需要使用坐式馬桶的民眾來說,政府能夠如何改善廁所衛生? 圖/歐新社

台北市環保局自2015年11月實施「貼心公廁」,鼓勵公廁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截至2016年7月底,台北市已設置666處公廁,共計3316座坐墊紙或消毒液之衛生設備

坐公共廁所的馬桶到底衛不衛生,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很多人,有人會直接踩在馬桶上,有些人則是要先鋪一層衛生紙才敢坐上去。根據 2014 年知名網站BuzzFeed調查顯示,有28%的民眾不敢直接接觸馬桶坐墊,29%的人會鋪衛生紙在馬桶蓋上,避免直接接觸。

不過坐式公共馬桶真的比較容易導致感染傳染病,還是只是心理作用呢?而根據報導指出,蹲式馬桶對老人家幼童來說,設計並不友善,那麼如果坐式馬桶是必要的公共設施,又有什麼辦法,可以避免踩在馬桶上所造成的公共安全問題呢?

台北市環保局自2015年11月起實施「貼心公廁」,鼓勵公廁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
台北市環保局自2015年11月起實施「貼心公廁」,鼓勵公廁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 攝影/記者陳靖宜

蹲式馬桶對老人家和幼童來說設計並不友善,配備較完善的公廁,會配有輔助扶手,以及專...
蹲式馬桶對老人家和幼童來說設計並不友善,配備較完善的公廁,會配有輔助扶手,以及專供幼童使用的小馬桶。 圖/金門縣政府

坐式馬桶真的這麼可怕?

在考慮坐式馬桶是否會導致感染傳染病前,首先必須先了解傳染病的傳染途徑。

一般傳染病有四種傳播媒介,細菌(如淋病、梅毒)、病毒(如疹、菜花)、寄生蟲(如滴蟲、陰虱),以及黴菌(如體癬)。

由傳染途徑來看,性病病源通常是透過黏膜或皮膚上的破口進入身體,因此多是經由性接觸、血液或體液傳染,而無法直接穿透大腿或臀部的皮膚。但是在使用坐式馬桶時,當私處直接與馬桶上的體液、排泄物,或是和濺起來的液體接觸,確實會有傳染的風險。

除了傳染病的疑慮,使用坐式馬桶也可能因寄生蟲或皮膚病而染病。例如滴蟲(Trichomonas)就能透過環境(溫泉、游泳池等)或共用馬桶、浴盆、毛巾、被單等方式,間接傳染,在感染後還可以透過性行為直接傳播。滴蟲寄居在人體時可能導致多種疾病。滴蟲能隱藏在女性陰道,或男性的包皮皺摺、尿道、前列腺中,而引發陰道炎、尿道炎等病症,甚至可能吞噬精子,阻礙乳酸生成,破壞陰道內的pH值,影響精子存活率而造成不孕。

不過事實上病原體進入人體,除了數量要充足,還要人體剛好也免疫力下降才會感染。

任職於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安東尼·科馬羅夫教授(Dr. Anthony Komaroff)就表示「坐在一個乾淨的馬桶座而感染疾病的風險,是幾乎不存在的,因為皰疹、淋病、梅毒和愛滋病等病毒或細菌一離開人體後就會迅速死亡。」

不過一般民眾對坐在公廁馬桶上如廁依然有心理障礙,針對公共廁所衛生改善,政府有什麼辦法呢?

安心使用馬桶只是口號還是有配套政策?

為了減少生殖器直接接觸到坐墊的機會,並且讓尿液少一個可能飛濺的地方,美國有關當局早在1955年就將此列入《美國國家標準管道規範》(American Standard National Plumbing Code)中,並在1973年《統一管道規範》(Uniform Plumbing Code)要求所有公共場合使用「U型前開式」的馬桶蓋,或安裝自動座椅套機,然而台灣目前的公廁卻還不普及這樣的裝置。

相較於美國明訂了規範政策,台灣方面,雖然政府有意讓民眾能更安心的使用公共廁所,不過實際執行上,中華民國內政部營建署於2010年公佈的《公共建築物衛生設備設計手冊》提到「為避免蹲站於馬桶上如廁,『建議』於坐式廁間內提供馬桶紙墊、坐墊、清潔液或其他方式,讓使用者可安心坐在坐式便器上如廁。」

顯然政府在推動公共廁所的衛生條件改善時,就連坐墊紙和酒精消毒,目前都還僅是「建議提供」而已,甚至到了2014年北市府都發局發函予建築師公會之公文,仍沿用此規範。

儘管台北市擬自2017年起調整公廁分級評鑑內容,要求公廁檢查分數95分以上,且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者,才能被列為特優級。但這樣鼓勵的方式,仍非明確規範,因此難以達到全省普及。

像高雄市環保局就認為,衛生紙、烘手機和擦手紙已符合多數民眾需求;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也表示財政困難,所以沒有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的規畫

台灣在消弭使用者對公共馬桶恐懼上的改進,相比於美國甚早即制定並落實公共廁所設置規範,要求公共廁所提供更為人性化的裝置,不能只是宣導口號這樣說說而已。

U型馬桶座的設計可以減少生殖器直接接觸馬桶,減少感染的機率,美國在早在1970年...
U型馬桶座的設計可以減少生殖器直接接觸馬桶,減少感染的機率,美國在早在1970年代即要求所有公共場合配置此種馬桶。 圖/dirtyboxface

台北市擬自2017年起調整公廁分級評鑑內容,公廁皆需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
台北市擬自2017年起調整公廁分級評鑑內容,公廁皆需提供馬桶坐墊紙或坐墊消毒液。圖為北市環保局長劉銘龍在記者會上說明實施要點。 攝影/記者黑中亮

馬桶也會引發戰爭?

民眾對於使用公共坐式馬桶還存有疑慮,不過公共馬桶的爭議,在不同文化交流越來越頻繁之際,已經不僅限於公共衛生問題,甚至引發了族群衝突。

英國《每日快報》指出,德國某個小鎮的鎮長頒發給難民一份「德國生活守則」,向難民解說,如何在「乾淨」的德國生活,其中一項即指出難民應該在「廁所如廁」,而引發爭議。

由於自2015年以來,有近150萬來自中東、北非的難民湧入德國,複雜的難民問題以及不同文化慣習,對德國社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而文化衝突也反應在如廁習慣上。

2016年初德國就發表一款多元文化馬桶(Multicultural Toilet),讓使用者可以自由選擇要蹲還是要坐馬桶。不過為甚麼會出現多元文化馬桶?

由於穆斯林社會無論男女,都是蹲著上廁所,並且上廁所不使用衛生紙,而是使用水沖洗,因此到德國後,不時傳出難民因為蹲踩在坐式馬桶上,造成便器損壞,或者在地上便溺的髒亂問題,很多清潔人員因此拒絕在難民收容所工作,市民也不願意和難民共用廁所。民間排斥難民的情緒日益高漲,造成穆斯林和德國人民的關係變得緊繃。

衛浴設備公司全球弗利格密特(Global Fliegenschmidt)看見了此問題,遂改良原本工地、展場用的移動式廁所,在坐式馬桶的兩側增加站台,讓馬桶可以坐也可以蹲著使用

這兩年大量難民移入德國,因為不同的如廁習慣,造成穆斯林和德國人民的關係變得緊繃。...
這兩年大量難民移入德國,因為不同的如廁習慣,造成穆斯林和德國人民的關係變得緊繃。 圖/美聯社

為解決穆斯林移入德國後,因如廁習慣不同導致的衝突,衛浴設備公司全球弗利格密特遂推...
為解決穆斯林移入德國後,因如廁習慣不同導致的衝突,衛浴設備公司全球弗利格密特遂推出「多元文化馬桶」,該款馬桶能自由調整為坐式(左)及蹲式(右)。 圖/取自Global Fliegenschmidt

此款馬桶推出後,獲得德國全國性報紙《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的讚揚,表示這樣的設計,不只尊重不同文化的生活習慣,也有助於解決避難所廁所短缺的問題,更希望能避免因為文化隔閡和排外情緒,而加劇穆斯林的激進心態。

改良式馬桶的問世讓我們看見不同文化的差異,以及文化習慣兼容的可能,所以當政府在改善公共廁所衛生,還有對公共坐式馬桶仍有疑慮的台灣大眾,是否也能有更多想像的空間呢?

看似簡單的馬桶背後也有很大的學問,改良式馬桶讓我們看見文化習慣兼容的可能,也許我...
看似簡單的馬桶背後也有很大的學問,改良式馬桶讓我們看見文化習慣兼容的可能,也許我們對使用公共馬桶也能有更多想像的空間!今天的冷知識就到此結束囉! 圖/歐新社

文:Miss Bird’s Day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