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鳴人你來當】四條棉被的故事:專訪天賦城市反轉街賣者計畫(上)

圖/取自天賦城市
圖/取自天賦城市

對特定形象的記憶,一旦被字詞框定下來,它的形象便隨著記憶被觀看、被定義,甚至成為自我預言,由自己親身實踐這特定的記憶——儘管它並不正確。

特定形象可以指稱一個城市,也可以是一個族群,人們透過記憶裡的材料,不斷描繪甚而想像他者的歷史,透過口耳相傳與反覆言說,將記憶銘刻、繼承與延續。而這些材料的基本特質,在於它專屬於特定的群體;或許在人們心中,這也是這些群體合理存續的「正當理由」。

一旦傳說與歷史不再涇渭分明,因傳說而來的記憶遂成他者的生命歷史。例如,在都會誕生的街賣者傳說,隨著黑道、集團組織、假愛心、殘疾與匍匐在地的材料,成為一個「黑道操控殘疾人騙取愛心牟利」的傳說,也形塑了身障街賣者的公共形象。因著歷史化的階段層層演進,人們對此記憶與形象更加穩固、黏著,到最後,身障街賣者敘述的空白處,就任憑傳說填塞,被抹去作為一個勞動者、作為人的痕跡;他們害怕傳說再次提起,那樣的言說讓他們一點一點失去自我。

——直到他們被正眼看待,並用一點一點的善意重新編寫這段傳說。

被黑道集團操控?街賣者的都會傳說

記憶形塑傳說,傳說喚醒記憶,提到身障街賣者這組字詞,心中會浮現什麼形象?

目前正在嘖嘖群眾集資平台發動「天賦城市」計畫的點點善召集人葉文宏指出,在過去,人們一旦看見或是聽見「身障街賣者」,自然會聯想到那些潛伏在巨大的陰影背後,黑道與不法暴力集團把人斷手斷腳,操控著一群可憐的身障者,如蛞蝓爬行在街上,播放著悲情的閩南語歌曲,祈求人們心有不捨,進而消費購買籃子裡雜駁的貨品。

也或者,葉文宏以難以理解的神情表示:「甚至還有說法是,這些身障者自己自斷手腳,只為了騙取大眾愛心賺錢。」他反問:「斷自己手腳需要多大的勇氣?決定一生匍匐在地需要甚麼樣的覺悟?你做得到嗎?」

我不置可否的搖搖頭。身為社群的一員,這些所謂的街賣者「都會傳說」,不可避免的都曾在茶餘飯後聽聞過各式各樣版本。例如,身障街賣者到了下班時間,會從地上或輪椅上站起,收拾完手邊的貨物,便搭上在街邊等候多時的箱型車,由不明人士運送接走。然而一旦追問起細節,卻發現模糊得難以辨別。

儘管事實為何如魑魅魍魎迷離撲朔,但依然有社會企業願意反轉街賣者形象——天賦城市正是一個這樣的計畫。天賦城市是由點點善結合公益團體「人生百味」,並經由探訪「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後所提出,透過集資實施三階段計畫,逐步改善街賣者的公共形象,並截斷他們與負面意涵的連結——重要的是,協助街賣者重拾自信與尊嚴。

圖/取自天賦城市
圖/取自天賦城市

冷漠與偏見:撇過頭的「優雅弧度」

「當街賣者以『對不起』、『抱歉』、『不好意思』作為與人群互動的方式時,會讓街賣陷入負面的循環。」葉文宏對身障街賣者提出觀察,並指出這樣的現象可以從兩方面來看。第一,「感到抱歉」的行銷方式容易落入愛心購買的框架裡,「請幫幫忙」指稱的是一種不對等的購買行為,不見得是消費者有需要,而是讓他知道「你需要被幫忙」。

葉文宏認為,雖然身障街賣者前面有著「身障」兩字,但他所進行的經濟活動與一般市場交易行為來說並無太大的差別。「黑輪伯、蛋餅阿婆、烤蕃薯媽媽,或是東區賣襪子賣飾品的年輕人都是街賣者」,他認為,我們不應該將街賣侷限在「身障者」,若要改善身障街賣,我們必須回到的是「街賣」本身,並思考如何讓身障街賣擺脫悲情的形象。

其次,另個問題在於,身障街賣者長年來所獲得的都是負面的行銷經驗——嫌惡的目光、冷漠、別過頭去的應對——久而久之他們也開始懷疑起自己,並對自己的勞動本質感到歉疚,認為打擾了別人。甚至在舉杯歡騰的熱炒店,因自己的突兀出現而使氣氛跌宕;雖然他們稱不上做錯什麼,但依然對此感到抱歉。

葉文宏心有戚戚的點名,我們必須把街賣行為放回市場邏輯中,當你提供的是消費者所需要的服務,那麼交易行為便因應而生;另方面,若你提供與引導的是一種情緒上的購買,那這樣的「消費」不會太健康。

他以街賣的情境提醒,當人們在街上看到街賣者說「請幫幫我」時,第一次或因同理心而不捨購買,然第二次又在同樣的街景遇上同樣的互動情境,人們會逐漸轉變姿態,或許是撇過頭,以視而未見的姿態路過。一旦相似的場景一再重演,葉文宏強調,這恐怕會產生一道「優雅的弧度」,刻意以一道弧線繞過身障街賣者,讓視線遠離交集,這樣心中的罪惡感將隨著弧線的角度,越開展、越淡薄。而這樣的「優雅」,其實僅是一種排除在視線以外的冷漠而已。

點點善召集人葉文宏。 攝影/許伯崧
點點善召集人葉文宏。 攝影/許伯崧

四條棉被的故事:反轉街賣計畫首部曲

「其實我在2016年成立點點善之前,從來沒有跟街賣者買過東西的經驗,也稱不上關懷社會,那時的我忙於工作、只想給妻小過好生活。」葉文宏自承過去的他忙於賺錢,但人生突然在一夕間走到瓶頸,身旁的風景轉眼驟變,點點善成為支柱他持續向前走的契機。接下來的發展,也超乎他的預期,例如陸續執行幾個專案:反轉天賦微光世界時代部落等公益計畫,讓大眾看見憨兒、視力受限者以及原民等弱勢族群有別以往的面向。

我問葉文宏,是什麼原因讓你不受街賣傳說影響把頭別過去,反而選擇信任人稱陳老闆的巨輪協會理事長陳安宗,與人生百味共同展開此集資計畫?

他表示,「我有次去巨輪在板橋的『家』,走經由隔成一間間的小臥房,好奇往裡一探,看到擱在床邊的棉被」,葉文宏以手勢試圖想還原棉被皺摺的程度,「那棉被的狀況難以形容,雖然稱不上破爛,但絕對也不算舒適」。他說,那些棉被都是巨輪的陳老闆從路上撿回來的,而因氣候逐漸步入冬季,他也主動詢問陳老闆是否需要棉被,他有朋友可以協助提供。然而,陳老闆回覆,「四條就好」。而在巨輪生活的共生夥伴,總計有二十八名。

葉文宏得知陳老闆只要四條棉被後,先請陳老闆斟酌一下,不必現在就跟他說。之後,間隔了不算短的時間,等葉文宏再提及此事時,陳老闆依然篤定地表示,「四條就好」,甚至補充說:「如果你有多的,可以給其他比我們更有需要的人。巨輪只需要四條。」

「這件事讓我覺得陳老闆是個可以信任的人」他說,像陳老闆這樣憑一己之力建立巨輪協會,打造共生家園讓身障街賣員有可棲身之處,「他幾乎是一個人背起了二十八人的生活」,但是,「他只拿他所需要的,覺得不該拿的,就不會多要」。

「那還有什麼好不相信的?」他問。

「信任」,是點點善發起天賦城市的基礎,如何將這樣的信任推展進入更多大眾的視野裡,就考驗行銷的本事了。在葉文宏的想像裡,他認為信任可以引起認同,而認同所引發的消費動機,就不再包含了「可憐」與「同情」,而是「回歸基本的市場邏輯」,這就是街賣者形象反轉的一步,同時也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理事長陳安宗。 攝影/許伯崧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理事長陳安宗。 攝影/許伯崧

留言區
TOP